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秦叶的霸道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突然间木易公子站在夏傲雪的身后,握住夏傲雪的皓腕,让夏傲雪动弹不得。宛如一对情侣在练习鸳鸯剑法一般,看的是如此的和谐。

    “好!”

    “木易公子再来一个!”

    木易公子的手下在一旁叫好,还有一些人看热闹不怕事大,不断拍打着双手,再为木易公子加油鼓劲。

    “你无耻!”

    夏傲雪看到木易公子如此轻佻的动作,脸上大为恼怒。身体凌空转动,远离了木易公子。

    但是这丫头从来都是不信邪,刚刚好了伤疤,再次对着木易公子斩来。

    “秋水无痕!”

    夏傲雪将浑身大半的玄罡全部灌输到秋水宝剑之上,秋水宝剑不断发出震颤,在夏傲雪面前出现了无数水剑,水剑犹如道道涟漪一般,无尽地扩散着。

    漫天的水剑都是由玄罡凝聚而成,带着阵阵破风的声音,将木易公子完全包裹住,处处弥漫着水雾,周围的空气一阵清凉。

    “看来这丫头对我还是留了一手,并没有使用秋水无痕这等杀招。”秦叶看着夏傲雪内心说道。

    “来得好,只是这招对我无效。姑娘,我们还是谈谈人生吧!”木易公子在水雾中说道。

    秦叶就看到木易公子周围一处火光,强大的玄罡喷薄而出。火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将夏傲雪的水剑完全抵挡在外。

    水能克火,同样的水系武技与火系武技相触碰,水系无极明显占有优势。木易公子这样做也是有意显露他的实力。

    “退!”

    木易公子破除了夏傲雪的秋水无痕,把手一挥,一道浓烈的火狮奔向夏傲雪。

    “水凝镜!”

    夏傲雪看着虎视眈眈的火狮子,也是连连凝聚剩下全部的玄罡。蓝色的玄罡不但变换颜色,在她眼前形成了椭圆的镜子。

    水凝镜,玄级初阶武技。品阶虽然不高,但是十分的实用,是防护类武技。

    “滋滋!”

    水火相碰,刚刚散去的浓雾再度聚拢。夏傲雪的身体也在迅速的后退。即使有水凝镜的阻隔,也是阻挡不住巨大的力道。

    这还是木易公子留手的状态,根本没有想要伤害夏傲雪,只不过是想把她镇退,接着再将她拥入怀中。可是有一个男子比他速度更快,就是秦叶。

    身体急速后退的夏傲雪脸色也是有一些焦急,看到眼前的木易公子消失了就觉得有些不好。想要迅速改变身体状态但也是万难。突然一个强有力的怀抱将她抱住。

    “木易公子你真是卑鄙无耻,我……”夏傲雪把手抬起,对着身后的人就是一套柔水掌法。可是她的小手再度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见面就要给我一巴掌,夏小姐有些过分了吧。”秦叶一脸微笑地说着。同时放开了夏傲雪的小手,身体也是远离了她,没



(第1/3节)当前962字/页

前章提要:...可收拾。 这场战争也成就了秦叶的凶名。一怒之下,屠杀一国数万万百姓。今后在东域都留下了极大地恶名,所有人都认为秦叶十恶不赦。 可是他们全都不了解秦叶的初衷,也体会不到秦叶那种忧国忧民的情怀。不过秦叶却觉得无所谓,还是那句话我想做的事情我就做了,随你们怎样。 半个月后,大旭王朝的京城再度举行了隆重的庆贺,庆祝一字并肩王与军神沈如友的得胜归来。 在秦叶与沈如友的身后,也有一个巨大的囚车,囚车内装着金日烈。到了今日金日烈仍然没有死掉,还苟延残喘地活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话用到他身上果然没错。 天行皇帝依照军功进行赏赐,同时派出数十万百姓开发大韩帝国事情暂且不提。只说在一字并肩王府内的秦叶与晋王。 晋王并没有在大旭王朝封侯拜相,这与他人生的人格相悖。而是留在了秦叶身边,作为秦叶的第一位谋士。多日走散的野蛮玄师也来到了一字并肩王府。 “晋王,你觉得东域南部如.....

后章提要:...,而且时常有沙暴惊雷。苑山的沙暴可不是普通的沙暴,真若是剧烈时,玄师都能撕的粉碎,因此此处虽然有一些七诞果,但却无人采摘。”另一位修士道。 “你说的不错,同时大漠之中还有那恐怖的蝎子。二阶蝎子的毒可是完全的要命。若是被蛰了一下,那可是活不过七个时辰。”又有一位修士补充着。 秦叶与夏傲雪听得清清楚楚,当听到苑山恶劣的环境后秦叶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苑山不是山,而是一处荒漠。 最让人绝望的地方莫过于茫茫大漠,浩渺云烟。周围除了黄沙还是黄沙,让人看不到一丝丝的希望。平原与山峰倒还是好一些,起码有一些丛林树木,看着也能让人感受到一些希望。 “七诞果还真是不容易得到,难怪就来了这一点人马。原来都是知晓环境的恶劣。到了苑山的荒漠内莫说是抢夺了,就是活着走出来也是十分的困难。”秦叶自语地说道。 “无论多么艰难我也要去闯一闯,摘得七诞果好还了你的人情。”夏傲雪口中轻道,.....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特殊犯人对晋王抚慰道。 特殊犯人与晋王年龄相仿,在大旭王朝的军中也是混过一段时间,那时间恰巧是晋王的成长期。当初的大韩帝国军士在素质绝对不如现在的百分之一,当晋王接手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特殊犯人的夸赞也是不无道理,秦叶真就很难比得上晋王。 “林叔,从远处就听到你提起我的名字,莫非离开了不到三日就想我了不成?”秦叶对特殊犯人嬉皮笑脸地说道。 “确实是想你了,不过是想你的美酒。”特殊犯人也是性情中人,对秦叶如实地说道。 “这个好说,等我们撤军后与你庆功。救下晋王算......

  • 上三章提要:

    ...都拦不住。”秦叶说完话也是一声叹气,学的是有模有样。 如果不是你在里面唆使,沈如友早就把停战协议给签了,哪还有那么多事情。晋王看着秦叶心中说道。 “什么?沈老将军去边境了?”晋王语气诧异地说道。 “是啊,不瞒你说。我们现在军中的军粮只能撑过一天。今日不打我们就会被饿死在这。老将军也是急了,这才想要破釜沉舟。”秦叶半真半假地说道。 打仗莫过于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秦叶主动告诉晋王军中缺粮这话不假。但是能够挺得到三天却被说成了一天。 被秦叶这样虚虚实实地说着,晋王半信半......

  • 上四章提要:

    ...子都不会梦到如此恐怖的事情。 “呼,呼!” 满场都是金老沉重的呼吸声音,肩头的鲜血滴答滴答地流着。金老那身躯也在微微地颤抖,默默地用玄罡恢复着伤势。从远处看去就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一般。 “师傅,师傅!” 南火玄灵大声哭喊,喊声悲切异常。作为金老的四位徒弟,南火玄灵脾气最为火爆。但也是最重视感情。看着师傅浑身湿透,劳累无比,还丢了一条手臂,直接奔向了师傅。 “师傅!” “师傅!” “师傅!” 另外三大玄灵也是朝着金老跑去。大......

  • 上五章提要:

    ...臣更加在行。他们知道只要晋王失败了,那么整个大韩帝国将会化为灰烟,再也无人能够挽回。指着白痴皇帝,那他们早就身死多少次了。 “咦,等等,那个金日烈现在哪去了?”一些人心中疑惑。 现在金日烈早已移驾,来到了一处水面之上。身体还系着长长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了假山之上。也不知哪位聪明的大臣出的这样精妙的主意。 昨夜万寿宫都被雷电击毁,同时巧舌如簧,机敏能干的那位姓马的大臣也是倒在了血泊之中。这可吓坏了金日烈。 现在皇宫内的防止他是不敢住了,怕再次坍塌,将他小命交代在里面。而且站在此地也是心寒,生怕一个天雷将他劈中。况且这里大雨倾盆,一国之君在这里淋雨,有失风度。到现在金日烈还是想着他那一文不值的风度。 最终有一位能臣为金日烈出了一个主意,让他来到畅春湖边的凉亭处。这里面既能遮风挡雨,又能够不怕雷劈。即使不小心被雷劈中,也是砸不死人。 同时在皇上身上系上一.....

  • 上六章提要:

    ...了妓院!”秦叶见到后表情有些错愕,这也是秦叶第二次来到这种地方。上一次秦叶还是为了木易妖月,迫不得已而为之。 “野大哥,一路上也辛苦你了,去放松一下吧。肖烈的事情交给我。”秦叶说完话后给野蛮玄师拿出了一万块灵石,让他也好好放松一下。 “秦宗主,这……”野蛮玄师听完后脸上露出危难之色,自己来这里完全是为了帮助秦叶也不是来取乐的。 “拿去拿去,面对肖烈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最终还得靠银狼啸月。”秦叶第一次劝人去泡妞,而且还自掏腰包,算是对属下的一种特别的奖励了。 野蛮玄师有推辞......

  • 上七章提要:

    ... 这个妖精真是无解,秦叶见此也是嘴巴一凑。将木易妖月手中的九窍龙丹含如口中,与此同时还有那青葱的手指。 “秦叶你真是太恶心了!”木易妖月看着秦叶的举动,连忙抽出被秦叶含在口中的手指。露出一脸嫌弃的模样,同时还在秦叶身上蹭了蹭。 秦叶服下九窍龙丹后慢慢调养,静等血公子与索西之间的战斗。对于这个索西,秦叶总是觉得他有些心术不正。恐怕到时候与血公子战斗时,耍一些阴招。让光明磊落的血公子吃下大亏。 在一个半时辰后,比武台再度搭建完毕。这一次举办方也是下了血本,换上无比坚硬的硬原石......

  • 上八章提要:

    ...上。木易妖月,血公子,野蛮玄师全部跳了下来,将秦叶护住。 看到三个强大的身影,拉吉也是有些害怕了,身体在往后退。 “秦叶你没事吧?”木易妖月走到秦叶身边,用手帕擦了擦秦叶嘴角的血迹,一脸担忧地说道。 “妖月我没事,这点小伤还奈何不得我。你们先退回去,我与他的比赛还没有结束。”秦叶挺了挺腰板后,对木易妖月与血公子等人说道。 血公子与木易妖月发现秦叶虽然受伤,但并不是很重。看着秦叶不容置疑的口气,木易妖月也自知秦叶心中已经有了断绝。还是等秦叶处理完后在为他包扎伤口吧。想到这里三人走到了台下,不过并没有回到原处,以防秦叶发生不测。 “裁判,战斗中如果不幸身死,会不会取消比赛资格?”秦叶直接对裁判员问道。 裁判员看着一脸阴沉的秦叶,也是觉得有些可怕。连忙对秦叶说道:“比赛中如果出现死亡现象会立即取消比赛资格。” 听完裁判的话,秦叶眼里略微出现一丝失落。看.....

  • 上九章提要:

    ...下取得胜利还是有希望的。”秦叶对着木易妖月等人说道。 “照这样来说前期对你十分有利,玄师们起初都不愿相碰,这就给了你可乘之机。秦叶,你什么时候上场?”木易妖月眨着眼睛看着秦叶,想要让他上场。 秦叶一连看了十多场,发现上场的修为最高之人才是玄士八重。在他眼里完全不堪一击,最终秦叶决定上场。 “谁敢来挑战我?”玄士八重的男子不断捶打着胸脯,宣示着他的强大。到如今他已经胜了九场,再胜一场就可以晋级到下一轮了。 “我来试试你!”坐在三层的秦叶终于按耐不住,起身站起,朝着下面走去......

  • 上十章提要:

    ...抑制的兴奋。 “啪啪啪!” 探头玄师不断用手中的长鞭抽打着秦叶分身所控制的剑阵。剑阵虽然精妙无穷,但也是架不住玄师的狂轰乱打,很快就出现了丝丝的裂痕。 “还有三分钟,再给我三分钟时间,我就可以将木易妖月治好!”秦叶本体内心不断祈祷着。 “给我碎!” 突然探头玄师说了一句,在他手中两个长鞭上凝聚了强大的青色光芒,长鞭的威力暴涨了五倍,将秦叶所布置的剑阵轰的粉碎。 “这十六把灵器宝剑都是我的了!”探头玄师把手一伸,对着空中的十六把宝剑抓去。 “雷砂万千!”......

  • 下二章预览:

    ...出。罡气一经喷射后,肖烈面前的黄沙轰然起飞,杂乱无章的黄沙迅速的凝实,铸成了一道黄色的罡壁。 罡壁无坚不摧,迅速朝着欧阳嚣与木易云海两人碾压过去。整个天空也是阴云笼罩,似乎感受到了肖烈这一招的可怕。 “盘灵蛇杖!” 欧阳嚣看到面前疯狂碾压过来的黄沙罡壁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他手中的极品灵器蛇杖也是抛了出去。 欧阳嚣抛出蛇杖后口中念叨着不知名的咒语,接着一束漆黑的光芒从欧阳嚣眼中射出,注入到了空中的蛇杖内。 漆黑的蛇杖被欧阳嚣眼中的两道光芒注入后,瞬间变得乌光闪亮。接......

  • 下三章预览:

    ...。在他的算计之下,秦叶已经是必死,褐砂蝎远远比黑竹蛇强大的多。所以欧阳嚣派出黑竹蛇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是为了去抢夺秦叶与夏傲雪手中的储物戒指。 在欧阳嚣看来,五千年的七诞果不是那么容易炼化的,就是他拿的修为来说,想要炼化五千年的七诞果也需要很久的时间,而且还要准备大量的药物,用来去除其中的狂暴元素。 他脑海中都十分困难的事情秦叶一个小小的玄士又怎能做到?虽然秦叶可以抵得上普通的玄师,但那也仅仅是普通的玄师。真正棘手的是银狼啸月。欧阳嚣心中想到。 “秦叶我们,我们怎么办?”夏......

  • 下四章预览:

    ...古风雷泽砂与十六把灵器宝剑。 剑公子识破了秦叶的诡计,四大公子之一的他也不是白痴。秦叶摔他的同时剑公子也是用另一只手劈向秦叶的胸口,也想借着这股反震之力将秦叶震飞。 两人围绕着古风雷泽砂打的越发激烈,由于两人都是不依不饶,所以身体全部都远离了古风雷泽砂。 “天外飞剑!”剑公子也是越来越发现秦叶棘手,趁着与秦叶分离的时候迅速结印,大量地吸收着天地之间的元气。这一次剑公子也是完全动用了绝招,周围十里内的元素都呈现在了他身体后。 一把把五颜六色的,由玄罡凝聚而成的精致灵器宝剑......

  • 下五章预览:

    ...。”秦叶自语说道,不过这一次秦叶并没有太多的期望,即便连分身也都没有放出,仅仅把银狼啸月放入了床下。就这样蹲在房梁之上,半晌后房梁之上响起秦叶轻微的鼾声。 “咯吱!” 凌晨两点夜深人静,秦叶的窗户被一缕微风吹开。但是由于声音过于轻微,以至于熟睡之中的秦叶都没能发觉。 微风过后,一个身材佝偻,蒙面的老者从窗户跳入了秦叶屋内,用手中的剑直接刺入到秦叶的床上。花白的被单瞬间被挑开,里面的棉花也是暴露了出来,但就是没有秦叶的身影。 老者发现秦叶不在屋内,也是隐隐吃惊。放眼四处巡......

  • 下六章预览:

    ...长而增加,而是按照实力说话的。 同一修为的两人都相互称呼为道友,即便两个人年龄相差很大。年岁已高的玄空,称呼特殊犯人也应该尊一声前辈。这是强则为尊的法则。 但是玄空的这一好徒弟将这个定律完全的打破了。特殊犯人在玄空面前露出谦恭,没有表现出一丝的自傲。口中不断称呼前辈,同时也为玄空斟酒。这种殊荣玄空活到今日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脸上越发开心,不知不觉间喝醉了。 宴席过后,秦宗的各个首脑开始相互忙了起来。秦宗每日的事情都是不少,不能因为来了客人而整天耗着。特殊犯人则是去了一处幽静的地......

  • 下七章预览:

    ...。”秦叶自语说道,不过这一次秦叶并没有太多的期望,即便连分身也都没有放出,仅仅把银狼啸月放入了床下。就这样蹲在房梁之上,半晌后房梁之上响起秦叶轻微的鼾声。 “咯吱!” 凌晨两点夜深人静,秦叶的窗户被一缕微风吹开。但是由于声音过于轻微,以至于熟睡之中的秦叶都没能发觉。 微风过后,一个身材佝偻,蒙面的老者从窗户跳入了秦叶屋内,用手中的剑直接刺入到秦叶的床上。花白的被单瞬间被挑开,里面的棉花也是暴露了出来,但就是没有秦叶的身影。 老者发现秦叶不在屋内,也是隐隐吃惊。放眼四处巡......

  • 下八章预览:

    ...长而增加,而是按照实力说话的。 同一修为的两人都相互称呼为道友,即便两个人年龄相差很大。年岁已高的玄空,称呼特殊犯人也应该尊一声前辈。这是强则为尊的法则。 但是玄空的这一好徒弟将这个定律完全的打破了。特殊犯人在玄空面前露出谦恭,没有表现出一丝的自傲。口中不断称呼前辈,同时也为玄空斟酒。这种殊荣玄空活到今日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脸上越发开心,不知不觉间喝醉了。 宴席过后,秦宗的各个首脑开始相互忙了起来。秦宗每日的事情都是不少,不能因为来了客人而整天耗着。特殊犯人则是去了一处幽静的地......

  • 下九章预览:

    ...。”秦叶自语说道,不过这一次秦叶并没有太多的期望,即便连分身也都没有放出,仅仅把银狼啸月放入了床下。就这样蹲在房梁之上,半晌后房梁之上响起秦叶轻微的鼾声。 “咯吱!” 凌晨两点夜深人静,秦叶的窗户被一缕微风吹开。但是由于声音过于轻微,以至于熟睡之中的秦叶都没能发觉。 微风过后,一个身材佝偻,蒙面的老者从窗户跳入了秦叶屋内,用手中的剑直接刺入到秦叶的床上。花白的被单瞬间被挑开,里面的棉花也是暴露了出来,但就是没有秦叶的身影。 老者发现秦叶不在屋内,也是隐隐吃惊。放眼四处巡......

  • 下十章预览:

    ...长而增加,而是按照实力说话的。 同一修为的两人都相互称呼为道友,即便两个人年龄相差很大。年岁已高的玄空,称呼特殊犯人也应该尊一声前辈。这是强则为尊的法则。 但是玄空的这一好徒弟将这个定律完全的打破了。特殊犯人在玄空面前露出谦恭,没有表现出一丝的自傲。口中不断称呼前辈,同时也为玄空斟酒。这种殊荣玄空活到今日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脸上越发开心,不知不觉间喝醉了。 宴席过后,秦宗的各个首脑开始相互忙了起来。秦宗每日的事情都是不少,不能因为来了客人而整天耗着。特殊犯人则是去了一处幽静的地......

    相关小说

  • 校园狂神

    校园狂神

    了刁蛮可爱小萝莉,可是悲催的他竟然修炼了纯阳童子功……    可是杨默坚信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于是某二代们惨了;一路打脸,一路嚣张!

  • *~爱上黑咖啡~*

    *~爱上黑咖啡~*

    与年轻人相比
        这爱情既苦又涩
        让人爲她(他)发狂
        让人半夜爲她(他)流泪
    &nb...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只婚不做……看来你还不是很了解我,来,我们深入了解一下。”男人微笑着把炸毛的女人一点点拆吃入腹。“季沉,你又骗我,你不是说你是个破落户吗?”乐乔再次发飙,感情这男人压根不是什么破...

  • 我在红楼当奸臣

    我在红楼当奸臣

       科举之路(1/1) 已完成
        ……
        荣宁二府的败落 (1/1)已完成
        ……
    &...

  • 隐婚密爱:君少宠妻无下限

    隐婚密爱:君少宠妻无下限

    她穿越青春迷茫的火线,陷入情爱深潭  究竟谁的身和心——最先臣服?  她是海家没人疼的落魄长女  “落魄”?啊呸,别以为给扣个“灰姑娘”的帽子,姑娘我就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他...

  • 他会撒娇

    他会撒娇

    bsp;  十年磨一剑,潜规则女终成金主!
        震惊!靠潜规则上位的方知意居然敢……
        老牛吃嫩草!方知意辣手摧鲜肉!

  • 星魂弑神

    星魂弑神

    喜欢的模样,在族人的鲜血铺就的道路上,渴求着爱人的目光。同样是爱,用尽心机与权术,势必将爱人化作自己忠诚的附庸,不惜杀戮,不计后果,只为一场轰轰烈烈的旷世传奇。强者之路,永远不会...

  • 养个男鬼开外挂

    养个男鬼开外挂

    ,强制组虚假cp,塞钱上位……这些都已经司空见惯,然而最近在明星之中,又悄悄兴起了一种新的风潮:养鬼!网络上不知道从何处流传起的一个帖子引得圈内不少的明星纷纷相信供鬼之说,就像是相...

  • 名门婚宠:总裁大人套路深

    名门婚宠:总裁大人套路深

    为boss专属小助理。第二次,被某boss带到民政局戳章认证。可是明明说好的婚后相敬如宾,互不干扰呢?看着眼前某人无限放大的俊脸。苏瑾气极:“唐衍!说好的不许同房,不许同床,不许亲密接触...

  • 相思西游之大圣追爱记

    相思西游之大圣追爱记

    的至尊强者,偏偏入眼的是一个旁人看来毫无能力的小和尚。从此之后,地崩山摧也好,沧海桑田也罢,生命的意义,就是护着小和尚。一个历经磨难,渡过红尘,最终却发现,渡得了这纷乱,唯独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