第484章 内鬼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次日清晨,马刚一大早便提着双铁锤,带着他的五百精兵在白马义从大营之前百余步外高声挑战。

    这一次,他点名的是挑战赵云。

    白马义从大帐之内,赵云死活不肯出战,任马刚在大营之外骂的狗血淋头,依旧在帐内饮酒作乐。

    文丑不解的问道:“避而不战,岂不是一样示弱?”

    赵云淡淡的说道:“装败太累,不如不战……”

    一句话气得文丑吹胡子瞪眼的,满脸的不忿之色,要知道他昨天可是足足装了一百招。

    大营之外,马刚虽然头脑简单,倒也不敢纵马冲营,见得白马义从不出,便一个劲的在辕门口破口大骂,然而等到他一开口骂,立即就后悔了。

    马刚:“赵云,出来一战!”

    众白马义从:“我们将军不屑与你一战!”

    马刚:“白马义从,一群乌合之众。”

    众白马义从:“长安城外,杀得马超丢盔弃甲的乌合之众。”

    马刚:“只会口舌之利,你等谁敢出营,与马某一战?”

    众白马义从:“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岂配与我等一战?”

    马刚:“一群缩头乌龟,有种出营来!”

    众白马义从:“一只狂妄土狗,有种进营来!”

    马刚:“可笑,我才五百骑,岂可冲营?”

    众白马义从异口同声,齐声吼道:“马刚窝囊废,连营都不敢冲,还不快滚!”

    马刚:“我……我……我……你等无耻!”

    就这样,马刚骂了半个时辰,没占得半点便宜,反而屡次被气得一口气回不上来,差点跌落于马下。

    无奈之下,马刚只得愤愤然回城,无可奈何,当即修书一封给马超,将自己如何英勇善战,如何一人堵住白马义从大营无人敢出得光辉事迹,大大的吹嘘了一番。

    修书已罢,马刚虽然在口舌之争失利,但是心中还是美滋滋的,走起路来都是飘的,心中对庞柔已是完全不屑一顾。

    敌军既不敢出战,马刚也不愿待在城头,索性策马回府,关起门来,开了一坛老酒,自斟自酌的喝了个痛快,便沉沉睡去。

    ********

    夜凉如水,虽然已是五月,关中的天气仍旧有点凉意。

    微弱的星空下,漆县北门外一片沉寂,毕竟白马义从的大营驻扎在东门,所以北门的兵力并不多。

    城头上的守军,有的在打着瞌睡,有的正在闲聊马刚大败文丑,堵住白马义从大营无人敢应战之事,有人说此其中必然有诈,也有人说马刚武艺乃传自汉伏波将军马援,自然非同一般。

    谁也没注意到,城外的数百步之外,上万兵马严阵以待,肃然而立,人人身着铝甲,超硬度铝合金战甲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出一片片银白色的光芒,在夜色下如同一片白色的浪涛。

    铝甲,的确不适合夜袭之战,只是在绝对实力之下,公孙白并不在意是否会提前暴露而已。

    纵马屹立在大军之前的,正是燕王公孙白。

    身旁的郭嘉不解的问道:“主公,区区一个庞德,用得着如此大动干戈?”

    公孙白淡淡的笑道:“庞德之名,仅次于马超,羌人五不闻其名而色变,是西凉屈指可数的良将。我若得庞德,不但可多一员良将,而且凉州军则少一大臂助,岂不妙哉?”

    郭嘉不再说话,因为公孙白的观人之能,从未看走过眼,不容置疑。

    一道黑影飞马奔来,在公孙白面前十余步之外翻身落马,然后疾奔向前,急声道:“启禀燕王殿下,小的已打听清楚,马刚之府邸在城西大街自北向南第三巷。”

    公孙白微微点头道:“很好,待会北门一破,你当立即率军围住马刚住处,万万不可让其走脱!”

    “喏!”

    公孙白长戟一挥:“大军向前,不可喧哗!”

    脚步声沙沙响起,万余训练有素的精兵,立即如同一片乌云一般,安静而迅捷的向漆县城东门靠近,转眼之间已在百步之内。

    “那是什么?”很快,就有人看到那银色的浪涛滚滚而来,失声喊道。

    “敌袭,敌袭,准备迎战!”

    “弓弩手何在?快搬擂木来……”

    “他娘的别睡了!”

    ……

    众守城将士大呼小叫的声音此起彼伏,城头上瞬间大乱。

    就在此时,公孙白伸手一指,数十架云梯出现在前方,然后一挥:“攻城!”

    呜呜呜~

    号角声冲天而起,战鼓声大作,无数的公孙军将士呼啦啦的冲向前去,推着离城墙不远的云梯车朝城墙下飞速的奔去。

    咻咻咻~

    城头上终于稀稀落落的射下一枝枝羽箭,可惜对于身着铝甲的公孙军将士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前进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减缓,依旧推着云梯狂奔。

    砰砰砰~

    数十架云梯的活梯重重的砸在垛堞之上,尘土飞扬,紧接着搭钩很快扣上了垛堞,如云似雪一般的公孙军将士,口中衔着钢刀,飞速的向城头上爬去。

    此次行动的主力便是飞狼骑,负责率先登城的正是公孙白新收的大个子,飞狼骑副将晏明,他那姚明一样高的伟岸身躯很快出现在垛堞之前,垛堞口的一名守军举起一块大石,就要往他头上砸来,却听他一声爆吼,长臂一伸,伸手推在那即将要砸出的大石之上,推得那人手上的巨石顿时松手,反而将身后的几名凉军砸伤。

    两名凉军趁机举枪向他当胸刺来,只听晏明双臂一展,将两杆长枪拍歪,然后顺势一把抓住两人的臂膀,猛然往上一提,那两人便忽的腾空而起,双双惨叫一声,从数丈高的城头摔了下去。

    晏明趁机腾身而起,跃上垛堞,从口中摘下钢刀,怒吼一声,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扑入凉军丛中,大肆砍杀。

    当当当~

    城头不是传来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身着铝盔铝甲的公孙军,面对敌军的羽箭和长枪,除了护住要害部位,完全不管不顾,硬生生的杀上城来。

    北门的敌军原本就不多,如何禁得起如狼似虎的飞狼骑的攻袭,很快城头便陷落,楼道上到处是铝盔铝甲的公孙军。

    不一会城门大开,飞狼骑主将颜良一马当先,率着众飞狼骑呼啸而入,而颜良则在黑豹卫的指引下,率着百余名飞狼骑朝马刚的府邸疾奔而去。

    马刚在睡梦之中被一阵巨大的喧哗声所惊醒,正头晕晕沉沉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被颜良一把从床上提起,扔在地上。

    宿醉之中的马刚尚未完全清醒过来,便已被五花大绑起来。

    有人提来一桶水,对着马刚当头泼了下去,这才将他浇醒。

    望着四周如云的公孙军甲士,马刚这才如梦初醒,惊恐的问道:“你等如何进来的?”

    颜良桀桀怪笑一声道:“当然是打开城门进来的。”

    马刚满脸不甘的吼道:“无耻之贼,可敢与我一战?”

    哈哈哈~

    颜良忍不住仰头大笑,许久才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不战也罢,带下去!”

    四周的飞狼骑将士强忍着笑意,恶狠狠地将绑的像大粽子一般的马刚推了出去。

    漆县城内,火光通天,人声鼎沸,到处都是喊杀声和兵器的碰撞声。

    闻讯而来的庞柔,率着数千兵马朝北门方向赶来,正遇到公孙白的主力大军,庞柔一见这阵势自知大势已去,不可挽回,当即二话不说,一勒缰绳,高声吼道:“撤,撤往西门!”

    公孙白正要去寻庞柔,此刻就在眼前,哪里肯舍,当即长笑一声,一催胯下汗血宝马,如同一团流光一般,奔往庞柔。

    庞柔刚刚调转马头,便听得身旁风声响动,正要举刀劈去,却只觉腰部的勒甲带被抓住,紧接着身子便从马背上腾空而起,连人带刀被人提起,再被恶狠狠地摔落在大街之上。

    等到被摔得头晕眼花的他从地面上抬起头来时,已有无数的利刃架在他的脖颈之上,庞柔无奈,只得乖乖的束手就擒。

    眼见得主将半合被擒,众凉军齐齐呐喊一声,便四处散逃,落在后面的直接缴械投降。

    自此漆县城的主将和副将全被被擒,城内的凉军也在抵抗一个时辰之后,全部溃逃或投降,漆县被公孙军完全占领。

    ******************

    漆黑的柴房之内,马刚正满脸不甘和怨毒的躺坐在干草丛中。

    他实在想不明白,昨天还风光无限,一百合战败河北名将文丑,堵在公孙军门口挑战却无人敢应战。然而不过就睡了一觉而已,一醒来便已被擒,被像条死狗一般扔在杂草堆里。

    这一起一落的落差实在太大了,大得让他难以接受,几疑在梦中。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为何他只是睡了一觉,漆县城便被破了,甚至没人来通知他,贼军便径直的闯入了他的厢房,将宿醉中的他绑了起来?

    就在马刚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门外的守卫对话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声音虽然很小,却足以让他听得清清楚楚。

    “太爽快了,这蠢货马刚昨日还气焰嚣张,今日便成了阶下囚,老子还以为他能一直嚣张下去呢。”

    “哈哈,此人虽然勇猛过人,就连赵将军都没有把握胜他,的确算是一员勇将,奈何有勇无谋。”

    “不过,我等皆骑兵,擅野战不擅攻城,若非庞将军令人偷开城门,恐怕此城不是那么好破的。”

    “不是吧,娘的我说怎么眼睛刚眨了一下,前头的城门便大开,原来是敌将开城迎敌。不过庞柔将军乃凉军大将庞德之兄,岂会降于燕王?”

    “兄弟,这你就不懂了,你看那诸葛氏,大兄诸葛瑾投孙策,二兄诸葛亮投刘表,而孙刘两家还不照样是仇家?庞氏兄弟俩,一个投燕王,一个投马氏,无论输赢,都可保他庞氏不倒。”

    “妙啊,果然妙,只是可惜马刚这蠢货稀里糊涂的就成了阶下囚,迟早是要问斩的,哈哈哈……”

    两人忍不住齐声怪笑起来,虽然声音不大,却极其刺耳。

    嗷~

    马刚雅致欲裂,怒发冲冠,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为何一夜之间便成了悲剧。

    一阵激愤之下,他气得猛然将身上的绳子一挣,恨不得崩断绳索,冲杀出去找庞柔报仇雪恨。

    咔~

    一阵低微的响声传入他的耳朵,却令他如遭电击一般,身子定住了——其中一股绳索竟然被他挣断了。

    刹那间,原本怒火冲天的马刚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再次气运丹田,奋力一挣,又是一声轻响,身上原本勒入皮肉的绳索顿时变得松松垮垮的了。

    狂喜之下,马刚连连挣了几下,身上的绳索便一圈圈的松开,他用力抖了几下,那绳索便全部掉落在地,他已完全成为自由之身。

    此刻的马刚头脑已变得十分的冷静,强自按捺住出门击杀守卫的冲动,掀开拆房的窗户,小心翼翼的爬了出去,然后一路潜行到围墙边,翻墙而过,消失在夜幕之中。

    (今天争取三更吧,下周去上海参加作协的高研班,没有了工作的羁绊,每天两更是没问题的。)(未完待续。)

前章提要:...凉州的事情也提上了议程。 公孙白要一统天下,占领西凉那是迟早的事情,而既来关中,自然是要将凉州诸郡县打服并予以控制才在自己手心里回去的。更何况,去年攻占长安之前,马超率四万多西凉骑兵来搅局,也正好给了公孙白一个攻打凉州的口实。 攻打凉州,不只是为了收拾马腾父子和韩遂,重要的是要彻底解决羌乱。 凉州之地,多羌人。东汉时期,羌人的数量最高峰时达到一千二百万人,占东汉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而羌乱也是东汉逐渐国力衰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东汉一朝,羌人逐渐取代匈奴成为东汉王朝最具威胁的边患。自从光武帝平陇右、收河西之后,较大的羌汉战争共有五次,其余中小型的战争更是不计其数。例如公孙白的父亲公孙瓒,当年便是赫赫有名的平羌英雄,白马义从也是平羌战争中成立的,才有了“羌人见白马即走”的说法。 持续不断的羌汉战争几乎贯穿了东汉一朝,到东汉中后期更是此起彼伏、无有宁日。羌汉战争波及到.....

后章提要:......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

  • 上三章提要:

    ......

  • 上四章提要:

    ......

  • 上五章提要:

    ......

  • 上六章提要:

    ......

  • 上七章提要:

    ......

  • 上八章提要:

    ......

  • 上九章提要:

    ......

  • 上十章提要:

    ......

  • 下二章预览:

    ......

  • 下三章预览:

    ......

  • 下四章预览:

    ......

  • 下五章预览:

    ......

  • 下六章预览:

    ......

  • 下七章预览:

    ......

  • 下八章预览:

    ......

  • 下九章预览:

    ......

  • 下十章预览:

    ......

    相关小说

  • 少年王

    少年王

    有次我没带作业,我爸给我送来了,同桌用很夸张的声音说:“王巍,你爷爷来了!”全班同学哄堂大笑。一直以为我爸是个窝囊废,直到他那天,拿起了刀!QQ:453oo6775微信:fuqinderen123新浪微...

  • 相师系统

    相师系统

    。六爻术未卜先知,八字衍算一生荣辱,奇门列阵探幽,飞星术定阴阳格局,二十四山定位点穴……且看许荣以相师术肆意人生,将国学发扬光大!

  •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

  • 废材狂妄之逆天大小姐

    废材狂妄之逆天大小姐

    当,她拜良师,提修为,建医宗,成为大陆上仅次于暗夜帝君的存在。只是没想到竟然有个连她也摆脱不掉的男人缠上了她!“季卿苍,老娘与你不共戴天……”当她是神医莲的时候,她被他“调戏”了...

  • 穿成炮灰以后

    穿成炮灰以后

    劫以后本以为可以逍遥快活地当个看客,孰料一道赐婚圣旨,将她和短命鬼宁王绑在一起……
        卫明沅:其实当个有钱又有闲的寡妇也不错。
       ...

  • 娇妻在上:总裁老公不得放肆

    娇妻在上:总裁老公不得放肆

    后,宁川市无人不知,许尤佳是陆少的心头肉,惹不起碰不得,还强行霸占了她。许尤佳扶墙,“我要告你!”陆少挑眉,摸了摸枕头下的两个红本本,“宝贝,晚了!

  • 万古神尊

    万古神尊

    墓在手,天下我有!

  • 太古修神诀

    太古修神诀

    马的妻子突然悔婚,并让家里极为丑陋的女仆下嫁给他……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那就让我用实力来证明,我不是废物!赵昆仑凭着一部功法,一颗母亲留在他体内的‘力量种子’,一步步跨入巅峰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