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两头受气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属下可以保证,绝无透露消息的可能,这件事情的操作过程,都是由属下一手经办。”

    被瑞王爷一问,厉风顿时汗如雨下,他绝不能让瑞王爷怀疑,是自己泄露消息。

    于是,他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经办过程,经过一定的修饰后,向瑞王爷禀报:

    “在佣兵工会的货主资料上,只有风老板,并没有半点涉及到王爷府,而且,酬金由我自己付给佣兵团……

    事情发生的时候,由于我在现场,佣兵团想推卸责任,便请求我接收货物。我为了把事情的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就答应不追究他们的责任。

    我让佣兵团封锁消息,并暂扣剩余的酬金,就是怕消息泄露出去……”

    明明是长三用调包计,骗过了铁狼强盗团和索冥等人,实际上连厉风本人都被蒙在鼓里。

    到了厉风嘴里,却变成了货物在交接前被抢,佣兵团的责任重大,只是为了封锁消息,厉风才网开一面,替佣兵团承担了全部责任。

    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铁狼强盗团,并隐瞒了温特其和索冥的所有情况,厉风是为了把自己摘干净。

    反正参与这次行动的铁狼强盗团一行二十多人,全部被消灭在黑杀口内,没有一个活口。

    尽管货物的下落仍未查明,但厉风必须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有机会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不然的话,随便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厉风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哦?你准备怎么追查货物的下落?”

    瑞王爷本人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是三阴佣兵团做的。

    一个非常正规的佣兵团,十余年的名声并不是侥幸获得,更不会为了贪图押运的货物铤而走险。

    按照佣兵界的规矩,一旦发生佣兵团‘监守自盗’,佣兵工会不仅会没收佣兵团交纳的保证金,而且还会发出剿杀令。

    届时,整个天罗王国的佣兵团,甚至江湖杀手组织,都有资格追杀逃犯。

    不过,瑞王爷心里关注的,则是货物的下落,以及如何保证消息不被泄露出去。

    私自购买三百多件优质兵器,要是被国王陛下知道,瑞王爷的脑袋基本就得搬家了。

    尽管瑞王爷恨不得一掌将厉风劈死,但现在还不是追究的时候。

    “回王爷,属下准备从铁狼强盗团着手,先找到货物的具体下落,再根据实际情况布置方案,以最快的速度拿回货物。

    如果顺利的话,属下会将参与过此事的铁狼强盗团成员,以及知道这件事的三阴佣兵团尽数杀灭,确保不留如何后患。

    请王爷看在属下多年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

    厉风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虚,把头低得快要碰地了。

    铁狼这批人已经死在黑杀口内,厉风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就算真的去铁狼强盗团,找那些并未参与此事的人,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还会走漏风声。

    厉风本来的计划,就是把铁狼强盗团作为替罪羊,并杀人灭口死无对证。

    然而,长三的调包把厉风逼入绝境,所有的计划都必须重新修正。

    最难办的就是,厉风连货物被谁盗走都不知道,又上哪儿去追回呢。

    “厉风,你这次的过失,确实够得上死罪,但是,本王只要你追回被抢的货物,其他的以后再说。”

    瑞王爷精明至极,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把厉风这个至关重要的人杀掉。

    无论厉风和强盗团是否有猫腻,瑞王爷都要通过厉风,找到那批优质兵器。

    万一出现差错,国王陛下怪罪下来,瑞王爷还要让厉风去承担‘货主’的责任。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属下定当全力追回货物,再向王爷请罪。”

    厉风逃过一劫,心里虽有侥幸,却无法安心。

    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查找货物,而是找到三阴佣兵团的长三。

    今天的谎言,看起来瞒过了瑞王爷,不过,只有长三死了,这件事才不会穿帮。

    厉风已经接到报告,说长三去了佣兵工会,估计是为了那十九万晶币的酬金问题。

    在向瑞王爷汇报之前,厉风不敢自己出手,便暗中派人跟踪长三,并吩咐手下,不能让长三进入佣兵工会。

    厉风现在有些后悔,自己低估了盗贼的实力,本来故意克扣酬金,一来是对长三自作聪明的惩罚,再者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克扣十九万晶币,在瑞王爷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过错,最多呵斥一顿,再进行经济处罚,厉风就没事了。

    以这个由头主动犯错,厉风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另一个过错。

    和温特家族,以及索冥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厉风必须留有后路。

    只不过,厉风还没有想到,该如何设法通过一个看起来讲得过去的方式,把货物交到索冥他们手上,就遭遇了货物失踪的意外。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超出了厉风的掌控。

    厉风以查找货物下落为由,离开瑞王府,悄悄进入温特家族。

    “厉管家,你这件事情做得不地道。”

    一见面,温特家主温特雷就一脸恼怒的责怪起来。

    “温特家主,这是什么意思?”

    厉风一头雾水,刚刚被瑞王爷盘问了一番,现在又遭到温特雷的指责,心里自然郁闷无比。

    “哼,温特家族派出去的十位战帅强者全部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是凶多吉少。”

    温特雷气咻咻的说道:“我们是按照约定,该做的都做了,可你答应过的东西,我是一点也没有见到……莫非厉管家真的不把温特家族放在眼里?”

    十位战帅强者的失踪或者被杀,对于温特家族来说,或许算不上太大的损失。

    但是,厉风曾经许诺过的货物,居然在三位战王强者的眼皮底下,莫名其妙的遗失了。

    这样的结果,温特雷无法接受,甚至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温特家主言重了,厉某绝无此意。”

    厉风心中不悦,却还得耐着性子解释:“这件事有些离奇,厉某一时半会儿也讲不清楚,但有一点,货物确实不见了。

    为此,我刚才还被瑞王爷臭骂了一顿,此番前来,正是想请教温特家主,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厉风从温特雷的言语中听出,温特雷似乎怀疑,这批货物根本就没有丢失,而是被厉风隐藏起来。

    借着温特其和索冥的帮助,厉风自己独吞了价值数千万晶币的货物。

    “厉管家此言难以令人信服,黑杀口内瘴气冲天,即使战王强者,如果没有提前准备,都会遭到瘴气的侵袭。

    哪怕有所准备,又有谁能够瞒过三位战王强者的感知,轻而易举的劫走货物……

    你不会说这是隐世家族干的吧?”

    温特雷对厉风的解释不以为然,被瑞王爷责骂,那是事先就已经预料到的。

    就算把货物转移到温特家族,瑞王爷同样拿不到手,厉风作为经办此事的唯一责任人,当然没有办法推脱。

    无论是厉风独吞,还是和温特家族分享,对于瑞王爷来说结果一样。

    但是,在温特雷眼里,则完全是两回事,损失了十位战帅强者不说,还出动了战王强者温特其,到头来一个子儿也没到手。

    这样的冤大头,谁也不愿意接受。

    “虽然优质兵器价值不菲,却无法引起隐世家族的在意……

    厉某也有过疑虑,当时索堂主和温特其前辈在场,忽然出现了所谓的冤魂索命,把守护货物的王府家丁吓得魂不附体,惊慌之下货物被盗。

    看起来是一件意外事故,但实际上厉某怀疑,一定有谁走漏了风声,让盗贼提前潜伏于黑杀口内,刻意制造混乱并趁机下手。”

    厉风回想起来,一直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如果真是自己设想的那样,后来出现的那位战帅强者,又会是什么人,似乎对所索冥充满敌意,索冥却说不认识此人。

    最后的三人合力,把黑杀口轰成一片狼藉,此人是变成了齑粉,还是被人救走,也不得而知,反正后来没有再发现此人气息。

    “不可能,索堂主没有必要那样做……更何况,索堂主早就答应,将这批优质兵器交由我们自行处理,只要达到目的即可。

    另外,幽阴门根本就不缺优质兵器,索堂主主管事务堂,又不是炼器堂。”

    身为温特家族的家主,温特雷习惯了高高在上,在厉风面前说话,难免有些咄咄逼人。

    他和幽阴门打交道多年,自认为比厉风更加了解索冥。

    要说是索冥设计侵吞了这批货物,打死温特雷也不会相信。

    “温特家主误会了,厉某没有怀疑索堂主,只是想通过分析,找出事情的真相,以便早日寻回货物交差。”

    厉风在瑞王爷面前唯唯诺诺,对其他人并不买账,温特雷的态度让厉风很是不爽。

    只不过眼下有求于他,不能节外生枝,厉风才强行克制,没有发脾气。

    但被温特雷一顿抢白,厉风是郁闷至极,一张老脸早已涨得通红,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l0ns3v3

前章提要:...,三叔简直是欣喜若狂,说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比这两株更加灵气充足的五阶灵草了。 他不仅没有把这两株五阶灵草交给肖家,反而准备在下个月肖家拍卖行公开拍卖的时候,也来一次五阶灵草拍卖,目的是通过这两株灵草,来抢占市场,暗地里与肖家拍卖行较劲……” 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了田涛的预料,他没有想到,田贵银利用自己对田家的感情,从逸尘那里讨到五阶灵草,根本就不是解除危机,而是另有目的。 以田家拍卖行的库存,拿出两株五阶灵草为田家拍卖行解围,不会存在任何问题。 虽然库存的灵草品级不高,但肖家应该不会过于苛刻。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即使是肖家这样的大型拍卖行,也未必能够搜罗到灵气充盈的高品级灵草。 然而,田贵银却从逸尘身上拿出的灵草中,看到了发财的希望。 “既然卖给他了,怎么处理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逸尘笑着安慰田涛,区区两株五阶灵草,和兄弟之间的情谊比起来.....

后章提要:...诉逸尘,说他在佣兵工会附近,见到过长三,而且还看出了长三心事重重。 逸尘似乎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便让小炫暗中保护长三。 “应该是风老板的人,他们为了克扣酬金,居然做出这样的这样事情,太卑鄙了!” 长三认为,风老板单方面克扣酬金,为了逃避佣兵工会的追查,便设法阻止自己进入佣兵工会,以防对他们不利。 数千万价值的货物老板,竟然舍不得十九万晶币,说出去估计也没有人相信。 长三搞不懂,对方这样做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只是怀疑这十九万晶币背后,可能还隐藏着阴谋。 “不是为了酬金……他们的货物被劫走了。” 对于厉风货物的遗失,逸尘比谁都清楚,长三交接完毕之后,就离开了黑杀口,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长三的危机,并不是去不去佣兵工会那么简单,而是极有可能被杀人灭口。 “怎么可能……我给风老板的,就是押运的货物啊,绝对没有假!”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的实力,又可以看看田贵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公子眼光果然独到,只不过,敝行刚刚卖出一批优质兵器,下一批货可能还要过几天抵达。” 田贵银眉头皱了皱,并没有过多犹豫,非常真诚的说道: “公子可以留些定金,只要敝行到货,便立刻通知公子,你看如何?” “我本来想等肖家拍卖行公开拍卖,但事务缠身,我只能在都城逗留十天,怕是没法参加了,不知贵行……” 逸尘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田贵银一下,面露难色。 “十天?有点急,不过,既然公子需要,田某定会满足要求。” 田贵银......

  • 上三章提要:

    ...自己的铁狼强盗团,佣兵们并没有退缩,依然拼尽全力,与对方周旋。 好在铁狼强盗团的目标明确,只以三辆马车作为重点,所有力量都围绕着货物进行合理的布局。 “杀啊……” 就在铁狼强盗团取得优势,三辆马车即将落入敌手的时候,官道上迅疾赶过来一批足足超过两百人的队伍。 人还未到,喊杀声就已经响起,却是三阴佣兵团的援兵到了。 原来,长三怕货物有失,特意将佣兵分成两队,除了正常押运货物的一百多人,另有三百余人作为暗中策应的援兵。 一旦出现危机,由齐师弟率领的援兵,便迅速驰......

  • 上四章提要:

    ...,万一不能得手,回来的日子就不好受了。” 趁着饭菜还没上来,这二位开始聊了起来。 “反正我们只有十位,其他都是索堂主的人,我们跟在后面就行,至于冲锋陷阵的,必须是那些战帅巅峰强者,毕竟三阴佣兵团的实力不弱。” “不对,探子回报说,长三亲自率队押运货物,把三阴镇的好手尽数带走,余下的老弱病残,不过一百多人,剿灭简直太容易了。” “不会吧,听索堂主说,不能杀光,必须要留下几位,让他们‘逃出去’,设法向长三汇报……” “长三到底押运了什么货物,值得老爷亲自设局?” ......

  • 上五章提要:

    ...师兄忽然发现,三爷一句话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白白的被撞了个狗啃泥,又被三爷责骂,周师兄被打过一拳的胸口,又隐隐作痛了。 今天运气不好,刚进来时为了抢个位置,却招惹到铁狼强盗团的人,被人家打了一拳不说,还被齐师弟鄙视了好几回。 这还不算,好心好意去拉齐师弟,却莫名其妙的被撞飞,若不是修为实力不错,说不定会摔了个鼻青脸肿呢。 到头来,仍然被三爷严厉斥责,反倒落得个不是好东西的下场。 唉,这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喝茶也改变不了命运啊。 “喂喂,这是我的茶杯,你这人怎么这样?” 就在周师兄怨天尤人的时候,小炫的指责声又出来了。 小炫叉着腰,一脸怒容,小手指差点戳到了三爷的鼻子上。 瞪大双眼,一只脚踩到凳子上,对着三爷就是数落个没完没了: “你讲不讲卫生,那是我喝过的茶杯,虽然有口水,可我没让你喝啊,这个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喝了.....

  • 上六章提要:

    ...以为七大领地的能量运行不当,造成了日月空间的崩裂,以致于把灰老头刺激得神志不清。 一睁眼却发现,灰老头除了震惊得虚影凝聚起接近实体的模样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危机发生。 十三恼怒之下,忍不住大声怒骂。 “疯了,就是疯了,你看这是什么?”灰老头听惯了十三的责骂,也不和他计较,反而激动地说道。 “呃,这是……” 十三先是看到灰老头的上蹿下跳,然后才把目光投入到七大领地上空。 一丝丝如同细雾般迷离的氤氲之气,悬浮于七大领地上空,不同于五行之气那样按照一定的秩序运行,而......

  • 上七章提要:

    ...尘,和公孙城主有什么渊源,可否告知?” 看似不经意间,从请功一下子跳到了逸尘这里,这样的跳跃谈话方式,让公孙宏很不适应。 一旁站立着的王府管家厉风,更是把如刀般的目光,直刺到逸尘的身上。 “这……禀瑞王爷。” 公孙宏不知瑞王爷心中所想,犹豫了一下,谨慎地说道:“逸尘虽出身于乡野,却是从天云城参加比试,被遴选至玄天宗。” 尽管玄铁铜矿的事情暂告一段落,但逸石村涉及到矿区的具体位置,公孙宏还是不要主动提及为好。 前几天,公孙宏还担心,瑞王爷会因为王府执事死于逸尘......

  • 上八章提要:

    ...战元提出条件。 “是!肖七一定照办,多谢……”肖七死里逃生,不要说这点小事,就算逸尘敲诈勒索,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只不过,在空中转悠久了,猛地停下来,身体难以适应。 抖索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顺手一扔,朝逸尘身边飞去。 肖七在空中摇晃着,喉咙再一次发痒,忍不住大嘴一张,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这下不是逆血,而是五脏庙翻腾之后,激荡起的污秽之物,在空中散发出一股酸臭。 “肖七,我不杀你,不代表你不该死,你坏事干了不少,迟早会有人找你算账……好自为之吧。” 逸尘接过解药,往怀里一揣,然后对古云说道:“古大哥,我这就去找古板……” “那我呢?”古云被眼前的变故弄得晕头转向,见逸尘这样说,条件反射般的问了一句。 “你想干什么,不会忘了自己今天还要洞房吧?”逸尘翻了翻白眼,撇着嘴说道:“雅姐还在等你呢。” 古云的话说得极其脑残,作.....

  • 上九章提要:

    ...道,尽管不如其他势力那般刚猛,但阴柔之中蕴含着削骨的娇媚。 “花黛慈,若有稀世珍宝现世,自然是能者得之,你别危言耸听,替我们树敌。” 梅大蹙眉不悦,放眼整个城主府,已经现身的各路势力,梅花垄五兄弟都有足够的把握应对。 唯独百花谷不一样,虽说修为实力比不过梅花垄五兄弟,但花黛慈的后援很多。 别看这些姑娘长得跟水蜜桃似地一掐冒水,可人家哪个都不年轻,今天来的二十余位,最年幼的也都过了百岁之龄。 百花谷弟子驻颜有术,除了自己以外,别人根本猜不出她们的年龄,一个个貌若天仙......

  • 上十章提要:

    ...战,肖战元没有顾忌也没有压力,只管发挥出自己的最强实力,就有可能击败古梵天。 然而,古梵天东问一句西说一句,看似有所牵挂心神不宁,实际上却没有肖战元想象的那样脆弱。 相反,肖战元倒由于分心,被古梵天突然袭击,造成了局势上的暂时被动。 双方都是战王强者,基本上处在伯仲之间,即使被古梵天抢得了先机,肖战元也不会立刻落入下风。 轰—— 肖战元一拳挥出,悬浮于虚空中的拳头,忽然被笼罩了一道金色光芒。 在金色光芒的映照下,那只拳头急剧长大,直到长成两个脑袋大小,才停止......

  • 下二章预览:

    ...多。 “好,那我就稍微修改一下。” 田涛思考了一会儿,坦然说道:“我争取在一年之内,将田家拍卖行的资质,提升到大型拍卖行的层次。” 本来是说一年内保证做到,被大长老提醒,田涛才改成争取做到。 “什么……你疯了?” 大长老‘腾’的一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眼睛里露出锐利的光芒。 紧紧地盯住田涛的脸,像是要穿透到田涛的脑子里,看清楚田涛的脑子有没有进水。 提高五成利润额,就足以震慑全场了,现在居然又弄出资质问题,还让不让人活了。 都城一共只有两家大型拍......

  • 下三章预览:

    ...出现意外。 尽管今后的修为提升速度,不如以前那样迅捷,但是,一旦日月空间提升完毕,再辅以足够的资源和能量,逸尘就可以稳扎稳打的逐步晋升。 至于炎昌所说的‘走火入魔’之类,逸尘基本是没有机会遇到。 不过,若是炎昌成功制作出高级定神丸,不管分得多少,逸尘还是乐于接受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田家拍卖行的灵草专项拍卖,将于明天进行。 此次拍卖的灵草,数量一共有四株,其中三株是五阶灵草,一株六阶灵草。 “田家拍卖行这么多年来,虽然也曾拍卖过五阶灵草,但没有这一次说得......

  • 下四章预览:

    ... “你笑话我?”皇甫钦眉头一皱,一脸的不悦:“我是有苦衷的……” 想要和逸尘理论,却又强忍着没有发作,求人必须拿出点诚意,这点他很清楚。 这些年来,天罗大陆偶尔出现一次六阶灵草,也都是品质低劣的货色,跟刚才被炎赫得到的那株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 皇甫钦需要的,是品质绝佳的六阶灵草,不能有一点灵气泄露,否则宁愿不要。 因为,他不是用六阶灵草辅助修练,而是用来治病。 只有逸尘提供的六阶灵草,才具备治病所需要的品质,可惜已经被炎赫抢走。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

  • 下五章预览:

    ...伤佣兵,实际上已经违背了江湖道义。 如果就此罢手,黄某还可以据实禀报两位团长,说这是一场误会,并请求两位团长不予追究……” “笑话,不予追究,你当我们谭家寨怕了你们?” 谭进冷哼一声,喝骂道:“事实摆在眼前,岂容抵赖,待谭某拆了你们招牌,看看田涛会不会继续做缩头乌龟。” 说话的同时,谭进伸出右手在空中轻轻一挥,身后便有二十位战帅强者冲到阵前。 一言不发,径直朝佣兵大阵冲了过去。 余下的二十多位,则懒散的待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着。 在谭进看来,大院内的六十......

  • 下六章预览:

    ...清楚,瑞王爷不仅称呼‘逸尘兄弟’,而且把本王改成了‘我’。 这样的改变,不可能是瑞王爷无意中说错,而是怀有一定的目的。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还不等逸尘揣测出什么,瑞王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是因何机缘,在何处得到那株参灵草的?” 瑞王爷目光炯炯,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似乎要将逸尘看透,以便弄清参灵草的来源。 “瑞王爷可记得,在天云城城主府的时候,有一位和垚猋交过手的小姑娘,我的参灵草,就是她无意中摘得,就连储物戒指和地心玄土,都是她送给我的。” ......

  • 下七章预览:

    ...伤佣兵,实际上已经违背了江湖道义。 如果就此罢手,黄某还可以据实禀报两位团长,说这是一场误会,并请求两位团长不予追究……” “笑话,不予追究,你当我们谭家寨怕了你们?” 谭进冷哼一声,喝骂道:“事实摆在眼前,岂容抵赖,待谭某拆了你们招牌,看看田涛会不会继续做缩头乌龟。” 说话的同时,谭进伸出右手在空中轻轻一挥,身后便有二十位战帅强者冲到阵前。 一言不发,径直朝佣兵大阵冲了过去。 余下的二十多位,则懒散的待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着。 在谭进看来,大院内的六十......

  • 下八章预览:

    ...清楚,瑞王爷不仅称呼‘逸尘兄弟’,而且把本王改成了‘我’。 这样的改变,不可能是瑞王爷无意中说错,而是怀有一定的目的。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还不等逸尘揣测出什么,瑞王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是因何机缘,在何处得到那株参灵草的?” 瑞王爷目光炯炯,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似乎要将逸尘看透,以便弄清参灵草的来源。 “瑞王爷可记得,在天云城城主府的时候,有一位和垚猋交过手的小姑娘,我的参灵草,就是她无意中摘得,就连储物戒指和地心玄土,都是她送给我的。” ......

  • 下九章预览:

    ...伤佣兵,实际上已经违背了江湖道义。 如果就此罢手,黄某还可以据实禀报两位团长,说这是一场误会,并请求两位团长不予追究……” “笑话,不予追究,你当我们谭家寨怕了你们?” 谭进冷哼一声,喝骂道:“事实摆在眼前,岂容抵赖,待谭某拆了你们招牌,看看田涛会不会继续做缩头乌龟。” 说话的同时,谭进伸出右手在空中轻轻一挥,身后便有二十位战帅强者冲到阵前。 一言不发,径直朝佣兵大阵冲了过去。 余下的二十多位,则懒散的待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着。 在谭进看来,大院内的六十......

  • 下十章预览:

    ...清楚,瑞王爷不仅称呼‘逸尘兄弟’,而且把本王改成了‘我’。 这样的改变,不可能是瑞王爷无意中说错,而是怀有一定的目的。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还不等逸尘揣测出什么,瑞王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是因何机缘,在何处得到那株参灵草的?” 瑞王爷目光炯炯,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似乎要将逸尘看透,以便弄清参灵草的来源。 “瑞王爷可记得,在天云城城主府的时候,有一位和垚猋交过手的小姑娘,我的参灵草,就是她无意中摘得,就连储物戒指和地心玄土,都是她送给我的。” ......

    相关小说

  • 娱乐宗师
  • 永夜之锋.

    永夜之锋.

    临的君王;锋行永夜中,他是世间生死的无常。“你们知道,星际联赛的难度是这样排列的:天堂<简单<普通<困难<噩梦<地狱<【泰伦·奥丁】”注意事项:穿!苏破天际,儿坏!慢热不种田,上...

  • 农门小悍妃

    农门小悍妃

    软弱。极品亲戚却天天想着打秋风,踩到她头上作威作福。孟晚桥怒了,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喵啊?智斗极品,怒虐渣渣,凭借着前世知识大开金手指发家致富建房子。自此走上人生巅峰,逆袭白富美,...

  • 神偷王妃本无情

    神偷王妃本无情

    也是离经叛道,竟也能引得无数英雄折腰,弱肉强食,谁是最后的赢家,谁能笑傲天下,爱情与江山,孰轻孰重。要叹,也只能说,一切都是命,旁人羡慕不来。

  • 华娱之闪耀巨星

    华娱之闪耀巨星

    耀巨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您要是觉得《<strong>华娱之闪耀巨星</strong>》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 灵明石猴

    灵明石猴

    ?同样的西天取经,不一样的爱恨情仇。这是《西游记》的野史,这也是《西游记》的另类解读。白晶晶和紫霞仙子将会花落谁家?女儿国中,犯桃花运的又仅仅是唐僧一人吗?

  • 那一年那一天
  • 现代军阀

    现代军阀

    民族的力量。他强占台湾只为断绝台独者的念想;他掠夺月球只为保护国内的环境完整;他霸占火星只为让自己的民族在未来有一席安生之地。喜欢他的人都说他是“爱国军阀”,恨他的人则骂他是“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