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许田围猎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就在公孙白将郭嘉臭骂了一通之后,率众回城南临时府邸时,却见王越率着十数名虎贲朝他疾奔而来,带来的天子刘协的诏书。

    三日之后,天子要前往许田围猎,诸将率军跟随,不得有误。

    公孙白刹那间凌乱了。

    历史上的许田围猎,是曹操提出来的,而且是在事先安排好之后,再告知刘协,颇有胁迫的意味。

    而这次围猎,却是小皇帝刘协自己提出来的,意义自然又不同。

    曹操发起的许田围猎,是为了在自己称王之前试探群臣的反应,由此引出了衣带诏和一干血案,和赵高的指鹿为马的用意差不多。

    但是,此刻却恰恰相反,小皇帝刘协对于公孙白和群雄的到来,却是为了向曹操示威,展现自己大汉天子的帝威,近年来曹操越来越强势,令刘协早已不爽,如今正是扬眉吐气的时候。

    更出乎公孙白意料之外的是,除了围猎,刘协还给众诸侯安排了一个节目,那就是阅兵演武。

    即围猎出行之前,在许都东门设演武场,由群雄各派一支精兵演武,接受天子的检阅。

    看来,这小天子拜了个实力强劲的皇兄,底气变得充足起来,向曹操示威的花样也不少,一扫历史上在曹操面前的窝囊劲。

    公孙白接过诏书,脸上带着令人寻味的笑容。

    王越完成了使命,率众离去之前留下了一句话:“听闻蓟侯的白马义从天下无双,陛下希望能白马义从能技压群雄。独领风骚,还望蓟侯勿负陛下的厚望。”

    *************

    鼓声咚咚。画角声声。

    许都东门外搭着一个高三尺,长宽达十多丈的点将台。

    刘协大马金刀的坐在正中华盖下。神色之中颇有睥睨天下的气势,背后两个宫女举着障扇,再往后整齐的立着七八个如花似玉的宫女,随时准备伺候。身旁立着大汉第一剑客王越,三四十个红衣银剑的虎贲紧紧的围住三面。

    再往后立着文武百官和各路诸侯。又有五百羽林骑把点将台分三面护住。

    点将台前面是一片宽广的空地,两边远远的排列着黑压压的一片军队。中间的距离长达一里多地,为的是便于阅兵。

    此次围猎,群雄兵马尽出,曹操也出兵两万余人。合计四万余人,比起历史上的十万曹军,兵力上是少了许多,但是气势却并不弱。

    站立在公孙白身旁的曹操,满脸的阴沉之色,眼中神色闪烁,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而身旁的公孙白,却是满脸不可捉摸的微笑,双眼总是有意无意的朝曹操的脸上瞟。

    这两人并排一站。身高八尺的公孙白站在身高七尺的曹操面前,颇有居高临下的意味,再加上公孙白少年英俊,又神采奕奕。而曹操却满脸沧桑,心事重重,这卖相简直就是碾压之势。

    不过公孙白那满脸的诡笑倒不是因为曹操的那矮矬的身高。而是因为曹操的吃瘪。对于这才许田围猎,曹操自然是很不乐意的。将小皇帝置于群雄之中,万一小皇帝闹个什么动静。便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可是却不敢违逆。

    这就像兄弟几个,你一人养着老母亲,就算平时有照顾得不咋的甚至还有点虐待,但是在兄弟们之前怎么也得装得像孝子一般服服帖帖,不让其他兄弟落下话柄。

    太常杨彪,躬身向前,对刘协恭声道:“启禀陛下,吉时已到。”

    刘协精神大振,当即抓起一只令箭往前一扔,一个小校旗兵向前接住,纵马直奔左方军队,高呼“传荆州兵阵前演武!”

    后面立着的曹操脸色一变,眼中泛起怒色。首先出兵演武的理应是他或者公孙白的兵马,从他的揣摩来看,公孙白的白马义从压轴出场已是必然,只是他却想不到刘协居然让刘表的兵马先出场。

    远远一片尘土缓缓扬起,一路步兵从左边缓缓出列,像一条长蛇一般蜿蜒而出,仔细看过去五百名兵士个个右手执长枪,左手持盾,行到正中迅速列成一个方阵。

    大军之前,一名年纪和公孙白差不多的小将,身高八尺左右,手执一杆雪亮的雁翎刀,威风凛凛。

    只听阵前那小将大喝一声“列阵!”,立即结成一个防守的盾阵。第一排士兵将盾牌挡在身前,蹲于盾下,第二排士兵站在第一排士兵之间,举盾架在第一排士兵的盾牌之上,长枪从盾缝中伸出,随时准备刺击,后面每两排依次排阵,形成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盾阵。此阵可以严密防守敌军的弓箭,也是唯一能阻挡骑兵冲击的阵型。

    那员大将又高喝一声“变阵!”,军士们迅速变阵,形成一个箭头形状的阵型——锋矢之阵。

    阵前那员大将站在箭头位置,长刀扬起一指喊一声“杀!”,箭阵迅速移动冲杀过来,快而不乱。

    锋矢之阵属于猛将之攻击阵法,把将领放置在箭头位置,对将领本身的武力要求很高,若是武将本身单兵作战能力很差,冲到阵前被敌兵挂掉,锋矢阵立即成了无头之箭,必然失败。

    那将率众如迅雷般攻了过来,停在台前两百米处,横刀一栏喝道“鹤翼!”,阵型立刻像伸出翅膀一样展开呈半包围状,这是围歼敌军的阵型。

    阵型布好后,那将领喊了声“原地待命”,纵骑朝点将台冲来,停在台前五十米处翻身落马,跪地拜倒高喊道:“荆州牧麾下偏将魏延演武完毕,拜见陛下,愿陛下万年!”

    魏延?

    公孙白原本见得荆州军之中竟然有如此猛将,不禁心存疑惑,一听此人之名。终于释然。

    “魏延,统率90。武力92,智力73。政治35,健康值94,对刘表忠诚度81。”

    果然不同凡响啊,荆州兵并非精兵,却被他训练的如此有素,的确是大将之才。

    作为汉室宗亲的兵马,表现也尚可,刘协不吝赞美之词的对荆州军狠狠的夸赞了一番才令其率队归阵,刘表不禁面带几分得色。

    接下来刘繇的扬州兵马略显平庸。毫无出彩之处,不过刘协照顾着汉室宗亲,自然也免不了随意夸了几句。

    接着出场的便是江东军中的敢死队精兵。

    敢死队由孙坚手下悍将韩当率领,这只军队以悍不畏死著称,远远的就一股浓烈的杀气冲天而来,重攻轻守,攻击的战法是一往无前,有你无我,大开大合。犹如一群红眼的猛兽。

    令筒里只剩下两只令箭了,刘协抓起那只刻着“吕”字的令箭一扔,小校高喊一声“传陷阵营演武!”

    陷阵营!

    公孙白心头一跳,忍不住抬眼望去。满脸的肃然。

    一只七百人的重甲步兵缓缓而出,如同一只庞然钢铁怪兽一般。

    七百多个重步兵,人人高大彪悍。身穿鱼鳞铁甲,左手持半人多高的大铁盾。右手持一杆长长的铁戟。在那个时代,许多士兵连皮甲都穿不上。更别说这种镶着密密麻麻的数千块铁片的鱼鳞甲,而且一般的士兵所拿的盾都是木盾,好一点的蒙一层皮,上面蒙上铁皮的盾绝非普通士兵所有,而这些士兵却拿着纯铁打铸的铁盾,足见装备之精良。

    七百多人整齐而有序的排列着,人人脸上坚定和无畏,散发出一股无边的肃杀之气。

    阵型呈锥子型,处于锥子尖头的一员猛将,与其他士兵一样,一手持盾一手持戟,冷冷的望着典韦,眼中露出讥诮之意。

    此人身高八尺,方方正正的脸,满脸的坚毅和果敢,生的虎背熊腰,颇有猛将之风,正是吕布麾下猛将高顺。

    嗬!。

    随着高顺一声爆喝,两排士兵爆喝一声,高高举起沉重的铁盾,七百多张巨大的铁盾的尖端被狠狠的插入地面,形成一道巨大的盾墙,一杆杆长戟从铁盾的缝隙中伸出。

    这样的钢铁盾阵,莫说是弓弩手的克星,就算是轻骑上去也根本就无力撼动,只会被那长戟的锋刃洞穿,只有重骑跟上,才能将其摧毁,但是自己折损也不会是少数。而更令公孙白心动的是,这些陷阵营的士兵,武力居然都在63以上,整体武力都只比白马义从相差一线。

    紧接着,陷阵营将士又在高顺的率领之下,发起了冲锋,那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城堡,带着无坚不摧之势,疾奔而前,尘土漫天,气势如山。那一杆杆向前倾力刺出的锋刃之林,令人无不为之胆寒。

    静如高山巍然不动,动若江河奔流激涌,这就是陷阵营!

    点将台上的刘协忍不住激动的站了起来,激声道:“陷阵营,果然是天下精兵,步兵中的翘楚!”

    看来,这小天子也并非不懂兵马。

    “传虎豹骑演武!”

    一声传呼,惊得公孙白双眼猛然圆睁,抬头猛然望去。

    左边大军尽头,如雷般响起马蹄声!

    五百精骑汹涌而来,人人身着玄色皮甲,背负长弓,手执长枪,骑着精良的骏马。他们的马不及白马义从之神骏,自然也做不到整齐划一的白色,但是却每匹却也有七尺以上,且大部分都在七尺五左右,在缺马的中原之地,也算是难得了。

    领兵者,正是曹军大将曹仁。

    “曹仁,统率86,武力88,智力62,政治31,健康值91,对曹操忠诚度93。”

    曹操麾下,果然猛将如云!

    随着曹仁的一声呼喝,疾奔而来的虎豹骑,齐齐端起了长弓,引弓虚发,只听得一阵阵激烈的“蓬蓬”的弓弦声,众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万箭穿空的震撼。

    曹仁一骑当先,挥枪一举“凿穿!”,奔驰而来的骑兵呈锥形阵型,像一把巨大的凿子直插而来,马背上精猛的士兵附身贴在马脖子上。左手抱住马脖子,右手持枪向前疾刺。

    在场的诸侯无不脸色大变。枪借马力,那贯注在长长伸出的长枪的力量何止千斤。谁人能挡?中原和江南缺马,群雄除公孙白外基本以步兵为主,即便像魏延那样摆出盾阵,也会被从中间像凿子一样凿开。

    五百骑兵呈锥形即便遇到强兵猛将挡住第一排的攻击,后面的骑兵会随着骏马的冲击接踵而至,一步步的刺到对面的敌人,直到将敌阵完全凿开为止。

    虎豹骑冲到点将台前并为止住,而是偏转马头调整好阵型,又随着曹仁一声“凿穿”往右边斜角直凿而去。

    在场的统兵将领们脸色变得更暗了。如果正面凿穿是困阻重重的话,从斜角凿穿简直就是如利斧砍桌角,轻而易举。

    曹仁连凿三个斜角换到空地左中,这次没有选择凿穿第四个斜角,而是直接冲左中凿去。

    群雄脸色凝重,知道经过一正凿,三处斜凿,即便上万大军也会被凿成一盘散沙,士兵们正被凿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再一次侧中直凿必然会被凿得溃不成军,四散奔逃,败局已定。

    虎豹骑演武完毕,全场一片静寂。很显然这只精骑给除公孙白以外的群雄心中留下的重重的阴影,只有公孙白淡淡一笑。

    很显然,这只虎豹骑虽然精锐。但居然连七尺五的良驹都凑不齐,恐怕兵力也就不过五千。而且尚未配备马镫,看起来惊艳。在白马义从之前却是不值一提。

    最后一只令箭!

    刘协不经意的回头望了公孙白一眼,抓起那只刻着“公孙”二字的令箭,长身而起,缓缓的扔落了下去。

    那传令到了什么,小校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声音格外的宏亮。

    “传白马义从演武!”

    点将台右边远处突然尘头大起,遮天而来,无数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如雷般响起。

    五百精锐骑兵,人人白衣白马,手执雪亮的缳首刀,马鞍两旁挎着连弩和大黄弩,犹如一片白色的巨浪,汹涌而来。

    那一匹匹雪白的骏马,都是八尺高的大马,从蹄声的整齐和轻快可看出比虎豹骑的马要整体胜上一筹。

    那一片雪白明亮的白色,明亮的乱了人的眼。

    当众人还在震撼于这片光彩夺目的白色时,突然“蓬蓬”的弓弦声震天价的想起,似乎有无数的利箭当空射来,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大惊失色。

    当然不会真的有利箭射来,演武之前已被要求解下箭壶。他们只是虚扣弩机,模拟奔驰骑射。可是那气势,使你会感觉真要是射出利箭来,必然是例无虚发。那一张张五石以上的大黄弩,一旦射中两三层皮甲都挡不住。

    弩箭虚射了三轮,所谓临阵不过三发,多射一轮就会丧失骑兵的优势。马上的骑士们挂上大黄弩,举起缳首刀呼啸冲刺而来,闪亮的钢刀在日光下闪出一片片夺目的光芒。

    一百人一排,一共二十排,每列之间留出很大的空隙,以让出部分敌人留给后面骑兵攻击。

    车悬之阵,碾压式攻击,普通步兵在这种滚滚铁流的攻击下,即使人数高过数倍也是一击即溃。

    白衣胜雪,马疾如风,长刀饮血,万箭穿空。

    白马义从,天下无双,不只是因为它的精锐,更因为它那浪漫如梦幻般的身姿。

    或许因为白马将军本是一个绝世美男子,才会打造这样一支光彩夺目的军队。纵横汉末三国,此刻的白马义从不但是最精锐的那只军队,也是最唯美的一只军队。

    冲到点将台前一百米外,文丑勒住马脚,举起了长枪。后面的骑兵也停住马脚,长刀密密麻麻如林般举起,杀气漫天

    就在刘协满脸兴奋和激动的站了起来,正要欢呼和赞叹之时,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惊得他忍不住向前眺望,脸色大变。

    只见得前头的白马义从轻骑已然哗啦啦的往两旁掠去,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隆隆而来,带着漫天的尘土,如同滚滚铁流一般碾压而来。

    钢盔,钢甲,钢制的马铠,这是一群从头到脚包覆着铁甲的怪物,带着千钧的冲击力,一往无前,无可阻挡。

    无懈可击的防守,无坚不摧的攻击,还有超绝的远程攻击,这是一只完美得令人绝望的军马!

    重甲骑兵之前,赵云也连人带马披上了钢铁重甲,显得神威凛凛,如同天神下凡,穿越重重的白马义从轻骑,勒住照夜玉狮子的马缰,昂然而立,手中的龙胆亮银枪直刺苍穹。

    身后传来震天价的高呼:“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喊声整齐而嘹亮,响入云霄。

    白马义从,竟然精悍如斯,这天下还有那只兵马能与之抗衡?!

    点将台上,那个憋屈了数年的小皇帝,激动得热泪盈眶,情绪不能自抑。

    “白马义从,天下无双,朕心甚慰,特赐名为‘无双白马义从’。”

    公孙白瞬间变了脸色。

    你妹啊,取的什么鸟名,简直就是画蛇添足!

    ps:感谢准备结丹、魅影冰心两位盟主,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五千字大章奉上,继续熬夜码字。(未完待续。)

前章提要:...看得出来这小天子对自己却是带着十成十的诚意的。演义中,刘协听说刘备是中山靖王之后,便一心拉拢,称其为刘皇叔替其正名,其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拉拢刘备,让曹操心存忌惮。其实当年的刘备不过寄人篱下、势孤力单的小野心家,若非曹操对其心存惺惺相惜之心,恐怕早就将其一刀宰了。而此刻的公孙白却是实打实的实力派,甚至连曹操都要望其项背,而且从他和刘虞的相处来看,对汉室也是忠心耿耿,自然要拼命的拉拢。 其实,此时的公孙白简直就是刘协迷茫的人生中的一盏明灯。 公孙白见刘协眼中流露出的热切的神色,心里也是一热:“此乃陛下洪福,臣不敢居功。” 刘协一挥手,举起杯道:“来,爱卿不必推辞,喝酒!” 说完一饮而尽。公孙白只好也一口干了。 酒过三巡,刘协眼中已是微微有点醉意,反观公孙白却是脸不改色心不跳——这种在后世和啤酒差不多度数的酒,怎么能喝得醉。 刘协眼中露出迷蒙之色,带着酒意笑道.....

后章提要:...倒不是这军侯比魏延还牛,关键是他能双腿踩着马镫,平衡度好,兵甲系统制造的牛角复合弓又精准度极高,使得他心中底气十足。 台上的群雄纷纷变了脸色,刘协更是目瞪口呆,扭头对公孙白惊道:“区区一军侯,便能神箭如此,难怪皇兄能蒙眼射鹰。” 公孙白的老脸再次一红,嘿嘿笑道:“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再次为那蒙恨含冤的秃鹰默哀…… 紧接着,又射了两轮,两位汉室宗亲的麾下,只有武力84的文聘射中靶心,而刘繇则是全军覆没,而其他曹、吕、孙、公孙四家之将都均有射中靶心,尤其是公孙白麾下的两人,个个都是背射。 第四轮。 曹营的曹仁依旧中规中矩的射中靶心,高顺和黄盖也差不多,两刘再次失手,最后便轮到了河北名将文丑登场。 只见文丑一袭雪白战袍,跨骑一匹八尺有五的神驹,手中提的那把牛角复合弓极其坚厚,竟然看似为四石长弓,身后一袭红色披风猎猎招展,如同战神一般,神威凛凛。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 只见那中年官员脸色蜡黄,形容憔悴,脚下虚浮,赫然是大病之相,众人不禁暗暗心惊。 这扬州牧刘繇,明显身患重病,居然也硬挺着来了。 “刘繇,统率45,武力67,智力52,政治71,健康值39。” “张英,统率71,武力72,智力36,政治42,健康值92,对刘繇忠诚度82。” “陈横,统率70,武力68,智力38,政治25,健康值91,对刘繇忠诚度83。” …… 公孙白突然心头一跳。卧槽,刘繇不是应该在去年就病死了吗?居然因为自己的穿越带来的变化,多了一年的寿命! “扬州刘繇,因贱躯......

  • 上三章提要:

    ...淮水北岸的下蔡城,意欲渡河南下,进攻寿春。 而此时,从北面亦传来消息,公孙白的五千白马义从自北向南突袭而来,九江郡北面的平阿城守将不战而降,而且主动献出粮草资助公孙白,公孙白在平阿城小驻一天之后,便继续马不停蹄的南下,驻兵淮水北岸,兵锋直指南岸的当涂城。 惊慌失措的袁术,不得不全面防守。他令张勋率八万兵马沿淝水北岸一带驻扎,立下营寨和战壕,以强弓硬弩为护,严防四路联军渡河而击;同时令纪灵、梁刚率五万大军死守淮水南岸,与下蔡城中的曹军隔河相望。而且在他渡过淮水之前,便早已将淮水北岸的......

  • 上四章提要:

    ...公孙骠骑”。心中好感大增,微微一笑道:“董国丈请放心。公孙白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鬼,一身大汉骨,流的大汉血,陛下叫我打哪我就打哪,陛下叫我打谁我就打谁,哪怕是……(脸上露出神秘的神色)打国丈你,也绝不皱一下眉头,嘿嘿!” 董承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人道蓟侯心直口快,光明磊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更有人道,蓟侯对太傅忠心耿耿,敬畏有加,更是足见对汉室之忠心,若天下之人皆如蓟侯,何愁天下不平?” 公孙白笑笑道:“国丈过奖了。” 董承的脸色却突然一肃。朝四周望了望,又望向......

  • 上五章提要:

    ...的光芒,不停的有河北军士兵惨叫着倒下。 缓过起来的许攸及身边的叛军精神大振,加之城头上的河北军群龙无首,逐渐落了下风。 而城门甬道口的河北军终于寡不敌众,被锐不可挡的白马义从硬生生的闯了进来,眼看闯进来的白马义从越来越多,城门附近的守军一阵绝望。 嗷~ 马蹄声急,吼声如雷。 文丑手持五六十斤的大铁枪。如同一只疯狂的猛兽一般杀了过来。 砰砰! 文丑连人带马恶狠狠的撞进了白马义从丛中,撞得几名白马义从口吐着鲜血,飞落在地。 当当! 长枪划出一个半圆,数把缳首刀被荡开。一名靠近他身前的白马义从被长枪扫中胸口,立即甲叶翻卷,鲜血喷洒。 势如疯虎的文丑。危急时刻爆发出惊人的武力,即便是白马义从这样的百战精兵。都忍不住胆寒。 身后的河北军士气大振,紧紧的跟了上来。文丑再次纵马朝旁边的白马义从恶狠狠的扑去。如同虎入羊群一般。 “文......

  • 上六章提要:

    ...是幻觉,一定是……” 对面的文丑却也是望族出身,虽然粗豪,倒也熟读经学。听到这句诗,不觉心头一阵黯然,望着公孙白的眼神变得柔和了起来。 眼见戏份已然做足,公孙白猛然手中长枪一抖,激声道:“今日,为了不让两军的无辜生灵白白死于战乱,本侯就与你在此桥上一决胜负。本侯若胜,你便率军投降,本侯若败,则率军退出冀州之地!” 文丑被他一激,不再犹豫,高声道:“难得代侯有此胸襟,末将应战就是。万一末将战败,拼着留下骂名,也要率军投了代侯!” 公孙白眼见他那正义凛然的模样,心中暗骂:“......

  • 上七章提要:

    ... “必胜!必胜!” “必胜!必胜!” 天地之间都是河北军的喊声,再无别的声音,云霄为之崩塌,河水为之荡漾,这恐怖的呼喝声足以令一切对手为之颤栗,除了公孙白。 “卧槽,特么的想吓我一跳。比人多嗓门大是不是,早知道老子扎个几千个草人放在对面山上,让你草木皆兵。”公孙白骂骂咧咧的说道。 其实,黑滩河对岸的这座小山比起淝水对岸的八公山差了十万八千里。想要草木皆兵是不太现实的,再说公孙白有多少兵马,袁绍还是知根知底的。 对面的喊声响了许久。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袁绍......

  • 上八章提要:

    ...中,似醉非醉。 公孙白身上肌肉块块隆起,完美的展现着雄性之美,而那肌肤却又如白玉一般晶莹、如缎子一般光滑,令为其洗浴的宫女们禁不住心旷神怡、春心荡漾。 公孙白微闭着双眼,静静的享受着这神仙般的待遇。 柔和的灯光之下,甄宓那弹指欲破的娇靥早已染上两片如同晚霞般的酡红,娇羞的拿着干布替公孙白擦拭着身子,擦得很仔细,似乎在擦拭一件珍宝一般。 擦拭时那温软的手指划过肌肤上时带来无尽的舒爽,令人心醉不已的体香不断往鼻孔里钻,还有那吁气如兰的温热不断的喷在他的脖颈上,让公孙白彻底迷醉了。 灯昏昏,帐深深,显得那么暧昧,那么旖旎。 灯光下的甄宓满面通红得如同红缎子一般,艳若桃花。 望着面前的人儿妩媚的样子,公孙白再也忍不住了,猛的一把将甄宓紧紧的抱在怀中。一股软玉温香的感觉袭来,公孙白如同童男一般紧张而颤抖的寻找着甄宓那温软而火热的红唇,狠狠的印了上去。 ......

  • 上九章提要:

    ...大海呼啸一般而来,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天地之间只听得到轰隆隆的马蹄声,只看得到灰扑扑的一片骑影,再无其他。 换上这个时代其他任何一只军马,在这个时候唯有奔逃了之,可是公孙白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情,热血在逐渐沸腾,眼中燃烧着浓浓的战意。 这一战,将成为他和袁绍之战的关键一战,只要破了这只骑兵,他攻破袁绍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不会有什么大风浪,反之他此战弱败,则将节节败退,只能退回辽西,乃至退回辽东,不说就此一蹶不振,想要东山再起得等很多年了。 他缓缓的回过头来......

  • 上十章提要:

    ...白收回手指,展颜一笑:“要不,爷给你笑一个?” 话音刚落,甄宓却已然转过头去。不肯再看她一眼,没人会注意到她那满脸忍俊不禁的笑意。 回过头来时,依旧是满脸的冰寒,淡淡的说道:“代侯若是没别的事情,妾身便要安歇了。” 公孙白嘿嘿一笑:“同去,同去!” 回答他的依旧还是白眼一个。 公孙白心头无名火大起。猛然一个虎跃,将甄宓扑倒在地毯之上,满脸充满威胁的神色,哼哼道:“岂有此理,不信本侯治不了你!” 身下的甄宓娇躯挣扎了几下,然后便被一股男子的气息所迷醉,因为公孙......

  • 下二章预览:

    ...等地,虽然原本都是匈奴人云集的地方,实际控制在匈奴人手中,但是真正将这些地方的政权彻底交给匈奴人,却又是另外一种光景。 在汉人名义上控制的期间,匈奴人多少心头对上头的汉人官员心存忌惮,对汉人朝廷也存在这敬畏感,就算欺凌汉人也只是偶发性的,心头有所顾忌的,不敢做得太绝。可是当袁谭将这些地方的控制权彻底让给他们的时候,一切就完全变了。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秋。 并州北部的汉人百姓再次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云中郡,箕陵城之南,残阳如血。 白河水北岸,乌鸦摇晃着肥......

  • 下三章预览:

    ...在后世卖价为人民币三十元的书,只是被那些假装爱好古代文化之士束之高阁。真正能够用上的也就几个中医,那也是用上一点皮毛。 即使后世专门研习《黄帝内经》的医者,也只是把它当做一本强身抗病,延年益寿的书。没想到在王越手里却成了练习运气之法。 王越的运气之法,先从十二经脉开始,热气从十二经脉各自运行一周之后,再从奇经八脉运行一周。 刚开始运气之时,像针刺一般疼痛,气流每前进一寸,都疼得直冒汗,十天半个月才运行一条经脉,运行到后来便很快了,也没那么疼了。经过半年多的修炼,二十条经脉全部......

  • 下四章预览:

    ...也是一阵感慨万千,或许公孙氏和袁氏注定要不死不休,历史上的公孙氏兵困易京,最后死得干干净净,这次要轮到袁氏灭门了。 对于袁谭,原本他并非一定要斩草除根,毕竟那次袭扰幽州他也算各为其主,不像袁熙那样和自己有杀兄之仇。可是袁谭为了得到数万匹战马,就能将整个并州北部拱手让人,这已注定公孙白不可能放过他。 两个主帅一个在城下,一个在城上,隔上数百米的距离,却似乎能看到对手的眼神,一种不死不休的眼神。 城头上的袁潭突然笑了,迎着城下狠狠的做了一个手势,一个朝下砍杀的手势。 公孙白......

  • 下五章预览:

    ...运输粮草的民夫,更是消耗巨大,号称运输两斤粮,在路上要吃掉一斤粮,甚至更多,这样庞大的消耗是很难吃得消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朝中历来文武不和,文人鄙视武夫,不想让武将风头过盛,总要时不时的给在外征战的武将使绊子,你在前头冲锋陷阵,刀头舔血,他却在背后提起如匕首和投枪一般的笔告你一状,就像当年的岳飞一样,所以自汉以来,虽然常败异族,却始终难以将其彻底打服。 但是这些绊子对于公孙白已然不存在,当公孙白决定一件事的时候,是没有人能阻挡的,也不会有人来阻挡,刘虞已经进入养老阶段,管不了这......

  • 下六章预览:

    ...琼所骑的那匹赫赫有名的黄骠马同种,乃是难得一遇的宝马良驹。 按理说,黄骠马虽然不及纯种汗血宝马神骏,但也不至于被公孙白这么快追上,问题是他还要与身后的一干扈从所骑的八尺战马保持同步,所以便慢了许多。 公孙白也见到了那匹黄骠宝驹,眼中的杀机更为凛冽了,冷声哼道:“正好颜良将军尚无宝马,如今总算可得良驹了,至于文丑将军,他日再寻九尺白马良驹。” 亡命逃窜的沮渠安,此刻终于明白了赫连勿祈口中的魔鬼是什么概念,可惜为时已晚。他催着胯下的骏马,耳旁的风声呼呼的掠过,心中如惊涛骇浪一般翻......

  • 下七章预览:

    ...运输粮草的民夫,更是消耗巨大,号称运输两斤粮,在路上要吃掉一斤粮,甚至更多,这样庞大的消耗是很难吃得消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朝中历来文武不和,文人鄙视武夫,不想让武将风头过盛,总要时不时的给在外征战的武将使绊子,你在前头冲锋陷阵,刀头舔血,他却在背后提起如匕首和投枪一般的笔告你一状,就像当年的岳飞一样,所以自汉以来,虽然常败异族,却始终难以将其彻底打服。 但是这些绊子对于公孙白已然不存在,当公孙白决定一件事的时候,是没有人能阻挡的,也不会有人来阻挡,刘虞已经进入养老阶段,管不了这......

  • 下八章预览:

    ...琼所骑的那匹赫赫有名的黄骠马同种,乃是难得一遇的宝马良驹。 按理说,黄骠马虽然不及纯种汗血宝马神骏,但也不至于被公孙白这么快追上,问题是他还要与身后的一干扈从所骑的八尺战马保持同步,所以便慢了许多。 公孙白也见到了那匹黄骠宝驹,眼中的杀机更为凛冽了,冷声哼道:“正好颜良将军尚无宝马,如今总算可得良驹了,至于文丑将军,他日再寻九尺白马良驹。” 亡命逃窜的沮渠安,此刻终于明白了赫连勿祈口中的魔鬼是什么概念,可惜为时已晚。他催着胯下的骏马,耳旁的风声呼呼的掠过,心中如惊涛骇浪一般翻......

  • 下九章预览:

    ...运输粮草的民夫,更是消耗巨大,号称运输两斤粮,在路上要吃掉一斤粮,甚至更多,这样庞大的消耗是很难吃得消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朝中历来文武不和,文人鄙视武夫,不想让武将风头过盛,总要时不时的给在外征战的武将使绊子,你在前头冲锋陷阵,刀头舔血,他却在背后提起如匕首和投枪一般的笔告你一状,就像当年的岳飞一样,所以自汉以来,虽然常败异族,却始终难以将其彻底打服。 但是这些绊子对于公孙白已然不存在,当公孙白决定一件事的时候,是没有人能阻挡的,也不会有人来阻挡,刘虞已经进入养老阶段,管不了这......

  • 下十章预览:

    ...琼所骑的那匹赫赫有名的黄骠马同种,乃是难得一遇的宝马良驹。 按理说,黄骠马虽然不及纯种汗血宝马神骏,但也不至于被公孙白这么快追上,问题是他还要与身后的一干扈从所骑的八尺战马保持同步,所以便慢了许多。 公孙白也见到了那匹黄骠宝驹,眼中的杀机更为凛冽了,冷声哼道:“正好颜良将军尚无宝马,如今总算可得良驹了,至于文丑将军,他日再寻九尺白马良驹。” 亡命逃窜的沮渠安,此刻终于明白了赫连勿祈口中的魔鬼是什么概念,可惜为时已晚。他催着胯下的骏马,耳旁的风声呼呼的掠过,心中如惊涛骇浪一般翻......

    相关小说

  • 史上最强气运系统

    史上最强气运系统

    条泡妹子与碾压各路天骄的不归路!    修炼与把妹同行,轻松快乐爽文,喜欢请支持!    凌风淡然一笑:牛逼的书,是不需要简介的,作者你又何必帮我...

  • 早安,车神大人!

    早安,车神大人!

    一的神秘车神!一双神秘的手套,将原本处于平行线的两人紧紧牵到了一起。现实里,他们彼此嫌弃!游戏里,他们惺惺相惜!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车神?!

  • 逆天邪帝

    逆天邪帝

    寿命的他,消失三年后,重现人间,玩世不恭,放荡不羁,却在大陆掀起一次又一次震动!而他,定要成为强者,俯瞰天下!

  • 反派炮灰不想死

    反派炮灰不想死

    ,完美避过车祸,还她一个富婆人生。海棠满怀憧憬的答应了,结果……末世狗带丧尸、亡国小公主、玻璃心大御厨……各种各样的作死身份迎面扑来、各种各样的实力考验等她征服。海棠:嘿!系统,...

  • 护花小村医

    护花小村医

    想低调地做一个逍遥小农民。

  • 锦衣卫之绝世高手

    锦衣卫之绝世高手

    。  因为一张委任令觉醒了武侠抽奖系统,将江湖之中,势必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八大门派,还不拜服在我脚下;东西二厂,快快臣服于我,至于皇帝,我看你顺眼,再让你当几天!  一步步...

  • 锦绣田园

    锦绣田园

    事。最爱没有边际的穿越小说;可就是这样一个单纯可爱的天才少女却因为与室友的玩笑;一语成邹。他出生丧母,幼年丧父;是战场上铁血无情,杀伐果断的铁面将军,也是兄弟心中最无情,无心的神...

  • 隐婚溺爱:Boss大人,轻点撩

    隐婚溺爱:Boss大人,轻点撩

    她怎么不记得睡过这个腿长多金、颜值爆表的男人?只是,咳咳……莫非,他真是她肚子里娃他爹?“隐婚,等孩子出生,我们就离婚!”穆天晴答应了霍熙琛的求婚,只因遭遇过背叛,她坚信自己绝不...

  • 重生之都市仙帝

    重生之都市仙帝

    一梦重回五百年前重回都市,剑指苍穹,敢与天公试比高

  • 生姜红糖

    生姜红糖


        数月后,唐以梦负责的第一个访谈节目,终于上线了。
        为了避嫌,唐以梦没告诉任何人,今天的受邀嘉宾‘姜炎’就是她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