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一尺道长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二哥,大卸八块太便宜他了,要剁成肉酱方解心头之恨。”

    其中一个提剑的满脸长着横肉的胖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惜,我们又不能杀他。”

    “哼,不能杀他怎么了?又没说不能打伤他。老子要慢慢地折腾,只要他活着,就可以交差了。”

    拿折扇的二哥冷哼一声,阴恻恻地说道:“这几天被他耍得团团转,太他妈丢脸。你们几个不要客气,刀剑全部用上,在这个臭道士身上画出几朵花,让老子瞧瞧,谁的花最漂亮。”

    “还是二哥英明,那就让我们比试比试,我要在他脸上画,你们可不许抢。”胖子满脸堆笑地恭维那位二哥。

    他们就这么议论着怎样折磨道士,仿佛是戏耍到手的猎物,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感受。

    不,应该说很在乎,要想尽办法让他难受,越痛苦越刺激。

    想到这几天的郁闷,马上就会一扫而空,他们爽快至极。

    至于道士,在他们眼里已经毫无反抗能力,跟砧板上的鱼肉一样,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呸!你们这帮畜生,你们勾结幽阴门妖孽,残害无辜,有种就过来跟道爷再战一场,看道爷怎么收拾你们。”

    道士说话间似乎是扯动了胸部的伤口,痛得直咧嘴。

    其实,道士已经无力再战,但他见对方准备恣意**自己,情愿被一刀砍成两段,也不愿遭受非人折磨。

    “再战一场?前几天老子也这样说,可你小子根本就不敢接招,你不就是仗着会逃,才撑过这几天么。要是直接打一场,就你那点修为,你他妈都死几回了。”

    二哥鄙夷地看着道士,现在已是稳操胜券,就想着怎么样能让自己出了这口恶气。

    “你说你一个臭道士,不好好修行,却跑到都城招惹温特家族,还要和温特家族作对。你他妈哪根筋搭错了,找死也没有你这样找法。老子们累得跟狗一样,全是拜你所赐,看我们怎么报答你吧。”

    胖子狞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把刀,明晃晃的刀上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森森的杀气毫无顾忌的四下散开。

    “鼠辈尔敢!”见敌人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劲,道士心知今日已不能善了。

    便豁出全身的力气,就算与他们同归于尽,也绝不会让他们**自己。

    “啊~~~~”道士的功力尚未发出,身上的伤口就如撕裂般,痛彻心扉,根本没办法提气用力。

    “乖乖地束手就擒吧,老子会很温柔的给你画上几朵美丽的大红花。”

    胖子恶狠狠地用刀指着道士,下一刻,刀尖即将触及道士那瘦削的脸庞。

    道士身体不便,无法闪避,只得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呼——

    不知哪儿就有一阵风儿吹过,大家只觉得眼前一晃,胖子的大刀竟然在触及道士脸庞之前,忽然划了一个弧度,反过来就抹向自己的脖子。

    瞬间,一颗血淋淋胖乎乎的大好头颅,便兀自地飞到了空中。

    留下的脖颈处,猛地一腔鲜血喷向天空,在阳光中变得五颜六色,如彩虹般散开,煞是精彩。

    如同杂耍一般,令人反应不及,胖子那粗壮的身躯,在原地晃了两晃,颓然倒下。

    没有预兆,没有提醒,也没看见有人出手,一切是那么诡异,诡异得令人窒息。

    更诡异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二哥这几人与道士之间,突兀的多出一人。

    背对着道士,面带微笑,风轻云淡的看着二哥,看似一副淡然恬静的样子。

    血腥的场面,没有头颅的半截尸体,好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啊……,你是、是谁?为什么杀、杀了胖子?”

    二哥被这一幕震撼了,过了一会仍是惊魂未定,说话的时候舌头还在打结:“我们是都城温特、温特家族的人,正在抓一名逃犯。请阁下……不要、插手,以免造成、造成误会。”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看见,胖子是怎么死的,只是因为凭空冒出一人,二哥才条件反射般的问了一句。

    另外两位拿剑的灰衣人,像木桩一样杵在那里,惊恐地瞪着双眼,竟是没回过神来。

    道士本来正闭着眼睛在等死,却被从空中洒落的胖子的鲜血滴在脸上,觉得还有些温热,吓了一跳。

    缓缓睁眼,看到面前场景,也是一头雾水。

    “一尺道长,我们又见面了,你现在的情况可有些不妙哦。”来人转过身,冲着道士笑眯眯地说道。

    “你……”出现在道士面前的是一位身高五尺多,长得眉目清秀,皮肤白皙,英俊飘逸的少年,道士觉得有些面熟,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

    思索良久,试探性地问道:“你是那个会隐形的娃娃?长高了很多,像个男子汉,不再是娃娃了。”

    “对,我是逸尘。”逸尘过去扶起一尺,顺手一粒丹药塞进一尺嘴里。

    然后让他坐下倚靠在树干之上,再回过头,对着二哥说道:“你们是都城温特家族的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见逸尘出手救助一尺,而且他们似乎早就认识,又在眨眼之间斩了胖子的头颅,可见他实力有多么强大。

    那位二哥知道,如果逸尘向他出手,那他是绝无半点生还的机会,但是听逸尘的问话,是一种心平气和的语气,他不禁从心底燃起一丝希望。

    难道是温特家族起了作用?毕竟是都城四大家族之一,即使在天云城也是家喻户晓。

    就连天云四大家族之首的陈家,都是因为攀上温特家族,才能在天云城一家独大。

    江湖上,甚至于官府,几乎谁都不愿意得罪这样的大家族,即使不能攀交修好,至少也不要与之结怨。

    否则,若是根基稍弱的家族,或者门派,只怕直接就被连根拔起;就算一般的名门望族,也得瑟瑟发抖,屈膝求饶。

    在温特家族的名头之下,往往能够将难以处理的棘手事件,轻松的化解于无形。

    这位年轻人,看来也是被温特家族的名头震摄了,才会如此轻声细语。

    于是,二哥捋直了舌头,在那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努力地挤出点笑容,献媚地说道:

    “回公子的话,我们几个是温特家族的武师,奉家主之命捉拿这个道士。却不料,道士的修为不高,但逃得很快,而且专走一些乡间小道,由于我们路径不熟,几经辗转,竟追出了数千里之外。”

    “公子若是愿意将此人交给我等,在下回去必向家主禀报,相信家主定有厚谢。而且温特家族还欠下公子一个人情,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二哥不愧为这几个人的头领,先拿出温特家族的名头,震摄一下,然后又以人情拉拢。

    对方虽然是个半大孩子,但实力颇强,想必也有些历练,自然会审时度势,甚至直接就投靠温特家族也说不定。

    正在得意间,又听逸尘淡淡地问了一句:“如果我不愿意呢?”

    “这个……。”二哥吃了一惊,这么大的诱惑,这么大的靠山,他居然不愿意。

    不行,得唬他一下:“公子如果执意与温特家族作对,那后果会非常严重。公子犯不得为一个臭道士,而得罪一个大家族,望公子三思。”

    有些人,特别是有些手段的人,往往会依仗自己有两把刷子,心高气傲。即便是有心投靠,却也摆足了架子,为自己博得更高的待遇。

    这种事情,二哥见的多了,也不足为怪,只需稍加施压,逼他就范即可。

    “三思?一思都不用,这个人是我朋友,我不可能交出去。倒是你们,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置。”逸尘微微笑着,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似乎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

    “……”二哥却明显感觉到,有隐隐杀气逼近。

    虽然对方看起来人畜无欺,但此刻的骨子里赫然透出滔天杀气,想起刚才胖子的头颅莫名其妙的就飞上天空,二哥及另二位已是浑身冰凉。

    “公子,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回去就说让道士逃掉了。那个……你忙,在下告辞。”他吓得连一战的勇气都没了,也顾不得还有两个同伴,说完扭头就跑。

    “等等,我说过让你走吗?”逸尘手一挥,瞬间便有一道淡黄色的结界,气势磅礴地从空中落下,将他们三个罩入其中。

    然后就不问不顾地蹲下身来,伸出一掌抵在一尺后背,运用木芒所传的疗伤圣手绝技,帮一尺恢复。

    一尺受的是剑伤,虽是鲜血淋漓痛彻心扉,但并没有危及性命,所以在逸尘的治疗下,不消片刻即伤口愈合,面色红润。

    “逸尘兄弟,谢谢你救命之恩。贫道以前有眼不识金镶玉,惭愧惭愧。”一尺站起身来,稽首道。

    想当初,天云城一战,虽然自己败了,却也没有认为逸尘有多高的修为,只是用了旁门左道的隐身术而已,但现在可不一样,以他的感知,根本无法看出逸尘的修为。

    何况修为高出自己的胖子,就被他那么轻描淡写地斩杀,可见逸尘手段之强。l0ns3v3

前章提要:...可是,我现在跟你是差距越来越大,都快差一个大级别了,我是不是太笨?” 飘然娇嗔地看着逸尘,说道:“虽然我希望你的修为,提升得越快越好,而且从来都没有嫉妒过,但是我也在云霄密室修练过,跟你比起来,我真的是太慢了。” “傻丫头,你一点也不笨。你看玄天宗这么多弟子,几千年来,有几个在二十岁前就能成为战将的。你才刚刚十七岁,就已经达到了,还不知足。” 逸尘伸手刮了一下飘然的鼻子,低声道:“我为什么提升这么快,你还不清楚吗。要不是火儿,我现在最多也就是战督九品。再说,我修为高些就更有能力保护你,这不好吗?” “逸尘,我知道你会保护我,你是不会让我受到伤害的。”飘然轻轻依偎在逸尘身边,露出甜甜的微笑。 少顷,又忽然想起什么,忧心忡忡地说:“但是,我要自己努力变强,才能不拖你后腿,甚至可以帮你。” “在天云城,我姑父就已经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我师尊也好像有重要的事.....

后章提要:...机盯上,也是危险重重。 木芒管生,金收杀生,实乃天生冤家,而且‘生’可以被‘杀’,被‘杀’却不能重‘生’,故金收稍胜一筹,金克木即由此而来。 呼—— 一阵旋风刮过,一团浓郁的墨绿色气体,毫无预兆的将逸尘裹在正中,却没有半点威压,逸尘猜想,应是太岁到了。 “太岁拜见主公。”墨绿色气体慢慢地聚拢,缓缓地变成一个实体,却仍是模糊不清。 几息过后,一个飘忽不定,稍具人形的墨绿气团,停在逸尘面前,恭敬地对着逸尘手中的令牌,做了一个鞠躬的姿势,就算是拜见行礼了。 “喂,小鬼。你怎么拿着大帝的令牌,来召唤本尊,就不怕得罪本尊吗?”看到逸尘,太岁仿佛换了一副面孔,趾高气扬地说道。 “你就是太岁吗?木芒前辈让我传令与你,即刻将我体内的土木之气提升到最高层次。” 太岁的态度,让逸尘很不爽,所以连客气话也免了,直接下达命令。 “桀桀~~~~~~,臭小子,你以为你.....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开,形成一团血雾,随即整个人趴在地上。 “祁虎,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你。”王丰咬牙切齿地说,又吐了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好,还有谁不服?”祁虎昂着头,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趾高气昂。 “我不服!有种放开我,再打一次。” “我也不服!” ………… “祁虎,听见了吗?谁不服,就把他打到服帖为止,看看他们的骨头有多硬。”宇文浩恼羞成怒,渐渐失去耐心了。 他本来想让逸盟成员投降,然后再开除,以此来羞辱他们,可没有一个愿意投靠尖锋堂的,他终于暴露出残暴的本性,要用......

  • 上三章提要:

    ...汹,感到一丝压抑,心知若被砸至实处,必定伤筋动骨。 当下不敢怠慢,展身形避其锋芒,同时右手捏指成拳,侧击对方肋部。 “不错,再来!”麻脸一击落空,虽稍感意外却毫不慌张,随即马步一稳挥拳下撩,借势打压叶龙侧拳,再转身提膝撞向对方腰部。 攻防转换均快如闪电,几息之间数招已过。虽然双方肢体尚未接触,但均是毫厘之间堪堪避过。 彼此以快制快身形交替,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片刻过后,两人速度渐渐缓了下来。麻脸主攻叶龙主守,看似麻脸咄咄逼人,却已是外强中干。 他本以为凭......

  • 上四章提要:

    ...恐怖,但并没有实质性的危险。 而再往里走,便是曾经的探险者们消失之处,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况,只知道那里是有进无出,有死无生。 “嗯……”逸尘敷衍地应了一声,他此刻的注意力却在前方不远处。 一棵红褐色大约一尺高的小草,孤零零的长在这片充满死亡气息的平原上。 说是草还又像是小树,粗壮直立,向旁边深处三根半尺长的枝桠。 如同血液凝固后的颜色,灰暗而看不出生机,因为只有枝桠,却没有一片叶子,也没有一丝绿色。 血魂草—— 真的是血魂草,逸尘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激......

  • 上五章提要:

    ...是罕见的宝贝绝不为过,如果用来作为提升修为阶别的天材地宝,它可以使原本无望冲帅的将级高手,有七成以上把握成为战帅强者。 王者寥寥,帅级强者自然也是弥足珍贵,即使是名门望族,帅级强者也是举足轻重。 特别是在没有王者的情况下,战帅强者的实力就决定了家族的排名。 所以无论哪个家族,都不会在一枚五阶魔核面前无动于衷,若是定力稍弱的,只怕一见到五阶魔核就眼睛发光,情不自禁要伸手抢夺。 就算因此大打出手,甚至大开杀戒,也在所不惜。 可见五阶魔核是多么的珍贵,逸尘当然不愿意让自己变成被人关注的焦点,和漩涡的中心。 他赶紧把魔核收进空间,按照一般情况,五阶魔兽的地盘界限划分得非常清楚,每只至少占据方圆数百里的范围。 也就是说,这附近是不会存在第二只五阶魔兽的。 所以逸尘觉得再往深处探索,越往里面越少有人进入,那么找到灵树枯枝的可能就更大。 …………….....

  • 上六章提要:

    ...丰情急之下,公子哥的脾气显现出来,也不顾这是玄天宗山门,就这么骂将起来。 “哪里来的混蛋?竟敢在玄天宗的山门前撒野,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话音刚落,不知从哪儿就滚出一个圆球状的人,说是圆球可能有些过分,因为他的腰部直径绝对超过身高,应该说比圆球稍微扁一点。 这位仁兄一出现,把王丰吓得不轻,好好地叫了几声都没人应答,才骂了一句,却真的‘滚’出这么一位,这是怎么了。 却见出来的这位,用长袖一挥,抹去嘴上的油渍,又打了个饱嗝,终于坐在椅子上。 小眼睛一翻,朝逸尘他们看过......

  • 上七章提要:

    ...还有一些宗门也有很强的实力,比如玄天宗,是这一带最大的宗门,听说有战王级别的存在。他们的势力遍布天罗大陆,并不属于某个王国的管辖范围,但他们的宗旨是保卫和平…… “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为什么把特卫营都统的职位给你。因为你有责任心,虽然在修为上你可称得上天才,假以时日你可以成为天罗大陆的最强者,但我看重的是责任心。” “没有责任心,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不能守护自己的家园,再强也只能逞匹夫之勇。只有心系天下苍生,方能成为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大英雄。” “半个月后,你......

  • 上八章提要:

    ... 刚刚转过头的陈雄和波尔,却又悄悄地转过脸,偷偷地看着刘东;那群旁观者更是一个个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生怕错过了这个精彩时刻,整个大街都静了下来。 刘东终于低着头,弯下腰,准备进行最屈辱的一钻…… “停。不用了,你走吧。”逸尘双脚并立,淡淡地说。原本想过要极尽所能羞辱刘东,以解心中的恨意。 但看到他两个所谓的朋友关键时刻装傻,旁观者更是翘首以待,这种冷漠实在让人心寒。 这世上锦上添花常见,雪中送炭难觅。逸尘小小年纪,过早经历世态炎凉,好在他心中依然保持那份纯真,那份热情。 他不想助长这种冷漠的人情观念,尽管刘东曾经是那么可恶,此刻又那么可怜,于是他选择了放弃。 “你……真的放我走?”刘东一脸的不可置信,你等的不就是这一刻么,居然放过我,要换成自己绝对做不到。 “你有没有觉得我俩像猴子一样在这里表演,让这些人看热闹,高兴了扔几个金币过来,然后我们再给.....

  • 上九章提要:

    ...出两万晶币,釉料本来可以给你,但你刚才那话老子听了不顺,就不给啦。还有,以后每次到天云城,都得给老子带点晶币,有个三五千就行。” “休想!”霍宁毫不让步:“你以为你是什么,连叫花子都不如。你们就是人渣,臭狗屎!现在连三五十个晶币也不给了。” “好。黑五,上。”黑鹰再也没有耐心了。 转眼间双方战在一起,树林内一片混乱。黑鹰觉得没必要现在出手,他想慢慢羞辱霍宁。所以退后站立一旁,袖手观战。 黑五挥舞着大砍刀直奔霍宁,被林雷提刀截住。 力劈华山—— 黑五力大刀沉,......

  • 上十章提要:

    ...了说的,不然我这张老脸岂不是被你废了,这孩子真沉不住气。 “痛就好。我不是在做梦。”逸尘不禁有些得意,我是战皇级别超级强者的主人,太不可思议了。 “主人,墓葬在十五天后开启,你这几天加紧修练最好突破到督级。我们找一个僻静点的地方,我为你护法。”金甲很快又转到了正题上。 一个时辰后,他们进了一个小山洞,选一块平坦点的地方,拿出地心玄土修练台。 逸尘跳上地心玄土修练台,凝神静气,摒弃杂念,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练之中…… 第四天中午,逸尘丹田中早已聚满的五行之气游走于全身,......

  • 下二章预览:

    ...其中。 虽然木芒为逸尘加持过精神力,一般的干扰不足以打动逸尘,但若是面对诱惑,自己心旌荡漾,欲念丛生,则是任何人都无法控制的。 尽管魅惑之法挑逗人的七情六欲,但如果自己意志坚定不为所动,又怎会差点深陷? 自责过后,逸尘不禁将怨气转为愤怒,心念一动,浓郁的五行之气从体内汹涌而出。 由掌心发出磅礴恢宏的能量涟漪,肆虐着周围的空气,将身边的荆棘杂草连根拔起,一股脑的向那‘女人’奔袭过去…… “瞧,小脸憋得通红,恼羞成怒啦。想收拾我,没那么容易。” 声音仍旧甜美得让......

  • 下三章预览:

    ...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早一刻确实曾经要下杀手,可是,从穆通出现开始,逸尘就改变了想法。 杀死这十几个一叶堂的弟子,只是举手之劳,而且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但是,他不能给穆通惹来麻烦。 人家穆通,陌路相逢仗义相助,此乃大恩,逸尘已是感激莫名。 尽管以穆通之力,并不是殷老四的对手,他也阻止不了一叶堂弟子们对逸尘的围攻,但在逸尘看来,这更是穆通值得尊重的地方。 面对远强于自己的对手,不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无畏;为一陌生人拔剑相助,仗义,为一‘理’字奋力争辩,执着。 ——这......

  • 下四章预览:

    ...得到的。好在我们花木堡,有的是宝贝,但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有,这十位护院师兄是我请来帮你的。” “虽然你修为很高,可一个人没办法张开,也布置不了这张网。我本不想帮你,特别是你昨天竟然敢~~~占我便宜,不过,能冒着生命危险救一个素不相识,跟自己毫无瓜葛的人,你应该不会是个坏人。” “所以本姑娘决定原谅你,而且助你一臂之力。怎么样,还不快点说谢谢。” “谢谢?……可是……” 轮到逸尘无语了,兜这么大一个圈,心情几经忐忑,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这丫头实在古灵精怪,确实是......

  • 下五章预览:

    ...痕虚弱地说道。 逸尘明白,无痕苏醒并不代表已经脱离危险,他尽力护住无痕的心脉,也只能暂时维持一下。 自己那点疗伤的微末技艺,不可能让她痊愈,而参灵草更是第一次用,不敢奢望。 为今之计,得尽快将无痕交到花飘零的手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各位好汉,逸尘在此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大家的伤势虽重却不危及生命,请恕逸尘先行一步。” 说完,分发给每人一粒丹药,然后抱起无痕,提气发力,如离弦之箭般疾奔而去…… 死亡沼泽的外围。 “阿四,你确定那个叫逸尘的小子,一定会......

  • 下六章预览:

    ...自然排斥。 但逸尘不一样,在无痕弥留之际,都不排斥他灌输的精气,说明逸尘也有类似于无痕的体质,属于同类相亲。 或者逸尘体内的木之精气十分精纯毫无杂质,属于强行入侵,甚至两者皆有,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杏老不紧不慢娓娓道来,显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沉稳。 “逸尘小友,你直接将木之精气从无痕的头顶输入,这样遇到的阻碍最小,而且速度最快。我亲自为你护法,你无需顾虑,全心投入,或可成就无痕……” 花飘零把无痕抱在怀中,逸尘盘腿端坐,右掌抵住无痕头顶的百会穴,暗用玄功,缓缓将自身......

  • 下七章预览:

    ...痕虚弱地说道。 逸尘明白,无痕苏醒并不代表已经脱离危险,他尽力护住无痕的心脉,也只能暂时维持一下。 自己那点疗伤的微末技艺,不可能让她痊愈,而参灵草更是第一次用,不敢奢望。 为今之计,得尽快将无痕交到花飘零的手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各位好汉,逸尘在此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大家的伤势虽重却不危及生命,请恕逸尘先行一步。” 说完,分发给每人一粒丹药,然后抱起无痕,提气发力,如离弦之箭般疾奔而去…… 死亡沼泽的外围。 “阿四,你确定那个叫逸尘的小子,一定会......

  • 下八章预览:

    ...自然排斥。 但逸尘不一样,在无痕弥留之际,都不排斥他灌输的精气,说明逸尘也有类似于无痕的体质,属于同类相亲。 或者逸尘体内的木之精气十分精纯毫无杂质,属于强行入侵,甚至两者皆有,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杏老不紧不慢娓娓道来,显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沉稳。 “逸尘小友,你直接将木之精气从无痕的头顶输入,这样遇到的阻碍最小,而且速度最快。我亲自为你护法,你无需顾虑,全心投入,或可成就无痕……” 花飘零把无痕抱在怀中,逸尘盘腿端坐,右掌抵住无痕头顶的百会穴,暗用玄功,缓缓将自身......

  • 下九章预览:

    ...痕虚弱地说道。 逸尘明白,无痕苏醒并不代表已经脱离危险,他尽力护住无痕的心脉,也只能暂时维持一下。 自己那点疗伤的微末技艺,不可能让她痊愈,而参灵草更是第一次用,不敢奢望。 为今之计,得尽快将无痕交到花飘零的手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各位好汉,逸尘在此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大家的伤势虽重却不危及生命,请恕逸尘先行一步。” 说完,分发给每人一粒丹药,然后抱起无痕,提气发力,如离弦之箭般疾奔而去…… 死亡沼泽的外围。 “阿四,你确定那个叫逸尘的小子,一定会......

  • 下十章预览:

    ...自然排斥。 但逸尘不一样,在无痕弥留之际,都不排斥他灌输的精气,说明逸尘也有类似于无痕的体质,属于同类相亲。 或者逸尘体内的木之精气十分精纯毫无杂质,属于强行入侵,甚至两者皆有,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杏老不紧不慢娓娓道来,显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沉稳。 “逸尘小友,你直接将木之精气从无痕的头顶输入,这样遇到的阻碍最小,而且速度最快。我亲自为你护法,你无需顾虑,全心投入,或可成就无痕……” 花飘零把无痕抱在怀中,逸尘盘腿端坐,右掌抵住无痕头顶的百会穴,暗用玄功,缓缓将自身......

    相关小说

  • 无限中二复中二
  • 神医蛊妃:鬼王的绝色宠妻

    神医蛊妃:鬼王的绝色宠妻

    不了的撕心裂肺…以为一切都结束,却有一双宽大的手掐上她脖子,冷酷无情的宣判:“陆幽若,你该死!”……噩梦初醒,周围一片嘈杂,睁眼,是围观百姓对她的指责痛骂。杜若,二十一世纪有“精...

  • 春晚

    春晚

    的能力?未来的她是凤临天下还是忧伤终老......

  • 私奔是个技术活

    私奔是个技术活

    重活一世,江苒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私奔后的那个晚上。文案二:偶遇某人,江苒的内心是懵逼的:卫襄=未来摄政王=腥风血雨=高危。结论:珍惜生命,远离卫襄。江苒:我到底哪里招您喜欢了,告诉我...

  • 总裁深宠小娇妻

    总裁深宠小娇妻

    “好啊,多谢老婆大人深明大义。”可每晚深夜,睡意浓重之时总觉得有一个灼烫的胸膛贴着她……终于有一天,她得偿所愿,拿着离婚协议书,“我净身出户,属于你们沈家的东西我一分都不会要!”...

  • 妃不要宠:皇上请雨露均沾

    妃不要宠:皇上请雨露均沾

    的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从一开始她不过就是他的垫脚石。好在苍天有眼,重生一世。从一个小小的庶女再来,步步为营。这一次她要夺回她的所有,欠她的,欺她的,害她的,通通都要还来。只...

  •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

    说!林逸雪眼角眯起来,好心情的开口介绍:我家有一妹,名逸霜,长相美艳,性格温婉,端庄贤淑……欧阳致玄手指不紧不慢敲击桌面,威慑力随着敲击压迫着林逸雪:重点!林逸雪丝毫没有察觉:呃...

  • 田园锦色

    田园锦色

    把户籍从渣爹家消了,并改名林西月,从此一心帮着小白花娘过上好日子。原本只想奔个小康生活,谁料生活中处处是惊喜……

  • 久旱

    久旱

    bsp; *
        你生命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他在你情窦初开的年纪出现,
        从此惊艳你一生。

  • 遗录

    遗录

    诗。

  • 送葬人

    送葬人

    死者,却不曾想,在这个本就没有鬼怪的世界,却有一种比鬼邪更恐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