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兴隆酒楼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阿祥,我们龟氏六雄错怪你了。”

    龟氏六雄感激腾啸将军的知遇之恩,才接受将军府的官职,却害得腾啸将军英年早逝。

    得知告密者的身份之后,龟氏六雄曾经对祥将军恨之入骨,若不是看在静静的面子上,恐怕他们早已施展龟寿齐天,与祥将军决一死战了。

    祥将军的旧事重提,让龟氏六雄改变了看法。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年轻气盛一时犯错,为了赎罪,祥将军算得上是忍辱负重。

    尽管屡次谋害梦剑文,甚至把逸尘牵扯进来,但是,就凭他对将军府的态度,就值得龟氏六雄一拜了。

    “羊羊,你这是何苦呢?”

    梦剑文还不能完全体会到祥将军的感受,不过,一声羊羊就足以表明,他已经不再介意祥将军对他的所作所为了。

    时至今日,祥将军的行为,仍然无法逃脱叛将失节的罪名,镇东将军一职,实际上已经与他无缘了。

    然而,他为了保全将军府,所承受的一切骂名,却又让人在感觉到悲壮的同时,不免产生了一丝尊敬。

    为国为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固然是英雄,但有的人为了家族或者心爱的人,委曲求全,牺牲自己保全对方,也同样值得尊敬。

    如果抛开投靠幽阴门陷害梦剑文不谈,祥将军能够对将军府的兄弟们这样,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

    “文文,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求得大家的原谅。”

    祥将军的表情恢复了冷峻,语气也变得淡然:“我不配做你的兄弟,也不会奢求逸尘的宽恕……我想请求二位,无论如何,一定要设法保全将军府,特别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

    我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没有资格再担任镇东将军了,甚至连为将军府出力的机会都不复存在……一切就拜托你们了。”

    不求原谅自己,但求保全将军府。

    按理说,祥将军根本就没有资格,向梦剑文和逸尘提出任何要求。

    不过,将军府的存亡,让祥将军放弃自己的尊严,去争取一丝没有把握的希望。

    “乱世之中,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保全。无论是实力还是处境,将军府都只能在战争中求生存。”

    见祥将军言辞恳切,逸尘也坦然相告:“如有可能,我会设法让文文得到镇东将军一职,或许会使得将军府少一些隐患……但是,那些死心塌地为幽阴门卖命的将士,必须彻底清除,否则,将军府永无保全的可能。”

    一旦祥将军修为跌落的事实传出去,萨特王国必然会另派官员,去祁连镇担任新一任的镇东将军。

    如果梦剑文失去这个机会,就等于把将军府完全交到一个陌生人手里。

    效忠宇文则也好,投靠幽阴门也罢,将军府都会处在风口浪尖的险境。

    “不行!”逸尘的话音刚落,梦剑文就第一个反对:“我愿意帮助将军府,但镇东将军一职,最佳人选是逸尘。”

    梦剑文和静静两情相悦,迟早会成为腾啸将军的女婿,自然有责任为将军府出力。

    不过,梦剑文生性淡泊名利,又缺乏官场之中应有的圆滑,掌控整个将军府,确实有点勉为其难。

    “落英王国国王陛下曾经封逸尘为国师,结果逸尘连上任都不愿意,区区一个镇东将军,岂是他能够看得中的。”

    得到逸尘的许诺,祥将军顿时来了精神,他生怕梦剑文推脱,赶紧出言相劝:

    “文文,你的修为目前是战帅巅峰级别,如果动用将军府的修练资源,两年之内晋升王者的希望非常大……另外,你拥有王兵,一旦冲王成功,一般的战王初阶,基本不能对你构成威胁。

    还有,只要你公开和静静的关系,腾啸将军女婿的身份,更有助于管理将军府,那些老部下对腾啸将军忠心耿耿,绝不会有人为难与你。

    将军府地下,曾经有一柄黄剑王兵,虽然前些日子不见了,但应该不会遗失,你从将领中选出一位实力修为俱佳,为人忠诚可靠的,将王兵送给他。这样一来,几年以后,将军府就有两位战王强者和两柄王兵,无论遇上什么样的敌对势力,你们都有取胜的希望。

    至于采取什么方式保全将军府,你自己拿主意便是,我以后不再参与将军府的管理事务。”

    “最多一年,我有办法让文文冲王成功。”

    逸尘接口道:“至于黄剑王兵么……总之,我可以为将军府提供助力。”

    逸尘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保全将军府,与对抗幽阴门没有任何冲突,相反,如果运用得当,将军府将是阻止幽阴门势力扩张的一道屏障。

    梦剑文本来还想推辞,见静静投来鼓励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接受了逸尘和祥将军的建议。

    “我们龟氏六雄愿意以江湖人的身份,暗中协助梦剑文。”

    出于对腾啸将军的感激,龟氏六雄也想为将军府出一份力。

    一日为盗,终身不能为官,龟氏六雄不可能在将军府担任任何官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行动。

    “看来,我要提前会会宇文则了……”

    梦剑文和静静,以及龟氏六雄,准备带祥将军一起,立即返回祁连镇的将军府。

    在祥将军伤势被公开之前,他们还要竭力稳定将士们的情绪,而且,祥将军也需要更多的休养生息,才会恢复得更好。

    田涛在妹妹青儿跟随水映月离开后,成了‘孤家寡人’,想和逸尘一起去萨特王国王宫,被逸尘阻止了。

    虽然独自寻找青儿多年,与三英佣兵团失去了联系,但是,田涛的身份,依然是三位团长之一。

    逸尘让田涛先去石锦镇,与夏夜先生会合,然后根据夏夜先生的安排,再做下一步打算。

    “逸尘,你一个人独闯宇文则王宫,危机重重,我的修为不高,可至少和你有个照应……”

    田涛担心逸尘的安全,再一次提出与逸尘同行。

    逸尘目前的修为,已经是战王初阶级别,对外显露的却是战帅巅峰级别。

    田涛自问实力太弱,未必能为逸尘保驾护航,但是,兄弟之间的那份挂念,却促使田涛不愿让逸尘涉险。

    “田大哥不用担心,我早有万全之策,宇文则不能拿我怎么样。”

    逸尘哈哈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不出意外,三个月后,我会去石锦镇的义兵团看你……对了,那时候,你的修为应该有所提升了。”

    “好吧,兄弟多保重,我们三个月后再见。”逸尘的笃定,让田涛放下心来。

    九幽城外,兴隆酒楼。

    “小二,二十个酱肘子,十五只卤兔腿,一壶酒,再随便弄几碟小菜。”

    一个满脸灰土土的汉子,急匆匆的走进酒楼,还没落脚,就冲着跑堂的伙计叫道。

    “好嘞!客官里面请……就您一位?”

    小二屁颠的跑过来,把汉子领到二楼的一张靠窗的桌子旁。

    尽管桌椅都很干净,但小二还是手脚麻利的重新擦了一遍。

    然后回过头,请汉子坐下,却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兴隆酒楼在九幽城附近,名气不小,经常有达官贵人富商巨贾光顾。

    跑堂的伙计也算得上见过世面,一掷千金胡吃海喝的场面,偶尔也会碰到。

    但是,像汉子这样,一个人居然点了十个人也吃不完的东西,小二还是第一次遇见。

    “是两位。”汉子转身坐下,淡淡的说道。

    “这不就一位吗……呃,果然是两位。”

    小二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和汉子同行。

    刚刚嘀咕了一句,却看见一只小猫‘嗖’的一声,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就蹿到了桌子上,还眨巴着眼睛,朝小二瞄了一眼。

    一人一猫,两位客官。

    九幽城附近,强者众多,有些人带着被驯化的魔兽出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只不过,像小猫这样的宠物,倒是难得一见。

    “二位请稍等,我这就去告诉厨房。”

    小二看了看汉子,又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小猫,笑了笑,就转身忙去了。

    二楼的面积很大,有十几张桌子,中间还留有足够宽敞的通道。

    已近中午时分,有几张桌子旁,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食客。

    人不多,也很清静,空余的那些桌子,靠近楼中立柱,其中有三张,上面铺了一层洁白的桌布,正中还放了一个花瓶,里面插着几朵鲜艳欲滴的红花。

    “小二,赶紧准备一下,柳庄主随后就到。”

    “管家大人,请上二楼就座……三张桌子够不够?”

    “差不多吧,先把点心什么的送上去,我们就在门口等候柳庄主。”

    “好嘞——”

    就在汉子和小猫等着上菜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喧哗。

    想必是预订了二楼三张桌子的客人,就是他们嘴里的柳庄主,估计来的人数不少。

    “客官,酱肘子来了,余下的要稍微再等一会儿,您二位请慢用。”

    小二放下托盘,先端出八盘酱肘子,然后取出三碟小菜,又拿出一壶酒。

    摆放好,跟汉子打了个招呼,又转身去应付其他的客人了。

    “柳叶庄的柳轩,赶紧出来!”

    一个雷鸣般的吼声,在兴隆酒楼的大门口响起。l0ns3v3

前章提要:...,替冤死的义父‘报仇’。 但是,目睹了龟氏六雄对静静的疼爱呵护,祥将军怕惹得静静伤心,只好改变了主意,让龟氏六雄活到现在。 慢慢地,随着阅历的增加,祥将军逐渐意识到,腾啸将军的意外死亡,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 腾啸将军提拔龟氏六雄,纯粹是看中他们的能力,为了扩充将军府的实力,也避免了龟氏六雄重操旧业,给百姓带来灾难。 尽管触犯了萨特王国的律法,却并没有伤害到其他人,腾啸将军此举完全出于公心,不存在私欲。 是祥将军的举报,引发了朝廷的严查,才造成了腾啸将军一念难平撒手人寰。 巨大的负罪感,让祥将军痛不欲生。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祥将军在生活上尽最大可能,满足静静的任何要求。 而对于那些忠于腾啸将军的将士,祥将军是礼让三分,一有机会便多加提拔。 他心里暗暗发誓,无论遇到怎样的险境,都必须保证将军府将士们的安全。 因为,这些将士都是腾啸.....

后章提要:...莽,却也是讲理之人,他绝不相信柳轩会随意捏造恶意嫁祸。 既然说的是斩钉截铁,就说明柳叶庄确有人受到过重创。 但这件事情,魁莽从未听说过,自然不可能承认是自己做的。 “无耻之徒,杀了也不可惜,何况只是重伤。” 让魁莽感到惊讶的是,韩青韩秀兄弟二人,似乎对此事早有决断。 身为大当家的,并不是五魁谷所有的事情都会知道,一般的事务,只要不牵扯到门派利益的,都有下属自行处理,最多也就是事后报备一下。 但是,重伤柳叶庄的护庄头领,绝不是一般杂事,会牵扯到五魁谷与柳叶庄的纷争,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必须原原本本的向魁莽汇报。 “怎么回事?”魁莽不知道的事情,在韩青韩秀那里却不是秘密,这很让魁莽意外。 “事发突然,属下正准备向您汇报,却接到陪您赴约的任务,所以还没有来得及说,也不太方便。” 韩氏兄弟异口同声,说的是轻描淡写。 就像一件极其平常的事.....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 除了梦剑文之外,逸尘最在意的田涛兄妹,并没有出现。 试练通道爆炸的破坏力巨大,谁也不敢抱有太大希望。 即使田涛兄妹一同遇难,也完全属于正常,现在听到他们的消息,自然是欣喜若狂。 “距离这里大约三十里,有一个山洞……我和你一起去吧。” 梦剑文挣扎着从静静的怀抱中出来,立起身尝试着活动一下。 发现自己还有些虚弱,但行走不成问题。 “也好……山洞大不大?”逸尘看了看周围,向梦剑文问道。 “不算太大,估计能容纳十几个人吧。”梦剑文不明白逸尘为何问这些......

  • 上三章提要:

    ...剑文是否有帮手,却没有想到会遭到偷袭。 同僚做了好几年,几乎将军府的所有人都知道,梦剑文一贯行事堂堂正正。 从没有和谁勾心斗角,甚至连一些带有猫腻的事情,都坚决不参与。 不敢说是坦荡君子,至少也是光明正大。 正因为这样,行事谨慎的左副将,才没有料到,自己竟然被梦剑文突然袭击,由主动转为被动。 一个人的反常行为,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后果。 “对付卑鄙之人,就得用卑鄙的手段。” 梦剑文一招得势,绝不放松,倾尽全身之力,连续频施杀手。 以梦剑文的性格,......

  • 上四章提要:

    ...战王中阶,也是难度颇大,除非有火祖宗的大力支持。 所以,靠修为摆脱危机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在火祖宗看来,勉强可行的办法,就是设法隐去凤族血脉散发出的特殊气息。 只要那些禽类超级强者,不能感知飘然体内的凤族血脉,危机便会消除。 “火祖宗,您老有办法……一定要两年这么久吗?” 飘然眼里闪过一丝炽热的光芒,却很快又黯淡下去了。 一想到两年之内,不能与逸尘见面,飘然的心里就是一阵酸楚。 和逸尘认识已经好几年了,真正在一起的日子,几乎是屈指可数。 尽管......

  • 上五章提要:

    ...子,不仅回避了飘然提出的问题,更是充满温情,甚至略显谄媚。 一旁的火儿,为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深感愤慨,却又不敢当面发作,只得忍气吞声的揉着被打肿的脸颊。 “嗯……除了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以外,其他好像没什么,对了,肩胛下面靠近两肋的地方,有点麻胀的感觉。” 按照火祖宗的指点,飘然将全身做了一次查探。 红色王冠渐渐淡去,飘然红扑扑的脸蛋,出现在火儿和火祖宗的面前。 “那是翅根,长翅膀的部位,没事的。” 看着飘然重新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样子,火祖宗也很高兴,轻描淡写的解释了飘然的疑问。 “翅根,长翅膀……您老啥意思?”飘然一听,吓得从巨石上一下子就蹿到了外面,对着火祖宗的方向,急促的问道。 “你是凤族血脉,长翅膀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你才晋升战王,应该没那么快的。” 火祖宗也有点纳闷,飘然突破战王不到一个时辰,竟然就感觉到翅根部位麻胀了。 ......

  • 上六章提要:

    ...亡灵之气缓慢生长,有千年长一寸之说。 无叶石纹花,则是火儿从遥远的西芒山采摘而来,原本就长于峭壁的石缝中,无需扎根土壤。 比翼花就更是处于阴阳隙的阴阳交界之地,绝非寻常花草可以比拟,自身属性隐藏于内,乍看之下,自然难以分辨。 奇怪的是,逸尘从横尸之地弄回来的腐尸花,却游离于青色和黄色的领地之间,徘徊良久,最终选择了两者交界之处安身。 青色领地很快就堆满了各种花花草草之类,还有一些晶石,似乎显得有些拥挤。 赤色领地:纯阳甲,蚀骨毒泥,如意石胆,赤色晶石,各种魔兽魔核......

  • 上七章提要:

    ...控制的强度。 而且,日月空间内,看似杂乱无章的各种能量,也开始组合运行。 嚯嚯~~ 就连陷入力竭瘫软状态的亡灵王,也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呼呼的将自己那一团黑雾,最大程度的酝酿起来。 玄木精则青光闪耀,熠熠生辉,散发出令人目眩的晶莹光芒。 五行帝尊的神魂,是一位指挥者,也是一位操作者。 游荡于日月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挖掘所能利用的一切能量,并尽可能的凝聚。 释放出剧烈的能量涟漪,以补充日月空间与混沌之气周旋的消耗。 “呜嗷~~” 为了逃避幽冥之晶的追......

  • 上八章提要:

    ...眶的泪水,瞪着两只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真是傻丫头……” 逸尘话刚出口,就感觉眼前空气一阵氤氲。 柳哥莺妹二人手牵着手,缓缓上升,穿过阴阳隙的云层,逐渐消失了影踪。 嘙~~ 就在柳哥莺妹身影消失的同时,阴阳隙传来轻微的脆响声。 那朵让柳哥莺妹栖身了千年的比翼花,稍稍摇摆了一下,根部地面的坚硬泥土,自动爆裂开来。 一条条纤细的裂缝往外延伸,到三米外方才停止。 倏~~ 裂缝处,渐渐露出比翼花的根须,随着裂缝的延伸,根须上提。 而整个比翼花的躯体,也慢慢从泥土里钻出,就像有人奋力往外拽似的。 及至所有根须露出地面,硕大的比翼花如同调皮的孩童一般,猛地往上一蹿。 化成一道红黑相间的光华,不在空中做半点停留,径直向逸尘身边飞来。 “收!”逸尘轻喝一声,启动日月空间,将阴阳隙的最后一朵比翼花收了进去。 这朵.....

  • 上九章提要:

    ...向,判断出它选择的方向,再作应对。 只要把幽冥之晶留在日月空间内,逸尘的肉身就不会受到侵害。 而不是主动出击,在消耗自己能量的同时,反而容易给幽冥之晶造成可趁之机。 于是,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激战过后,日月空间内忽然就安静下来了。 尽管幽冥之晶和亡灵王之间,还在暗中继续较量着,逃与堵的游戏并未终止。 只不过,青牛和陶书遥根本看不到,日月空间内的暗流涌动,仅仅以逸尘身体的平稳,来确定安全与否。 青牛已经非常虚弱,自身的生机之力也消耗大半,虽然有着酝酿恢复的手段,......

  • 上十章提要:

    ...“美丑不代表善恶,同情不超越律法……柳哥莺妹可怜,本王又岂能不知,但是,只要他们潜心修炼,消除戾气怨念,便自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正如大愿大士所言,‘因缘际会,化解一说便在随意之间’,你们的到来,就是柳哥莺妹新生的开始。” 柳哥莺妹一案,黑白无常违反了常规,崔判官早已把事实告诉了包王爷,至于吩咐白无常的说辞,只不过是防止实情蔓延出去的一种方式。 崔判官查验过生死簿,发现柳哥莺妹化身比翼鸟时阳寿未尽,属于冤死之人。 包王爷面恶心善,对柳哥莺妹的遭遇深感同情,心中已有成全之意。 ......

  • 下二章预览:

    ...对方驱除出境。 然而,戾气虽然只有一丝,却蕴含了怨灵在枉死城,憋了无数年才凝聚起来的能量。 一经释放,便以滔天威势,在宫一鸣的肌肉中迅速散开,以碾压之势向对方席卷而去。 嘣! 宫一鸣的身体,毫无预兆的一弹而起,就像是被电击一般。 直挺挺的弹起,又直挺挺的落下。 伴随而来的,还有身体的表面,明显可以看见鼓起的肌肉疙瘩。 如同一粒粒圆豆,在皮肤下的肌肉中运行,时而变大时而缩小。 而粒粒圆豆之间,往往还交织着撕咬着,正在进行惨烈的搏杀。 “一鸣…......

  • 下三章预览:

    ...。 说话的同时,把装着一百晶币的袋子递过来:“这些晶币,还是请公子收下。” “老人家,这些东西虽然不算贵重,但至少也还凑合着能用,就当是他们给你的补偿吧。” 逸尘推开老者的手,说道:“晶币算是疗伤费用,我让他们到名剑坊找我,你这儿应该不会有麻烦了。” 名剑坊只不过是逸尘随口一说,免得这些家伙等逸尘不在的时候,再来惹事生非。 “公子当真要去名剑坊?”老者身体微微一震,神色中充满了歉意: “先前让公子去名剑坊,是想打发公子早点离开敝店,却没想到公子大义,小老儿惭......

  • 下四章预览:

    ...双重身份的阴无为,对常一钊同样是客客气气,并在十年前,从常一钊手里拿到一件,足以支撑战王初阶强者全力发挥的优质王兵。 阴无为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整个萨特王国的炼器大师,唯有常一钊长期屹立于巅峰而不倒,其余的最多各领风骚一段时间。 而同行中间,更是对常一钊的技术心悦诚服,并奉他为炼器行当的一面旗帜。 即使炼器师彼此之间勾心斗角,也不会涉及到常一钊。 同行相拼,往往是实力相当的对手之间,相互不服,才会有意气之争,像常一钊那样炉火纯青的大师,大家都自认相差太大,也就失去了赶超......

  • 下五章预览:

    ...……” 跟莫飞将军讲话,得慢慢来,这家伙脑子反应慢,办事教条,必须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解释。 否则,即使他相信常一钊是无辜的,在没有确凿证据时,莫飞将军也不会轻易释放常一钊。 “胡说,常一钊是不是刺客,你说了不算,除非你找到那只白色的小狐狸,以及小狐狸的主人,说出事情的真相。” 逸尘的解释并没有被接受,莫飞将军的固执性格再一次显露无遗: “如果办不到,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国王陛下亲口让我放人……相信你更做不到。” 在数十位王宫侍卫的围攻下,逸尘面无惧色,倒让......

  • 下六章预览:

    ...从幽阴门的秦长老下手,或许三五天就有结果了。” 逸尘听铁盛津说过,常一钊被抓的消息,名剑坊只有他自己和商掌柜知道,并没有泄漏出去。 而莫飞将军更是秘而不宣,阴无为又不在萨特王国,如果不是他设计,应该不知道这件事。 但秦长老只不过是幽阴门的一位普通长老,甚至都没有面见阴无为的资格,却掌握着如此隐秘的事情。 逸尘推测,即使秦长老没有参与其中,至少也是知情者,找到他就有了解开谜团的希望。 “未必,莫飞将军恐怕没那么容易找到线索,除非这件事情没有幽阴门高层参与。” ......

  • 下七章预览:

    ...……” 跟莫飞将军讲话,得慢慢来,这家伙脑子反应慢,办事教条,必须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解释。 否则,即使他相信常一钊是无辜的,在没有确凿证据时,莫飞将军也不会轻易释放常一钊。 “胡说,常一钊是不是刺客,你说了不算,除非你找到那只白色的小狐狸,以及小狐狸的主人,说出事情的真相。” 逸尘的解释并没有被接受,莫飞将军的固执性格再一次显露无遗: “如果办不到,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国王陛下亲口让我放人……相信你更做不到。” 在数十位王宫侍卫的围攻下,逸尘面无惧色,倒让......

  • 下八章预览:

    ...从幽阴门的秦长老下手,或许三五天就有结果了。” 逸尘听铁盛津说过,常一钊被抓的消息,名剑坊只有他自己和商掌柜知道,并没有泄漏出去。 而莫飞将军更是秘而不宣,阴无为又不在萨特王国,如果不是他设计,应该不知道这件事。 但秦长老只不过是幽阴门的一位普通长老,甚至都没有面见阴无为的资格,却掌握着如此隐秘的事情。 逸尘推测,即使秦长老没有参与其中,至少也是知情者,找到他就有了解开谜团的希望。 “未必,莫飞将军恐怕没那么容易找到线索,除非这件事情没有幽阴门高层参与。” ......

  • 下九章预览:

    ...……” 跟莫飞将军讲话,得慢慢来,这家伙脑子反应慢,办事教条,必须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解释。 否则,即使他相信常一钊是无辜的,在没有确凿证据时,莫飞将军也不会轻易释放常一钊。 “胡说,常一钊是不是刺客,你说了不算,除非你找到那只白色的小狐狸,以及小狐狸的主人,说出事情的真相。” 逸尘的解释并没有被接受,莫飞将军的固执性格再一次显露无遗: “如果办不到,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国王陛下亲口让我放人……相信你更做不到。” 在数十位王宫侍卫的围攻下,逸尘面无惧色,倒让......

  • 下十章预览:

    ...从幽阴门的秦长老下手,或许三五天就有结果了。” 逸尘听铁盛津说过,常一钊被抓的消息,名剑坊只有他自己和商掌柜知道,并没有泄漏出去。 而莫飞将军更是秘而不宣,阴无为又不在萨特王国,如果不是他设计,应该不知道这件事。 但秦长老只不过是幽阴门的一位普通长老,甚至都没有面见阴无为的资格,却掌握着如此隐秘的事情。 逸尘推测,即使秦长老没有参与其中,至少也是知情者,找到他就有了解开谜团的希望。 “未必,莫飞将军恐怕没那么容易找到线索,除非这件事情没有幽阴门高层参与。” ......

    相关小说

  • 都市贴心保镖

    都市贴心保镖

    口就喊他‘爸爸’,故事由此展开。    或许,五年前故事就已经开始了......js330

  • 残缺天使(完)

    残缺天使(完)

    你很难受
        但你可爱的笑容
        却仍闪闪动人
        这就是我───不愿放弃你的原因
      &...

  • 出妻制胜:防郎一百招

    出妻制胜:防郎一百招

    腊月羊女,出生害死大姐,三岁克母,七岁全村人死于非命。一场绑架将两人绑在一起,当天煞孤星对上克妻男,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凤主天下:庶女很嚣张

    凤主天下:庶女很嚣张

    ,欢喜冤家的神偷,倨傲矜持的皇子殿下……忽然之间就都围了上来;突如其来的案件,莫名其妙的天女,一场惊世的阴谋……她似笑非笑的表示:一个都不稀罕!找找好友,养养胞弟,安稳过好自己的...

  • 娇妻不下堂

    娇妻不下堂

    重打击接踵而来。就在她万念俱灰,一心求死之时,他却出现了。顾墨城,华夏最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解救她于天台上,帮她蜕变,给她万般疼爱,千般宠溺,让她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可...

  • 好孕成双:暖心宝贝腹黑爹

    好孕成双:暖心宝贝腹黑爹

    还各种向自己献殷勤的高富帅……偏偏老妈还在耳边一天到晚地催你看看你,都快二十八了连个对象都没有。我就不信遇到那么多男的没一个靠谱的?……还真没有啊TT下定决心去相亲,没想到不仅没找...

  • 医画江山

    医画江山

    诈中,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某得一席之地。但她的出现异世星象大改,有断曰:“万里之国,成也无月,败也无月。”自此身边原来轨迹尽改,她的命运就像被人牵住命脉之绳索,向那个秘密不断靠近,再...

  • 莲开双蒂

    莲开双蒂

    么非要拉上我这半吊子呢?“野蛮公主”变身记,一代女帝成长史……

  • 蚀骨危情:总裁的私密爱人

    蚀骨危情:总裁的私密爱人

    ,一个叫白景衍的男人出现,在她耳畔霸道低喃,“听好夏乔叶,你是我女人,我管你!”然而他却没告诉她,管她的代价是要她身败名裂,资财散尽。也没告诉她,管她的结局是他与小腹微挺的其它女...

  • 如果明白爱
  • 还君明珠之储良镇

    还君明珠之储良镇

    夫之名不期然落上头来。迫于无奈留下以报大嫂知遇之恩,谨遵明哲保身之法,不想二嫂狗眼看人低,处处刁难;不知何处冒出来的夫婿好友更时时尖刻戏弄;神秘莫测的二哥宠姬又突然暴毙一尸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