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固执的将军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梦剑文还在思量,逸尘却早已听出莫飞将军的话中之意。

    起初不信是缺少证据,而今天发生的事,让莫飞将军改变了看法。

    帅又奇抢了沙老弟的包袱,逃到绿色宫殿之中,就已经使得沙老弟把逸尘等人看成了盗贼的同伙。

    随后,帅又奇信口雌黄,诬陷逸尘为江洋大盗,遭到龅牙老者等人一顿痛打,并失手将他打死,给人一种杀人灭口的想象。

    莫飞将军刚来的时候,并没有把小逸这个名字,与祥将军密函联系在一起。

    直到梦剑文自报家门,才让莫飞将军恍然大悟,几件事情放在一块,稍经推敲,便确认祥将军密函内容属实。

    “小逸,很好,你既然主动承认,就更加证明了莫某的判断。”

    莫飞将军的脸上现出一丝欣慰的神色,但见到逸尘之后,又流露出吃惊的样子:

    “想不到,阁下原来如此年轻,却做了江洋大盗,可惜啊……只要你们不反抗,交出矿石,听从发落,莫某便不会为难你们。”

    他原以为,梦剑文年纪轻轻,或许是受了江洋大盗的蛊惑,方才背叛祥将军的,那么密函中的强盗头子小逸,一定是一位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老江湖。

    之所以用小逸这个称呼,而不是冠以一些江湖上常见的诨名,无非是掩人耳目,麻痹对手而已。

    谁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位小逸,不仅没有一点江洋大盗的匪气,更是比梦剑文还要年轻不少。

    饶是莫飞将军自认为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却怎么也无法将英武帅气,看似人畜无欺的逸尘,与想象中杀人不眨眼的匪首联系在一起。

    除非这小子用了什么秘术,将自己的面容进行过特别处理,以求混迹于常人之中,达到不被识破的目的。

    犹豫中,莫飞将军的说话口气,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江洋大盗?哼,难道仅凭你莫大将军一句话,我就成了江洋大盗?”

    逸尘满脸讥笑的望着莫飞将军,调侃之意溢于言表。

    “难道不是?说来听听……”

    莫飞将军对于逸尘的揶揄,倒也不太在意,他不是一个毫不讲理的莽撞之辈。

    即使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也愿意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更何况,单纯的想象和推理,似乎有些证据不足。

    “为什么要说?你还不够资格!”

    出乎意料,对于莫飞将军的善意,逸尘毫不领情,反倒是态度强硬,不给对方一点面子。

    “放肆!小小蟊贼,居然敢如此冲撞莫将军,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未等莫飞将军发话,他身旁的沙老弟,策马来到逸尘面前,手中的马刀一指,大声呵斥道。

    他堂堂一位副将,被邋遢不堪,行为怪异的帅又奇,从眼皮底下抢走了包袱,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倒不是说包袱有多贵重,就算少了这点食物,也不至于让将士们忍饥挨饿,但是,帅又奇的做法,不亚于打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使他这个副将颜面扫地。

    既然帅又奇已死,沙副将唯有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到逸尘身上,才觉得对得起自己。

    当然,对面的逸尘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看上去不像穷凶极恶之徒,这让沙副将产生了无比自信。

    他要拿逸尘开刀,找回丢失的颜面,也好在莫飞将军面前,好好显示一下。

    唰——

    一条长鞭,从逸尘身后飞出,裹住了沙副将刚刚伸出的马刀。

    逸尘回头一看,却是被龅牙老者称为哑巴的驴车把式,此刻正从逸尘身边蹿出,将浑身的战气灌输到马鞭之上。

    沙副将一愣,同样释放战气,欲摆脱哑巴的长鞭控制,两位战帅强者便通过缠绕与挣脱,来进行一番较量。

    与此同时,龅牙老者等西山派的三十多人,也移步至逸尘身前,各自亮出家伙,与官兵们对峙着。

    一时间,剑拔弩张,局势陷入僵持状态。

    “莫将军,你就是这样剿匪的?”

    逸尘缓缓走到众人前面,冷声问道。

    “住手!”

    莫飞将军爆喝一声,一股强烈的战气涟漪激荡而出。

    嚓啷啷——

    沙副将手中的马刀,和哑巴的长鞭,同时脱手掉落地上。

    “本将军办事,从来都是以证据说话。”

    莫飞将军狠狠地瞪了沙副将一眼,转而对着逸尘说道:

    “我如果执意剿匪,又何必帮助你们驱除杀人蜂?好在这是一群没有蜂王的杀人蜂,否则,只怕你们没什么容易包围。”

    “久闻莫将军英名,向来不枉不纵,凡事进退有据。”

    梦剑文见逸尘态度坚决,自己也不好过多解释,只希望双方不要动手:

    “你设法驱除杀人蜂,其实是希望让我们承认自己江洋大盗的身份,这样你便有了证据。但是,我和小逸,都不是江洋大盗,其他的这些兄弟们,更是与我们初次见面,没来由的被你扣了顶帽子。这实在……有违莫将军的名声。”

    梦剑文虽然与莫飞将军仅有一面之缘,却早就听说此人性格固执,办事教条,今日之事,如果没有一个说法,恐怕难以解决。

    他这样说,先是撇开龅牙老者这些人,毕竟人家西山派与自己毫无瓜葛,牵扯的人越多,事情便越不好办。

    “是啊,将军大人,我们来自西山派,并不是什么江洋大盗,再说,小逸和梦兄弟,在我们遇到危机的时候,仗义相助,绝不会是歹毒之徒。”

    龅牙老者见梦剑文在危险面前,并没有利用自己,心里颇为感激。便壮着胆子,敢于直接和莫飞将军说话。

    “这个好说,不过口说无凭,还是请够委屈一下,暂时随我去将军府,待查明核实身份之后,再做定夺。”

    西山派是萨特王国的一个二流门派,莫飞将军也有耳闻,但他办事喜欢认死理,不弄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小逸兄弟,你看……”

    见莫飞将军说的在理,龅牙老者虽然不愿意,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向逸尘投来求助的目光。

    “你们愿意,我不反对。”逸尘昂起头,朗声说道:“但是,我不会去!”

    按照逸尘的脾气,早就不愿意和莫飞将军啰嗦了,但现在身处萨特王国,又有幽阴门这样强大的敌人,如果和官兵闹翻,实在是不太明智。

    萨特王国国王宇文则,并不甘心受到幽阴门的控制,对于逸尘而言,官兵就是可以团结,或者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这位莫飞将军虽然一根筋,却也不是草菅人命之辈,逸尘看着他还算顺眼。

    “既然小逸兄弟不去,那我们也不去。我们又没做错什么,干嘛要接受调查。”

    龅牙老者犹豫了一会儿,跟着逸尘后面附和道。

    “不去?好,那本将军只好动手,将你们擒住了。”

    莫飞将军觉得自己容忍的底线,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当下脸色一寒,沉声说道。

    不仗势欺人,不无端定罪,还能够心平气和,身为将军绝少有人做到这样。

    “哦,你觉得很有把握擒住我?”

    逸尘走到哑巴面前,探手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哑巴受伤。

    以莫飞将军那一股战气的释放,显示出的修为至少达到战帅巅峰的级别,若是针对哑巴,可以轻易将他重创,甚至斩杀也在意料之中。

    由此看来,这位莫将军此举只是为了解开哑巴和沙副将的纠缠,确实没有滥杀无辜的意思。

    加上之前的表现,以沙副将的做派,一定会在一旁坐等杀人蜂与逸尘等人的较量结束。

    如果杀人蜂获得最终胜利,官兵则无需动手,只要静待杀人蜂离去,然后将所有死者的随身之物,尽数收入囊中即可。

    万一逸尘等人侥幸击溃杀人蜂群,自己必然也会受到极大的消耗,官兵以逸待劳,择机出手,效果自然事半功倍。

    然而,莫飞将军却偏偏选择了,对官兵最为不利的做法,帮助‘敌人’驱除杀人蜂,然后再与逸尘交涉。

    这些看似吃力不讨好的举动,却赢得了逸尘对莫飞将军的尊重,以至于逸尘强压下自己的怒气,隐忍不发。

    “有没有把握,要试过才知道。不过,即使本将军失手,也没关系。”

    莫飞将军也不托大,只是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只要一个信号发出去,很快就会有大批援军赶到。你要知道,在这里,本将军代表的可是萨特王国的军方。”

    这话说得不算过分,在任何一个国家,将军手握兵权,都有坐镇一方的实力。

    在遇到棘手问题时,可以调动自己辖下的官兵,也可以向附近同僚借兵,甚至直接向上司汇报并求助。

    总之,一个将军,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自己的手段,调集到大量的军队,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逸尘尊重莫飞将军,却并不惧怕,更不愿意受到别人的威胁。

    “军方……萨特王国居然还有军方。”

    逸尘闻听莫飞将军的话,立马就冷笑连连:

    “既然你们军方的职责,就是为了对付我们,那么,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你这位将军的手段。”l0ns3v3

前章提要:...力,更没有必要。只有江洋大盗,才会躲到茫茫的沙漠之中,不惜重金打造自己的巢穴。” 被称作沙老弟的那位颇有把握,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宫殿虽美,却非重金打造,再说了,江湖上也没有听过,那个……什么小逸的名号。” 莫将军剑眉紧锁,和沙老弟的看法,似乎不太一致。 “是,没错,江湖上确实没有小逸这号人物,不过,他们这些盗贼,怎么可能像将军你这样堂堂正正,表里如一呢。” 沙老弟被帅又奇抢了包袱,心里恨得痒痒的,便试图说服莫将军: “那个臭猴子,一看就不是善类,如果没有后盾,他是绝对不敢与我们官兵作对的。也许他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小逸只是个代号罢了。” “未必。在萨特王国,人家怕的是幽阴门,谁会想起来还有官兵啊。” 与沙老弟的跃跃欲试不同,莫将军还是比较镇定:“我们等等再看,那些杀人蜂可不是好惹的,不要轻举妄动。” 远处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由于杀.....

后章提要:...硬是打不着帅又奇。 “别打了!”看着地面上折腾得一团糟,逸尘忍不住吼了一嗓子。 他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很明白帅又奇一定是故意这样,包括装死,也只是希望莫飞将军和自己打起来。 沙副将率几十位骑兵,都无法拿住帅又奇,凭龅牙老者这些人,又怎么能轻易打中他呢。 倒不如停下来,看看这家伙到底想玩什么花样,也好设法应付。 “莫大傻子,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吗?” 听到喧闹声,背对着地面的胡莱,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了帅又奇,禁不住对着莫飞将军,又开始指责起来: “我以为谁说小逸兄弟是江洋大盗呢,原来是这家伙。好了,你赶快向小逸兄弟道歉。” “为什么?”被胡莱一顿指责,莫飞将军有些错愕。 胡莱是幽阴门长老,莫飞将军则是萨特王国官员,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即使勉强牵扯,也应该处于两种不同的立场才对。 但实际上,莫飞将军和胡莱却是非常好的朋友,彼此之间很少有.....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死的盯住逸尘,难以置信的表情跃然脸上。 二十多年了,胡莱还是第一次听到,幽阴门之外的人,提到大哥胡幽的名字。 他更加确认了,大哥还活着,而且逸尘一定见过。 “我见过一个叫胡幽的,不知道是不是你大哥。” 同名同姓的人很多,逸尘这样说,反倒让胡莱喜出望外。 “他和我长得很像,你见到的一定是他!” 在胡莱看来,逸尘能够叫出大哥的名字,应该是从自己兄弟俩相似的面容判断出的。 “你错了,他和你一点都不像。” 任凭胡莱上蹿下跳,逸尘不急不慌的说道。 确......

  • 上三章提要:

    ...,有点望而却步。 但心里还是不以为然,区区折骨蛙,四阶魔兽,充其量实力只在战将中高阶级别,若不是嫌它们太恶心,三人有实力将它们一一斩杀。 直到大批刺背魔蜥蜂拥而至,他们才感到危机的降临。 随便一只刺背魔蜥,都达到了战帅中阶以上的实力,如果不是胡莱挺身而出,自己三人连逃命的机会都不会存在。 在欣赏了魁爷的五魁杀阵,与刺背魔蜥惊心动魄的战斗,以及胡莱的血魂掌大发神威之后,他们还没来得及感慨一番,就已经被胡莱的处境吓坏了。 忽然,整个天空闪过一道寒光,空气中夹杂着一股凌......

  • 上四章提要:

    ...势转化为胜势。 然而,胡莱攻出的一掌,表面上看起来轻飘飘软绵绵,也没有动用兵器,却能够与魁爷战成平手。 这大大出乎了魁爷的预料,惊骇之下,连忙凝神应对。 “不错,有两下子,继续——” 与魁爷的高度紧张不同,胡莱是一派轻松自如的样子,不等招数用老,便又催动战气,发起第二轮攻势。 在萨特王国,除了有限的战王强者之外,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已经算得上一流强者了。 而胡莱的身份是幽阴门的长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很少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即使偶尔出现战帅巅峰强者,也由于忌......

  • 上五章提要:

    ...我们幽阴门到哪儿,难道还要向杀金帮汇报?” 跟在胡莱身边的黑脸胖子,脸上显出怒色,气呼呼的质问道。 杀金帮是幽阴门的附属势力,即使是金七这位帮主,在幽阴门的身份,也绝对比不过身为长老的胡莱。 尽管胡莱的修为不如金七,但是,在金七晋升王者的时候,胡莱却是幽阴门派来慰问的使者。 而且金大少的那块石牌入场券,也正是胡莱代表幽阴门,亲手颁发给金七的。 “胡长老,还有这位小兄弟,误会了,金七不是这个意思。” 金七拿眼睛瞄了瞄那位黑脸胖子,心里老大不爽,明明只是一个弟子的身份,却仗着胡莱是长老,狐假虎威。 腹诽归腹诽,嘴上还是不敢有半点怠慢,同时撤去战斧上的威压,只保留空间禁锢对逸尘的控制。 身形一晃,金七从虚空之中飘然落下,来到胡莱等三人面前。 躬身施礼之后,对着胡莱说道:“各位贵客光临辛戈镇,是金七的荣幸。等金七处理完私事,再请各位去杀金帮做.....

  • 上六章提要:

    ...哪怕出卖朋友和兄弟,那也是经常有的。 就像先前的逃跑,目标就是超越同伴,刚才指认金大少是老大,同样是为了自己能够生存下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切被他们演绎得淋漓尽致。 唯独让梅夕内心感到不公的,便是傻猫放过第四位小霸王,直接把自己拦在这里。 可这些,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那位幸运儿,发现这家伙木桩似地傻站着,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这边,神情呆滞。 “没用的,豹爷要动手了。” 傻猫神情漠然,只是掀起一阵风,把跪在地上的梅夕......

  • 上七章提要:

    ...阶魔兽,比自己二人的修为都高,一看那屁颠屁颠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有手段。 呼呼—— 一阵劲风掠过,体型巨大的玄风豹,忽然不见了踪影。 “坏了,上了这家伙的臭当!” 见此情景,梦剑文一拍大腿,懊恼的叫了一声。 他本来是想为难玄风豹,让它去做一个根本不能完成的事情。若是玄风豹知难而退,逸尘也不会过于内疚。 可不曾想,人家玄风豹还真行动起来了,就凭这股劲风的威势,梦剑文的心就沉了下去。 他知道,六阶魔兽具备了幻化成人形的本领,尽管这只玄风豹,进阶时间不长......

  • 上八章提要:

    ...者之战带来的巨大威压。 玄风豹晋级时间不长,还处在踏入六阶魔兽的兴奋期,实力比起老练的黑烈风,略有逊色,却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黑烈风虽然晋级王者的时间稍长一些,实力自然不俗,但是,面对全身都是武器的六阶玄风豹,还必须小心翼翼。 豹头,如同铜墙铁壁,不仅抗击打能力极强,而且还可以作为进攻的手段,出击时绝不会比一柄重锤弱上半毫。 豹尾,强硬起来不亚于一根钢鞭,柔弱时又恰似一把软剑,时刚时柔,刚柔并济,让黑烈风防不胜防。 四肢,灵活多变,伸缩自如,配合身子移动,仅从数量上看,就多出黑烈风一倍。 而玄风豹的杀气光圈,威力十分强大,即使正面与黑烈风对抗,也可以保持极大的威慑力。 对了,还有那张嘴,只要一张开,心有余悸的黑烈风就情不自禁的往后退让。 加上黑烈风的左臂已经受伤,活动能力多少打点折扣。 此消彼长,综合实力双方相当,局势也呈胶.....

  • 上九章提要:

    ...某些场合,偶尔‘不经意’的说漏嘴,把买家的信息传递出去。 如果有人因此展开调查,或者请黑风会帮助报仇,那么黑烈风的生意又多了一笔。 时间长了,黑烈风的行径逐渐被人知晓,黑风会的生意也一落千丈。 梦剑文想知道的是,黑烈风所说的话,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或者说,他为什么要挑拨自己和祥将军之间的关系。 自己和祥将军是兄弟,几年来,相互之间从未发生真正的冲突,即使这次幽阴门之事,虽然各执己见,但毕竟那是各人所处的角度不同,对局势的理解有差异。 在梦剑文看来,这只不过是立场问题......

  • 上十章提要:

    ...过来一个人,他们自然是严阵以待。 “是我……”梦剑文虽然被静静一掌击飞,却并没有受伤,而且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施展修为,落下时体态轻盈。 “梦大人,你是来查岗的?”丁雨强闻声,赶紧忍着伤痛,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没事,我就看看,你们继续。”堂堂将军府副将,被一个姑娘家打出来,这种事绝不能说出来。 梦剑文挺了挺腰杆,装模作样的巡视一遍,然后迈着方步,大摇大摆的往回走。 “哎哟……”隐隐传来静静的声音,梦剑文一惊,是不是她刚刚苏醒,出手的同时拉动了身上的伤处。 ......

  • 下二章预览:

    ... 初闻飘然的恋人是火儿的主人,这位前辈心里大为欣喜。 尽管在天罗大陆,或许不存在战王强者以上级别的人类,但是,即便是异类,只要有足够实力,倒也不是问题。 毕竟,飘然有着凤族血脉,算得上是凤凰后裔,在天地间也是高高在上的种族,嫁给一个具有正统血脉的异类,就算不一定门当户对,至少也不至于太受委屈。 所以,他以为火儿的表达出了问题,当然,也可能是自己激动之下,耳朵的听觉功能受到影响,听错了火儿的话。 “前辈,我主人的修为,的的确确是战帅巅峰强者级别,有可能很快就突破到战王强......

  • 下三章预览:

    ...都会给逸尘提供一丝感应,关键时刻,甚至会要求临时掌控逸尘的身体。 也不知道是何原因,近一两年来,五行帝尊的魂灵不仅没有给逸尘提供指导和帮助,而且逐渐淡出了逸尘的意念,至少一年多都没有出现了。 更为关键的是,五行帝尊是寄存在逸尘的身体之中,即使想要出现,目前也不存在可能。 因为逸尘飘浮在无常殿上空的‘身体’,根本就不是他真正的躯体,或许只是黑白无常所说的阴魂。 但无论如何,逸尘此刻绝对不是什么冤魂。 “老七,何出此言?”黑无常性子较急,没有白无常那么细心。 特......

  • 下四章预览:

    ...望。 哪怕是提供大概方位,至少也可以让金大圣有针对性的去寻找,远比大海捞针要好得多。 “天君当时的意思很明确,一缕神魂交给我,封印在阴气最盛之地,当然也就是鬼域的幽冥阴山大裂谷。另一缕交由他人,送至极阳之地封印。此举的目的,就是让你的两缕神魂,永远不能同时出现在同一处,而且以你身上仅存的一缕神魂,根本没有能力独自去完成心愿。” 包王爷看着金大圣急切的眼光,不免有些同情,他很清楚金大圣现在的实力,实在难以找到最后的一缕神魂。 尽管内心非常犹豫,也怕招惹更多的是非,但包王爷......

  • 下五章预览:

    ...从殷冥主的旨意,甚至违逆殷冥主,那么自然就是鬼域的罪人。 蒋王爷站在鬼王之首的角度,给包王爷施加一定的压力,希望包王爷把逸尘交出来。 “不灭阴魂也好,应劫之人也罢,此刻仅仅是包某的朋友,与鬼域无关。” 包王爷坦然说道:“包某既没有包庇,更没有与整个鬼域为敌。如果蒋王爷适可而止,包某也就不计较了。” 话虽如此,可包王爷的脸色,已经阴沉得滴出水来。 很明显,蒋王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让包王爷十分恼火,只是碍于同僚的面子,才隐忍不发而已。 “计较?包兄,万年大......

  • 下六章预览:

    ...的侥幸心理。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鬼差们都不敢靠近封印边缘,生怕遭到威压的吞噬。 而剑痴苍木的顺利潜入,又仓皇逃离,终于将威压减弱的事实,暴露在殷冥主眼前。 欣喜之余,殷冥主做了一个试探性的实验,命令几位级别较低的鬼差,从苍木逃离的地方,潜往人间。 然而,结果令人失望,这些鬼差还没有走出封印,就成为了殷冥主实验中的牺牲品。 殷冥主并不死心,又招来一些级别稍高的鬼差,进行新一轮的尝试。 经过几次的失败,当鬼差达到地夜叉以上的级别时,第一次成功突破了封印的禁锢,顺......

  • 下七章预览:

    ...从殷冥主的旨意,甚至违逆殷冥主,那么自然就是鬼域的罪人。 蒋王爷站在鬼王之首的角度,给包王爷施加一定的压力,希望包王爷把逸尘交出来。 “不灭阴魂也好,应劫之人也罢,此刻仅仅是包某的朋友,与鬼域无关。” 包王爷坦然说道:“包某既没有包庇,更没有与整个鬼域为敌。如果蒋王爷适可而止,包某也就不计较了。” 话虽如此,可包王爷的脸色,已经阴沉得滴出水来。 很明显,蒋王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让包王爷十分恼火,只是碍于同僚的面子,才隐忍不发而已。 “计较?包兄,万年大......

  • 下八章预览:

    ...的侥幸心理。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鬼差们都不敢靠近封印边缘,生怕遭到威压的吞噬。 而剑痴苍木的顺利潜入,又仓皇逃离,终于将威压减弱的事实,暴露在殷冥主眼前。 欣喜之余,殷冥主做了一个试探性的实验,命令几位级别较低的鬼差,从苍木逃离的地方,潜往人间。 然而,结果令人失望,这些鬼差还没有走出封印,就成为了殷冥主实验中的牺牲品。 殷冥主并不死心,又招来一些级别稍高的鬼差,进行新一轮的尝试。 经过几次的失败,当鬼差达到地夜叉以上的级别时,第一次成功突破了封印的禁锢,顺......

  • 下九章预览:

    ...从殷冥主的旨意,甚至违逆殷冥主,那么自然就是鬼域的罪人。 蒋王爷站在鬼王之首的角度,给包王爷施加一定的压力,希望包王爷把逸尘交出来。 “不灭阴魂也好,应劫之人也罢,此刻仅仅是包某的朋友,与鬼域无关。” 包王爷坦然说道:“包某既没有包庇,更没有与整个鬼域为敌。如果蒋王爷适可而止,包某也就不计较了。” 话虽如此,可包王爷的脸色,已经阴沉得滴出水来。 很明显,蒋王爷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让包王爷十分恼火,只是碍于同僚的面子,才隐忍不发而已。 “计较?包兄,万年大......

  • 下十章预览:

    ...的侥幸心理。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鬼差们都不敢靠近封印边缘,生怕遭到威压的吞噬。 而剑痴苍木的顺利潜入,又仓皇逃离,终于将威压减弱的事实,暴露在殷冥主眼前。 欣喜之余,殷冥主做了一个试探性的实验,命令几位级别较低的鬼差,从苍木逃离的地方,潜往人间。 然而,结果令人失望,这些鬼差还没有走出封印,就成为了殷冥主实验中的牺牲品。 殷冥主并不死心,又招来一些级别稍高的鬼差,进行新一轮的尝试。 经过几次的失败,当鬼差达到地夜叉以上的级别时,第一次成功突破了封印的禁锢,顺......

    相关小说

  • 乡村无敌小兽医

    乡村无敌小兽医

    ,从此拳打北海脚踩江山,逆袭白富美,装逼无极限……

  • 我的傲娇鬼夫

    我的傲娇鬼夫

    那只鬼就缠上我。说我是他的妻,夜夜要同我缠绵。不止他缠上了我,蛰伏在暗处的鬼怪,对我虎视眈眈。说吃我的肉可以提升他们功力,吃的我心可以寿与天齐。我怕极了,一直寻找摆脱他的办法。他...

  • 她是刚刚好

    她是刚刚好

      有人问肖屿:
        那个让你死心塌地的姜元元到底哪里好?
        肖屿但笑不语。
        她性子火暴...

  • 我什么都没干[快穿]

    我什么都没干[快穿]

        清风:让你去看看什么叫爱情!你丫都干了些什么!?
        非天:......我什么都没干。
        本文将在四月二十...

  • 宠溺无边:王爷跟妻无下限

    宠溺无边:王爷跟妻无下限

    躯壳下竟换了灵魂,身着血红嫁衣的她邪魅一笑:世人欺我辱我,我必加倍还之。宁可我欺天下人,也绝不让天下人欺我。额……那个什么王爷,为什么……她就下个毒,他怎么把解药给销毁了?她去杀...

  • 战神枭妃:邪王,来硬的

    战神枭妃:邪王,来硬的

    心爱之人背叛挖心惨死,一朝穿越,魂归异世!被渣男退婚?被庶妹欺负?被称作星夜大陆第一废物?她戚芷染忍不了!一路虐渣男,虐白莲花,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丹药神鼎,信手拈来!一生杀戮,睥...

  • 前路有星光

    前路有星光

    。那一年,简康刚刚硕士毕业,回国后到了王络手下,美其名曰:学习.....
        想看男女主撒糖甜甜甜的,请从第六章开始,前面几章会有些压抑。
      ...

  • [综]式神和刀剑打起来了

    [综]式神和刀剑打起来了

    爱的狐狸!”
        “大人最疼爱的狐狸明明是狐之球!”
        “在下小狐球,有幸与大人同枕而眠。”
        “...

  •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

    r />     前·迦勒底最后的master藤丸立香在击退盖提亚之后,成功改姓母姓天宫而从master摇身一变成为知名财团继承人。
        她本以为可以就此...

  •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sp;   “祖宗我累了~”一双有力的臂膀伸过来;
        “祖宗他们说我不美~”一个拳头挥出去。
        “祖宗我想吃萝卜~”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