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丧礼{二合一章节,即二更}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还没走进病房就听到一阵哭泣,传遍整个楼道。

    李和的舅妈和表姐妹们一边哭泣一边为死去的老人穿早就准备好的寿衣。

    李和道,“姥爷,你躺会。”

    老爷子没哭,但是额头上的皱纹,抿着的嘴巴,都是显示他并不怎么舒服。

    “车来了吗?”老爷子问王玉善道,“这天热,得赶紧回去。”

    王玉善道,“等会就来,是冰棺,不会有事。”

    他刚点起来一根烟,就被路过的护士呵斥了一声,就又忙不迭的放了下来,但见走远了,才愁苦着脸重新点起来。

    运载灵柩的车来了,他也没用担架,就把老人抱了起来,嘴里还道,“好轻,没一点分量了。”

    王玉国道,“整一个星期没吃东西,全靠葡萄糖顶着。”

    王玉善先出病房,李和就小跑到电梯口,先把电梯门打开了。

    下楼后,在司机的帮衬下,老人被放进了冰棺里。

    司机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跟冰箱一样的,结冰的,要是发臭了,我不收你一毛钱!”

    “走吧。”李和催促司机,见司机上了驾驶位后,又对喜子道,“你认路,你就跟车,在前面,我们在后面跟着。”

    他又同时阻止了要上灵车的姥爷,把他拉到了刘老四的车上。

    “酒没醒吧?换个人开吧。”李和问刘老四。

    刘老四道,“这才多少酒,没事,遇到交警我能处理。”

    “那你开慢点。”李和见他清醒着,就没小题大做,又让几个表姐和表姐夫跟着上车,安排好以后回过头对李隆道,“那你在这等到中午,接到阿娘和阿爹他们就回去。”

    李隆点点头,“放心吧,不会耽误。”

    交代好李隆,李和上了李辉大卡车的副驾驶位,让王玉善和王军几个坐在了第二排的铺位上。

    这爷俩不是李庄的,和李辉并不熟悉,见李辉愿意这么相帮,自然客气的不得了,一个劲的递烟。

    车子启动,紧紧的跟着前面的灵车。

    “家里通知好没有?炮仗、烟酒、蔬菜,该买的买。”王玉善问大儿子王军。

    同嫁娶一样,丧事也是要办酒席的,不但要办,还要大办,越是热闹,越是显得儿女有孝心。

    王军道,“刚刚用用投币电话往家里打过了,等天亮他们就上街。”

    王玉善点点头,头伸过前面的椅靠上,对李和道,“二和,你有电话,等会一到镇上,就得麻烦你给电话,让他们准备好炮仗,车子一进郢子,你就得让他们放炮仗。”

    李和道,“好。”

    夜色甚好,有月亮有星星,参差不齐的布满天空。

    一行人,三辆车,到达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多,天已蒙蒙亮。

    李和掏出来电话,递给王玉善道,“舅,你自己打。”

    “我不会用这,我给你号码,你拨通了,我来说。”王玉善报了座机的号码,待李和拨通后,接过来电话,左右仔细交代了一遍。

    说话间,车子已经进了河湾,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陡然在耳畔炸响。

    然后车子还没停稳,一群女人就追逐着灵车开始大哭。

    “我的妈啊...你怎么就走了啊...”

    “娘咧,我可怎么办啊...”

    “我的命好苦啊....”

    “....”

    待男人们把冰棺抬出来,女人们一下子都扑在上面嚎啕大哭。

    “别压着啊...”

    “抬进去再慢慢哭....”

    抬棺的四个男人,经不住十来个女人这么折腾。

    “你们一边去。”王玉善第一个上去把自己的娘们和女儿、儿媳妇给拉开,然后其他男的也纷纷过来把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们给拉开。

    “地上都是灰,擦一擦。”李和也上去把大姐李梅给拉开。

    “老三呢?”李梅擦擦眼角,若无其事的问。

    李和抽一口烟,吐出来道,“接阿娘他们去了。”

    李和问,“他爸还没回来?”

    他还没有看见杨学文。

    “去县里卖鱼去了,估计等会就回来了。那边烧饭了,你自己去弄点吃的。”李梅见冰棺已经进了堂屋,不再多说,也跟着进去,继续大哭。

    门外支了一口烧饭的大锅,灶台都是临时用泥浆和红砖垒起来的,掌勺的是李和的一个便宜表舅。

    “有吃的没有?”李和在大桌子上的菜盆一个个瞅,基本都是空的,只有一盆绿豆圆子。

    表舅王玉成挥着大勺指着压水井的地方道,“自己拿碗去。”

    说完还不停的擦着额头上不断往下掉的汗水。

    李和走到压水井边,把出水口下的碗盆挪开,头放在底下,一只手压水,直接冲,弄了个湿漉漉的。

    不过这样倒是解热。

    从下车到现在,他身上的汗压根就没停过。

    拿一大碗,也没找铲子,就用筷子直接拨拉了一大碗的绿豆圆子。

    随意的吃完后,摸摸口袋,发现烟没了,他的行李都在李隆的车上。

    看喜子在那散烟,就要了一包烟过来,虽然烟很差,但是聊胜于无。

    一根烟还没拔完,王玉成就朝他扯着嗓门子喊,“二和,你帮我劈材。”

    “好嘞。”李和没拒绝,拿起斧头就到柴火堆那边忙活。

    张兵要过来帮忙,被他给拒绝了,不然显得他多娇贵似得,连劈材都要让人代劳。

    张兵小声道,“这么热,还是我来吧。”

    李和摆摆手,“你去镇上找个地方休息,不用在这里。”

    “这...”张兵有点犹豫。

    李和低声道,“在我家门口,你害怕我能怎么的?去吧,不用管我。”

    张兵想想也是,在投礼账的地方交了10块钱,转身就走了。

    王玉善过来对李和道,“你朋友不吃口饭就走了?”

    李和道,“你不用管他,他自己有去处。”

    手起斧头落,粗木头一分为二,砍材他还是有点能耐的。

    但是还没整一会,刘老四要过来帮忙,李和拒绝,李辉又接着过来,他继续拒绝。

    李庄的人看在李和一家人的面子陆续都来参加这场丧礼了,他们本来和河湾的王家是没有礼节往来的。

    刘传奇道,“啥时候回来的?”

    李和用衣服擦了汗道,“夜里到的,还没来得及回家。”

    他眼瞅着何老西也过来了,牵着儿子何耀,只是他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人。

    “哎,什么时候连渡江都抽上了?”陈胖子接过李和的烟取笑道。

    “你的呢?”李和瞥了一眼陈胖子的上衣口袋,掏出来后,见是好烟,就揣到自己口袋里了。

    “旁边有代销店,我去买吧。”李冬站在旁边,他是和李福成等人一起来的。

    “你帮我干点活,要减减肥了。”李和把斧头给了李冬,使唤自己的弟弟干活,这个旁人倒是说不出什么。

    “好。”李冬没拒绝,抡起膀子在那卖力。

    中午开饭,王家儿子、孙子辈都在堂屋冰棺边守着给人回礼磕头,搬桌子,摆碗筷,端菜这种事情自然归李和同杨学文等人。

    待十六个菜上完,忙得满头大汗之后,他才有功夫挤上刘传奇等人的桌子喝一瓶啤酒,扒口饭。

    王玉兰下晚三点多钟才来,一进门照样大哭,整个人瘫了似得。

    李兆坤到棺材跟前,给丈母娘磕了两个头,火盆前烧了两刀纸,就到一旁和人闲聊去了。

    晚上,王玉兰要在这里守夜,李和等人就回家了。

    段梅和李梅姑婆俩提前回来就打扫了卫生,刷了席子。

    李和对李福成说了看到陈明静的事情,李福成砸吧砸吧道,“那也是自己家里亲戚,你能帮就帮,不要真当外人了。”

    “一定的。”李和晓得他爷肯定是这么说。

    这个老人把亲戚和亲情看的向来很重。

    “哎,你太还不晓得能挺到什么时候呢,九十多了。”李福成有自己的担忧,显然他亲家母的过世,触及到了他。

    李和想想道,“要不我再陪你去一趟开封?”

    这是他爷爷的心愿,他还是要满足的。

    再说,他爷爷现在也不小了,一想到没几年好活了,李和心里就有点心酸,他不想给老人留遗憾。

    “你挺忙得吧?”李福成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李和道,“不忙,我陪你去吧。要不然下次什么时候回来,我还不清楚呢。”

    不管一个人到了什么时候,什么年龄,想念自己的母亲,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而在母亲的眼里,不管孩子多大,都是自己的孩子,不会少一分爱。

    “那等过两天再说。”李福成也不晓得犹豫什么。

    李和点点头,“好。”

    洗完澡,李和就躺下了,本来就是睡眠不足。

    可是他总感觉他才刚躺下就被喊醒了。

    “快点起来。”站在他床头的是李兆坤。

    “这么早干嘛?”李和发现外面还是黑的,天都没亮。

    “今天去火葬场。”在婚丧嫁娶这种事情上,李兆坤比李和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哦。”一听李兆坤这样说,李和不起来也得起来了。

    李隆的车子已经停在门口,李福成在一旁对段梅道,“看你奶过来没有,让她去看孩子。”

    段梅道,“奶都去过了,在那给我烧稀饭呢,等孩子醒了就能吃。”

    “走吧。”李和看看时间,怕赶不上,只抄了一把水洗了一把脸,连牙都没来得及刷。

    五六辆和灵车已经停在了王玉善家的门口。

    冰棺刚出堂屋,鞭炮就想起来了,然后又是一阵女人的哭声。

    一进入火葬场,入眼的就是高墙上那“移风易俗,实行火葬”八个白色石灰大字。

    火葬场就是一个坐北朝南的四四方方的四合院,最大的建筑就是那个焚烧间。

    从车上下来,李和望着高耸的焚烧炉烟囱冒出的灰烟,再看看地面落下的粉尘,不晓得是煤灰还是骨头灰,总感觉空气有点凝重。

    王玉善去交钱领了号,然后等着排队的空隙,又去专门的祭拜的地方,放了鞭炮,烧了纸。

    李和一直没哭,实际上大多数男人都没哭。

    可是,看到老人进焚烧炉的那一刻,在场不论男女都哭了起来。

    李和本以为自己不会哭,可是当老人瘦瘦小小的身体被粗暴的工人笑着塞进炉子的时候,泪却止不住地下来,最后长出一口气,擦下眼角,没让自己哭出响。

    李兆坤也擦下红肿的眼角,叹口气道,“人啊,就是这么没的,黄泉路上岂能分老少啊。”

    他看见他老丈人蹲在门口,对着焚烧炉眼睛眨都没眨,就上去用手在眼前晃了晃,拉起来道,“没事吧,中午陪你喝两盅。”

    “你去问问,啥时候拿骨灰?”姥爷努力的起身。

    “问了,半个小时。”这是李兆坤第一次对老丈人这么客气。

    他同王玉兰结婚近40年,从老丈人到两个舅子都不怎么待见他,一个二流子,有什么好说的!

    不揍他已经是够给脸了!

    还要说什么!

    他也是不犯贱,你们瞧不上老子,老子还瞧不上你们呢!

    所以几十年来都是互不侵犯,各过各的,倒是相安无事。

    骨灰取出来,李和让王玉善抱着骨灰盒先上了李隆的车,自己找了辆手扶车爬了上去。

    坟地选在王家的一块高地,旁边就是一条河,这是找人专门堪过的。

    “这块上风上水。”堪风水的人昨天下午一眼就看上了这里。

    农村对坟地的风水是特别讲究的,谁家坟得风水好,谁的家丁就旺,福旺财旺人也旺。

    坟地都是男人,女人是不能来的,男的挖土的挖土,抬土的抬土,没有一个是闲着的。

    墓坑挖好后,为了防止走水,四壁铺了红砖,灌了水泥,待水泥差不多干了,骨灰下去,男人们开始埋土,不一会儿,一个小土包就出来了。

    拿铁锹把土拍实,放了三挂鞭炮后,男人们抽了一根烟,顺带点着了纸钱,儿子、孙子、外孙按照辈分,挨个不声不响的跪下来,磕了三个头。

    鞭炮响声过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家属答礼!”李兆坤吼了一嗓子!

    王玉善和王玉国兄弟俩带着儿子、孙子们向所有人鞠了一躬。

    “好了,好了,回家吃饭。”李兆坤拍拍手上的尘土。

前章提要:...不是去参加围棋赛就是在棋院,甚至晚上都不回家,李和总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是说不好。 一大早,刚起床,就接到了李隆的电话,外婆病重。 他吓了一跳。 何芳道,“我现在收拾东西,一起回去吧。” 李和摇摇头,“你不用回去了,我一个人就可以。” “万一....”何芳有点犹豫。 “估计是挺不过了。”按照李和的记忆,老太太实际上是该早没了,能挺到现在,大概是由于他的原因,比如生活条件变好了,卫生状况提高了,这些都有助于延长寿命,但是毕竟年龄在那放着了,生老病死都是规律,如今估计是真的挺过不去了。。 何芳道,“那我不回去多不好。” 李和道,“你是外孙媳妇,你不回去没人挑理,行了,你忙你学校还有家里的事情吧,我带着张兵回去。” 董浩留着帮着看顾家的同时还要继续调查郭胜利的事情。 立马让人去买当天的机票,还好,赶上了当天的晚班飞机。 到达省城已经.....

后章提要:......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牧神记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超级神基因 逆鳞 圣墟 逍遥小书生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推广上简单粗暴,就是报纸、电视上疯狂打广告,夸大产品效果,普遍撒网,重点逮鱼。 凭着中国恐怖的人口基数,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跟随市场潮流,不少做保健品的都做成了集团公司的规模,不像后来,大部分都属于捞一票就跑的类型。 “李总,你可真不能小瞧这个行业啊。”吴大生认为李和说的是反话,因为脸上明明是不屑的神情。 李和道,“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你催下你的人,我这边再催下我的人,咱们尽快把学校的事情办下,一切贵在神速。” 他是寄希望于明年的秋学期能够实现招生的,而不管主体建筑有没有......

  • 上三章提要:

    ......

  • 上四章提要:

    ......

  • 上五章提要:

    ......

  • 上六章提要:

    ......

  • 上七章提要:

    ......

  • 上八章提要:

    ......

  • 上九章提要:

    ......

  • 上十章提要:

    ......

  • 下二章预览:

    ......

  • 下三章预览:

    ......

  • 下四章预览:

    ......

  • 下五章预览:

    ......

  • 下六章预览:

    ......

  • 下七章预览:

    ......

  • 下八章预览:

    ......

  • 下九章预览:

    ......

  • 下十章预览:

    ......

    相关小说

  • 未来漂流瓶
  • 网游三国之大汉征程

    网游三国之大汉征程

    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在这个经济高度发达的时代,一场由游戏产业引发的金融风暴正快速酝酿。    举国之力,纵横千里,饮马西欧,荡平南夷。js330

  •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你给我疼回来!”各种手段打击,只为鞭、抽、踩、踏、虐,各种引以为乐。“你属什么的?”某女皱皱眉,火药指数攀升。他兴趣一来,“听好,我属狼……”勾她下颚,一脸邪魅地看着某女,“听说...

  • 穿越异世之废柴凰妃

    穿越异世之废柴凰妃

    界里,身份迷离。他和她的相遇,是偶然还是早已注定。她伸出的双手不停颤抖,抚上面前人的面颊:“一千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他笑容倾世,光华流转的一双凤眼里满是深情:“我回来了,这一...

  • 薪火传说

    薪火传说

    后,犹如地狱恶灵般惊悚恐怖的魔鬼源源不断的透过天边的火焰之门而来,三十六大怨灵恶魔,和那座戈祸雕像的魔影冲天而起,整个大陆,生灵涂炭,黑灰色的云层阴霾不散,火的灰烬大雪般飘下,没...

  • 荒芜

    荒芜

    变迁。所有盛开的高贵无暇,结尾处都是荒芜,一场场华丽丽的衰败。光阴有恨,念一场纪念,落一笔闲愁,无人知,无人问,人生此间冷暖,唯有自知。

  • 娇妻萌哒哒:将军快求亲

    娇妻萌哒哒:将军快求亲

    经不是当初的傻白甜。父亲关怀备至?她会撕裂这层虚假的伪善。嫡女的血腥复仇路还未开拓,却被一只大灰狼惦记上了?别闹,且专心复仇!

  • 渺渺无期

    渺渺无期

    nbsp;  唯独少年穿着校服倚在栏杆上抬头看天的背影,一路逆着时光愈发清晰。
        *
        很久以后,他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

  • 索爱无度:权少宠妻成瘾

    索爱无度:权少宠妻成瘾

    ,她不愿她要睡的时候,他矫情非得寻一个天时地利人合,睡的惊天动地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