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19章 震动CD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蜀中的黎明静悄悄,一缕晨曦笼罩在群山之下的江油关,值守夜班的守军望着东面的朝霞打着呵欠,疲惫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江油关,于三年前在诸葛亮的提议下建立,原因是担心燕军自摩天岭而下,攻袭涪城。只是三年来,莫说一个燕军,就是翻山越岭的山民都未曾见过几个,更有人跑到摩天岭打探过,那边就是一条绝路,燕军根本就不可能插翅飞过来。于是江油关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派驻在这里的大都是老弱残兵,在此关养老度日,这也是刘备为何不愿派张飞驻守此关的原因。

    按照三将军的火爆性格,让他在这个穷山辟野来堵守那“莫须来”的燕军,无异于流放,不和诸葛亮闹翻才怪。

    开门时间到了,关门缓缓的被打开。一队蜀军踏着碎步朝城楼上奔来,关楼上逐渐一片混乱和喧闹。

    “嗨,兄弟,昨晚睡得还可好?”

    “哈哈,还好,就是北面方向响了一个晚上的雷,幸亏没下雨。”

    “哈哈,天公只打雷不下雨,故意搅你好梦,看来你做了亏心事遭报应了。”

    ……

    多年的懒散,使这群守关之将士早已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对那不下雨只打雷的雷声根本就未多想。

    喧闹声中,谁也没注意,北面的一条蜿蜒而来的山道之上,一条银线正沿着山道迅疾涌来。

    轰隆隆

    原本策马缓缓而行的白马义从,出了山道之后,立即催马提而行,霎时间马蹄声大起,如同雷鸣一般滚滚而来,那一片如云似雪的浪涛呼啸而来,一杆“燕”字大旗在晨风中招展,转眼就奔到了关下数百步之外。

    “敌……敌袭,敌袭!敌袭!”一名守军率先现了那如同自天而降的燕军,如同做梦一般,呆了半天才出如见鬼魅一般的嘶吼声。

    “敌袭,敌袭,快快关门,快快关门!”关楼上的守将也惊呆了,失神的出歇斯底里的喊声。

    呜呜呜

    关上响起了连绵不绝的警号声,震动了整个江油关。

    可惜为时已晚。

    燕军大旗之下,银枪白马的赵云高喝一声“放箭”。

    咻咻咻!

    弩箭如雨,射得关楼上散乱的守军惨叫连天,四散奔逃。

    赵云一拍胯下神骏的照夜玉狮子,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冲入关门,手中龙胆亮银枪翻飞,守门的将士纷纷中枪落马,亡命逃窜。

    文丑率着数千白马义从跟在赵云身后一拥而入。

    关内原本就不过两三千的老弱病残,战斗力或许还不及一千蜀军精兵步卒,在五千白马义从之前就像卖切糕的三轮车遇到坦克一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众蜀军除了逃跑别无选择。

    众蜀军惊得逃之夭夭,纷纷往南门狂奔而去,竟然没有一人去向江油守将马邈去禀报,所以当赵云率众兵临马邈的府邸之前时,马邈刚刚从爱妾的被窝里惊慌失措的钻出来,被燕军抓个正着。

    在白马义从的急袭之下,江油关形同虚设,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告破。

    “闪开,闪开,军情急报!”

    一骑奔驰如风,马蹄铁踩得成都大街上的青石地板火星四溅,马背上的斥候一边狂舞着马鞭,一边大声呵斥行人着朝皇宫方向奔去。

    一个躲闪过猛的老汉失去重心,啪的摔倒在地,坐在地上大骂:“龟儿子的搞个啥子哟,走了五六步路就有三趟加急军情,差点把老子撞死了。”

    边上一个老汉,一把将他扶起,笑道:“你骂个雀雀,搞不好是东边的敌兵要杀到成都了,所以才这么急。”

    那摔倒在地的老汉依旧在嘟囔道:“杀过来关我雀雀事,打来打去还不是百姓受苦,听说燕军那边对百姓还要好一点。”

    “你不要命了,小心被宿卫军听到。”

    ……

    成都,德阳殿

    砰!

    一条案几被踢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碎裂了四五块。

    身着冕冠冕服的刘备,满脸铁青之色,怒不可遏的吼道:“马邈玩忽职守、猝不及防之下被燕军攻破了江油关也就罢了,涪城的杨怀和高沛居然就直接献城投降,不但未阻上贼军片刻,未伤亡贼军一兵一卒,还让长途奔袭,粮草不继的贼军得到十万斛粮草,真是气煞朕了。”

    一连三路斥候飞马奔入丞相府急报军情:先是江油关被燕军自摩天岭偷袭,守将马邈不及迎战便被敌将赵云所俘;正在刘备要下令派兵增援涪城时,又有斥候飞报涪城守将高沛和杨怀不战而降,率一万余守军主动迎接公孙白的大军入城;紧接着又有斥候飞报燕军率五万多大军直奔绵竹关而来。

    公孙白留下兴燕军副将于禁为主将镇守涪城,高沛和杨怀为副将共同协助其守城。公孙白要防的自然是背后来自剑阁的诸葛亮大军。因为他知道诸葛亮迟早是会推算出他的意图,回师来救成都的。如今他只有五万大军,而前头要对付刘备的白耳精兵以及五万宿卫精兵,背后还有诸葛亮的六七万无当精兵,一旦腹背受敌,而且敌军又有雄关为凭,届时恐怕进退两难,则胜负难料也。所以他给于禁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守住涪城,在他攻下成都之前不可让诸葛亮逾越涪城。

    绵竹关只有张飞和刘封的一万守军,而燕军却有五万大军。一万守五万,原本在五五之数,但是他们面对的不是普通军队,面对是横扫天下的燕军精锐。绵竹关是成都的最后一道屏障,燕军必然依仗神兵利器和兵力优势强攻,抢在诸葛亮回师和粮草耗尽之前攻往成都,这样张飞势必很难守住。

    关羽蓦地腾身而起,激声道:“兄长休慌,且让愚弟率一万宿卫精兵,前往绵竹关,与三弟共御贼军,定叫燕贼插翅难越绵竹关。”

    刘备强抑心头的焦躁,摇头道:“燕军虽只五万,却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若只派一万余兵马相助三弟,燕军兵甲优于我等,兵力又数倍于我等,又有妖雷和妖术,恐怕难以守住。”

    身旁的白耳兵统率陈到急声问道:“难道陛下要全军出击?万万不可啊!不若陛下率宿卫精兵坐镇成都,末将率白耳精兵三千,协助二将军和三将军共同守关?”

    此时的陈到,官拜卫将军,掌控蜀军中最精锐之兵也是刘备的近卫军的白耳精兵,在蜀汉的武将之中,威名仅次于关羽和张飞,尤其是他麾下的白耳精兵,号称“统时选士,猛将之烈”。所谓“统时选士,猛将之烈”,指的是统率挑选的白毦兵,个个都是猛将之流,和白马义从缺员“以百人将补之”听起来还要牛,战斗力很显然非一般。

    白耳兵曾多次救刘备于危难之时,刘备猇亭战败以后,陈到亲率数百白耳死士击退上万东吴追兵的数次进攻,为刘备败退白帝城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可以看出这支白耳的战斗力之强悍。白耳兵是蜀汉的主力部队,且守卫蜀汉东部大门,这也是魏、吴不敢犯蜀汉东部边境的一个重要原因。

    关羽急声道:“若得白耳兵相助,何愁燕军不破,兄长何必御驾亲征,交给我、翼德和叔至三人即可。”

    刘备满脸的肃然,沉声道:“如今燕贼已独得天下十三州,尚且亲征于绵竹关下,朕岂可安居成都城?诸位不必多言,朕将亲率无当和白耳兵,二弟与叔至从之,明日及兵抵绵竹关,与公孙白决一死战!”

    公孙白的神雷之威,刘备岂能不知。若是被公孙白攻破绵竹关,成都城再城高墙厚,在神雷面前都将无济于事。一旦成都城被围,公孙白必然将不顾一切的轰开城门,就算城门甬道被堵住,恐怕公孙白也会聚集所有的神雷,将城墙直接炸倒。

    所以抵御公孙白的兵锋的生死之战必为绵竹关之战,否则蜀汉国必然完蛋,就算是退到蜀南去也不过苟延残喘,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刘备别无选择,唯有倾巢而出,在绵竹关与公孙白决一死战。

    陈到依旧急声劝阻:“不可,万万不可!陛下和二将军若都离开了皇城,若是城中有个风吹草动,末将恐我军不复回成都耳。”

    刘备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必多言,传朕旨意,令子方糜芳、子仲靡竺两人持朕之宝剑镇守成都城,公佑孙乾、兴国张苞和安国关兴二侄可协助之,受其两人节制,敢叛乱者可先斩后奏。传令三军,明日启程,奔赴绵竹关!”

    刘备麾下的谋臣武将,原本就比历史上少了不少,再加上被公孙白杀得杀,擒的擒,如今在城中镇得住场子的将领已不多。文有糜芳和靡竺还勉强过得去,陈到和关羽一走,城内几乎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武将了,而且刘备对原刘璋旧部张任等人并不信任,所以刘备只得将安定城内治安的任务交给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将。

    张苞和关兴虽然才十五六岁,但是武勇过人,如今城内鲜有人是两人的对手,两个小将虽然对其他人不服,但是对于跟随刘备出生入死的糜芳和靡竺还是很尊敬的,若是遇到动乱,两个小将的家传武艺可不是吃素的。

    次日,刘备、关羽和陈到三人,只留下一万宿卫精兵镇守成都城,率着五万宿卫兵和三千白耳精兵,浩浩荡荡的出了成都东门。

    成都东门外,刘备突然心有所感,缓缓的回过头来,深深的望了一眼成都城,深深的,深深的……

前章提要:...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愿食汝肉!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继统西川。吾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汝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苟图衣食;安敢在行伍之前,耀武扬威耶!无耻匹夫!浪荡逆贼!汝死期将近,当退!可教反臣公孙白与吾共决胜负!!” 一席话骂得天地失色,风云凝滞,就连郭嘉脸上都不禁微微变色,暗暗骂道:“这孙子太会骂人了……” 然而,郭嘉也只是脸色微微一变而已,等得诸葛亮骂完,郭嘉同样模仿诸葛亮仰头哈哈狂笑一番,然后指着关上的诸葛亮,字正腔圆、不紧不慢、声音洪亮的骂道:“诸葛亮者,千古之白痴,万年之妖物也,形容丑陋天下无双,行事龌龊举世无二。其降生之时,天公为之而动,先是电闪满天,继而雷鸣不断,不久滂沱如注三天,非降雨也,全为呕吐之物。诸葛亮其貌若何?糜烂冬瓜;其身若何?野猪上树;其名若何,千年粪气;其德若何,陈年糜毒;动若饿狗抢屎,静若无头乌龟。其行于市,散逃.....

后章提要:...仓皇而退。 “擅退者死,原守军救火。神刀营,杀!”一声虎吼自夜空中传来。 公孙白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不禁心头一震。 武圣关羽! 只见蜀军纷纷退往两旁,奔向熊熊燃烧的粮仓。 火光之中,一人脸如重枣,长须及腹,手持青龙偃月刀,身后跟着千余校刀手,一片片锋利的刀刃在火光之中闪出耀眼的光芒。 关羽手中青龙刀直指公孙白,冷声笑道:“陛下还是脾性未改,居然亲自冒险来烧粮,恐怕今夜是回不去了!” 不等公孙白回答,便率着身后的神刀营精兵,朝公孙白蜂拥而来。 赵云一声虎吼,舞动龙胆亮银枪与关羽战在一起,两人棋逢对手,正杀个旗鼓相当。 公孙白舞动游龙戟率着身后的将士也杀向敌军。 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 这些神刀营的校刀手,人人身穿铁甲,手中的长刀锋利无比,就连削铁如泥的游龙戟也只能在刀身上砍出一道道戟痕,无法削断,居然每柄都是宝刀。 偷袭.....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祁山进军蜀地。 祁山,连绵不绝的山脉横贯在益州和凉州之间,成为益州和凉州的分水岭。 祁山这一条战线,多山地,诸葛亮则选择了登山越岭如履平地的蛮军镇守。负责镇守在木门道的蜀军主将是被诸葛亮臣服的蛮王孟获夫妻,此时的孟获虽然未像演义之中那样被诸葛亮七擒七纵,但是却是被诸葛亮打得心悦诚服。然而刘备终究是对这对蛮王夫妻不是很信任,又派了部将王平和马忠蜀汉马忠,非东吴马忠两人前来助阵。 在王平的建议下,孟获等人将镇守的第一站放在了木门道。 木门道,凉州南下益州必经的咽喉之道。古道......

  • 上三章提要:

    ...尊。 交州南面的南海、交趾等南面几郡,则为当地大族出身的士燮以及其兄弟所控制。 吴巨此人,并没有什么能力,野心不小,而且好战轻治理地方,不过一介庸才,一战可擒之才,公孙白并没放在眼里,真正被公孙白重视的则是交州南部的士家。 士家长期雄霸交州南部,尤其是原交州刺史朱符征收苛捐杂税引起民变被杀之后,朝廷对交州的影响力逐渐变弱,士家便逐渐控制了整个交州南部。士燮于187年任交趾太守,后又上表奏请其弟士壹为合浦太守,三弟士义为九真太守,四弟士武为南海太守。 士燮性格宽厚有气量,谦......

  • 上四章提要:

    ...不可谓不顽强,只是,人数和战斗力上的劣势,以及弩箭的威力相差太远,江东人虽使出浑身懈数,却无数阻挡燕军的推进。 然而,此时的江东军已没有了退路,一旦退到湖岸边,被燕军登上了岸,则他们更将无法与6战天下无敌的燕军抗衡,完全只有被碾压的份。 双方的战舰终于全部靠拢,汇成一处,张开了激烈的搏杀。 战船之上,早就按捺不住的燕军将士,未等战船停稳。便是一窝蜂的从船上跳向栈桥,手中的战刀无情的斩向那些慌乱的江东卒。 弓箭手已无用,近身的肉搏开始。 黄忠提着战刀率先扑向了敌军主......

  • 上五章提要:

    ... “报甘将军在溧阳段水面遇伏,不敌而退” 一名小校,急匆匆的奔上楼台,朝公孙白飞奔而来,急声禀报。 “什么?” 公孙白不禁微微色变,吕蒙之才,他素知之,只是想不到居然连甘宁都被其来了下个下马威。 当他细细的听了一遍小校汇报的情形之后,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神色。 “纵横江湖无敌的甘兴霸,终于真正吃瘪了。看来吴下阿蒙果然非等闲之辈,只是大势所趋,其实吕蒙所能抵挡,不过螳臂当车而已。” 舰队继续前行,很快便看到前面仓皇败退下来的甘宁的舰队,公孙白急忙令身后的将士传递旗语,令各舰队降下风帆,抛下铁锚,停止前进。 气急败坏的甘宁驱着飞虎战舰,靠近并登上公孙白的旗舰,满脸郁闷的向公孙白汇报了水战失利一事。 “吴下阿蒙,欺我太甚,吾必杀之!”甘宁依旧气愤难平。 公孙白淡淡的笑道:“铁锁横江,不过雕虫小技耳,朕随手可破,只是那吕蒙……” ......

  • 上六章提要:

    ...各路围军也拼杀而来。 江东军被密密麻麻的燕军包围在中间。包围圈越来越小,一个个江东士兵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 可是,没有一个扔下兵器投降的,依旧在顽强的抵抗着,因为他们的主帅还挺立在他们身边。 徐盛手执着长枪,眼中红的滴血,望着燕军群中高高端坐在马背上的赵云吼道:“赵云,放我这群兄弟走,我和你决一死战!” 赵云冷冷一笑:“你等虽然背叛朝廷,但是陛下仁慈,只要他等扔下兵器,缴械投降,我自会留他等性命。” 围在徐盛身边的江东军纵声高呼:“江东男儿,宁死不降!” 徐......

  • 上七章提要:

    ...田,将自己的声音伸展开来,穿透猎猎江风,清晰的传入每一位燕军将士耳中。 “是哪只军队,横扫大漠南北,破百万鲜卑异族,灭千年顽寇匈奴,一举解除华夏北地边患?” “是我们,是大燕的军队!” “是哪只军队,斩袁绍、败曹操、扫西凉、平西域,纵横中原和关西无敌?” “是我们,是大燕的军队!” “是哪只军队,弃鞍马,就舟楫,横跨浩瀚长江,在赤壁击败水战天下无双的江东水军?” “是我们,是大燕的军队!” 呼喊声冲天而起,震荡云霄,江水都为之荡漾。 这一刻,所有......

  • 上八章提要:

    ...死活的提刀扑击而来。 刀光如虹,朝赵云当头劈落,银枪如电,枪刃划过一段诡异的弧线,掠向张硕的腕部。 当 张硕的右臂连同战刀被枪刃削断,掉落在地,鲜血喷涌。 张硕抱着斩断的右臂,惨叫一声,回头就逃。 然而为时已晚,赵云一个箭步向前,龙胆亮银枪如同一条毒蛇一般探出,直袭张硕的背部,噗的一声正中其后背心,透背而入。 “土鸡瓦狗之辈,不堪一击!” 赵云冷声喝道,猿臂一阵,将张硕的身子高高挑在空中,任那鲜血纷洒,然后恶狠狠的摔落在水浪之中。 哈 一旁的张辽也不甘示弱,与江夏水军悍将陈就交战了三四个回合之后,瞅准一个破绽,刀锋从陈就的脖颈处划过,陈就的喉头便鲜血喷涌,手中的战刀落地,捂着喉咙摇晃了几下,轰然倒地致命。 另一艘战舰之上,黄祖的心腹重将,江夏水军都督苏飞,也被燕军大将徐晃盯上,大斧翻飞,朝苏飞而狠狠的劈了过来,避无可避之下,苏飞.....

  • 上九章提要:

    ...时回不过气来。 “燕军怎么了?”周瑜怒问。 “燕军杀过来了!”那小校终于完整的说出来了。 “什么?”周瑜只觉五雷轰顶一般,惊得目瞪口呆。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动。无数的将士往这边奔了过来,高声喊道:“大都督。燕军渡江来袭!” 来的有鲁肃、吕蒙、黄盖、程普、丁奉、朱治、凌操等一干将领,个个神色慌乱。 周瑜定了定心神。喝道:“随我去江边看看。” 众人立即跟着他背后快步往江边奔去。 江边水寨,一片惊慌失措,鸡飞狗跳,喊叫声此起彼伏。 水寨对面的江面......

  • 上十章提要:

    ...:“六四之胜算。” 孙策霍地转过身来,双目一凝:“谁六谁四?” 鲁肃朗声道:“主公四,燕帝六。江东水军天下无敌,但燕军三倍于我军,又兼有荆州水军相助,但若仅如此,则在五五之数也。然则……” 鲁肃说道这里,稍稍停歇了一下。 孙策双目紧紧的望着他,喝问:“然则又如何?” 鲁肃道:“然则燕帝坐拥长江以北十一州之地,粮草充足,兵甲精良,拥兵五十万,良将谋臣无数,此势胜也;燕帝横扫中原和北地群雄,北地异族几乎全部灭国,战无不胜,此威胜也;燕帝广施恩德,泽被四方,江北百姓尽尊......

  • 下二章预览:

    ......

  • 下三章预览:

    ......

  • 下四章预览:

    ......

  • 下五章预览:

    ......

  • 下六章预览:

    ......

  • 下七章预览:

    ......

  • 下八章预览:

    ......

  • 下九章预览:

    ......

  • 下十章预览:

    ......

    相关小说

  • 限时约爱:甜妻,不预售

    限时约爱:甜妻,不预售

    大BOSS,从此这混蛋拿着她的欠条各种强势约约约……她被追得无路可逃,“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他将她逼到墙角,一脸邪气地伸手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划过,“我喜欢你,这一点,这一点,还有...

  • 暴力圣手

    暴力圣手

    的情仇恩爱、所有的悲欢离合、所有的苦难都集聚于一身,他在不断的蜕变中获取了一次又一次重生,同时,个人修为也在做一次又一次质的飞跃,一路降魔,一路谈情说爱,一路照顾自己,最后走到了...

  • 我不是公主

    我不是公主

    弟变成了追求者。这是罪?欲求王子般的爱情,可我却成了公主。…

  • 战神他又入魔了

    战神他又入魔了

    卷文案】
        传说,武国开国圣祖武皇和羽化登仙的大乐师宫商在天水湖邂逅,所以天水湖的湖心亭也就成了所有文人骚客心中的圣地。
        ...

  • 所罗门之印

    所罗门之印

    可避,只能主动寻求真相!奔跑吧,少年!

  • 血墓猎魂

    血墓猎魂

    受得住金钱的诱惑,季苏远同意了他们的要求,跟着他们一起进入了深山中,这是他在之前从来没有进入的山林深处。最后,他发现这群人竟然是一批盗墓者,目的是想要盗取在这片山林中的一个古墓<...

  • 盛世绝宠:妖孽王夫赖上门

    盛世绝宠:妖孽王夫赖上门

    都好,就是太黏人——走路跟着,睡觉抱着,连蹲个坑都要拉小手,摸到床更是一秒脱衣自动躺平。当她夺回一切,下定决心让对方黏着自己一辈子时,却惊然发现,自己过去还有个全天下都知道但唯独...

  • 高冷校花的全能高手
  • 冷面总裁霸妻:第二次爱上你

    冷面总裁霸妻:第二次爱上你

    英皇学院就读。家庭背景迫使她不得不接受名门贵族各种鄙夷的目光,尤其是以李轩娜与孙海绒为首的千金团对她处处为难、伤害。就在这时,出现了对她一见钟情的男人,默默守护着她展开烈火般的追...

  • 都市重生之修仙狂少
  • 无限解析

    无限解析

    头何在?且看陈羽如何剖析万事万物本质,于乱世中艰苦生存,步步维艰,最终登顶天道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