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望月犀牛下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完了?”

    秦叶看着陷入沉默的气氛,对着望月犀牛问了一句。自己问它周围的详细情况,这个家伙竟然只说了一句话,这不是在调戏自己吗?想到这里秦叶心中有了一些的怒意。

    “公子,我在幼年的时候母亲驮着我离开了陆地,而后便是来到这座小岛之上。由于在途中母亲受了重伤,不久后便一命呜呼。她让我在这里不要乱走,等待着自己的父亲。于是我便守在这里,到如今也不知过了多少的岁月。”

    望月犀牛对着秦叶说着,这一次它倒是详细了一些,不过说的都是自己的家事,与秦叶想要知道的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呢?在这里呆着你总是生存吧?周围可否有什么小岛了之类的?”

    听到望月犀牛的回答,秦叶不由得感到有些沮丧。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认识了一个听妈妈话的家伙。

    “平日里我都是靠着月华生存下来的。之前也去往血河之中寻找一些吃的。不过一次遇到了七阶的白垩鲨,它险些将我一口吃掉。从今以后再也不敢踏出半步。今日遇到你便想着改善一下伙食……”望月犀牛十分可怜地说着。

    在望月犀牛说完话后,秦叶上下打量着它。片刻后叹息了一声,没想到六阶的灵兽在中域内根本生存不下去,可以说是寸步难行,这件事情放在四域是不敢想象的。

    四域之中六阶灵兽几乎可以驰骋天下,到哪里都能吃香的喝辣的。寻常之人想邀请他们都需要排队。

    “你起来吧,真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苦命的家伙。我来问你,你想不想从小岛走出,回到路上寻找你的父亲?”秦叶对着望月犀牛说着。

    “想,我做梦都想!”

    望月犀牛听完秦叶的话后不断点头,在这里整日提心吊胆,而且饥肠辘辘。这样的日子它早就受够了。

    “好吧,我便带你从这里出去。”秦叶决定带着望月犀牛从这里走出。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望月犀牛口中连续说着,它的脸上充满了一丝的喜色。

    “我们走吧!”

    秦叶身体朝着空中飞去,想要离开这一处小岛。

    “公子万万不可!”看着飞身而起的秦叶,望月犀牛一脸惊慌地说着。

    “怎么了?”

    对于望月犀牛的表情秦叶有些不解,难道它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吗?

    “公子,在圣血河内绝对不能御空飞行,否则的话要遭天谴!”望月犀牛一脸惶恐地说着。

    “哦?这有什么危险?”秦叶听完后伫立在空中,对着望月犀牛询问着。

    “公子您快快下来,这是我母亲对我说的。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历经千辛万苦游到这里。相传圣血河乃是被圣人的血液染成的,在圣人之上飞过乃是大不敬……”

    望月犀牛对秦叶讲述着圣血河的由来,万圣台,圣血河都是根据圣人命名的。不论是万圣台还是圣血



(第1/3节)当前963字/页

前章提要:...每一人都可能成为国家未来的继承人,东明皇帝自然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我们已经准备妥当,东明皇帝可以开始了!”商公子开口说道。 “父皇,我……” 霓裳公主看着自己的父亲,想要说话却又收了回去。 “我宣布,王者大会正式开……” “且慢,我也参加!” 就在东明皇帝下令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高高的呼声。话音落下后人也是出现在了广场之上。满头大汗的秦叶这会终于赶到了。 “他是谁!” “他为何才来到这里!” “他有什么资格参赛?” “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夜同木槐玄圣争夺东海沉木的家伙。没有想到他竟然来到了这里。” “原来是他!得罪木槐玄圣居然不第一时间逃走还敢来到这里参加王者大会,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 看到秦叶的忽然出现,许多人感到十分的陌生。不过一些人认出他后便是迅速的传开。遍地都是秦叶与木槐玄圣之间的事情。 ......

后章提要:... 黑魔鲨张开大口,一道黑色的光球迅速的蔓延开来,对着秦叶背后射去。 这种强大的道德经它单独学会就够用了,秦叶既然能够传给它,自然能够传给其它的灵兽。黑魔鲨的算盘打得还是十分的仔细。越多的灵兽进入八阶,它的日子越不好过。无论处在任何地方,都是弱肉强食。弱者必然会被淘汰,强者才能笑到最后。 “吞灵幽鬼!” 迫不及待之下秦叶只能使用这一招防御,吞灵幽鬼他不止一次使用过。上一次因为使用吞灵幽鬼更是让树老陷入了昏迷之中。由于黑魔鲨的动作过于突然,秦叶也没有使用金碗的空挡。 手握念珠的吞灵幽鬼又一次出现在了中域,自从秦叶出世后,它机会没有睡过任何的好觉。秦叶对于它来说无比的讨厌。 “前辈,这条黑魔鲨就交给你了!如今我正在寻找乱世之剑,准备将恶灵一族解脱出来!”秦叶身上气势立刻发生了变化,在他眼角之中出下了一丝的邪气。 “好,找到乱世之剑后你的把握就更大了。还差一个.....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陷入沉睡,在秦叶的灵兽圈中还有银狼啸月。现在来到中域,啸月和噬魂蚁王分别被他留在了皇宫和宗门之中。 银狼啸月用来保护林逸,噬魂蚁王则是进行快速的繁衍。随着噬魂蚁王的不断强大,繁衍出来的后代也越来越强。现在噬魂蚁王也是踏入了六阶,这一切全都是源于落日山脉霸主的帮忙。 考虑到还有许多场大战要继续,噬魂蚁是秦宗必不可少的杀伤性装备。因此落日山脉的霸主也是格外的帮忙,同时大量的灵兽也开始驻入到秦宗内部。 “竟然这般天色了,看来要去参加拍卖会了。这也是第一次参加没有敌人,不用勾心斗角的......

  • 上三章提要:

    ...度扩散着。不单单是半圣老者,其余几位半圣也是被气息搅了进去。 “小秦叶,碧波九烟阵!” 树老看到秦叶射出一箭后再度让他布置一道屏障,这一次是最大的毒阵。碧波九烟阵是圣人以下的克星,包括神罚者都是没能承受住。 听完树老的话后秦叶将自己的金碗照在头顶,上面弯曲的毒烟迅速的释放出来。连天的火焰周围再度多了一层颜色。 看你们如何进入到我的领域之中!秦叶也是有些的得意,如今自己半圣巅峰的实力,面对眼前任何一位蛇族半圣都没有畏惧。外加上忘情火和碧波九烟阵两道巨大的屏障,这群蛇族半圣......

  • 上四章提要:

    ...没有想到她所学的东西竟然如此广泛。 “既然你抱着琵琶那就弹奏一首琵琶行吧。”秦叶想到了著名诗人白居易写下的千古名篇琵琶行。 “好!” 莲儿听到秦叶点出的曲子身体微微震荡,她没有想到秦叶竟然点出了一首如此忧伤的曲子。琵琶声音响起,莲儿便是开始了她的弹奏。 秦叶也是难得闭上眼睛,耐心听着曲子之中的含义。他也想要听一听莲儿在曲子里面想要诉说什么。在他的专注倾听下,自己也是走入了莲儿的心间。 在曲子之中音乐低沉婉转,越是到悲伤的时候曲调越发的沉闷。好似无尽的话语无法倾诉,......

  • 上五章提要:

    ...恭敬地说着。 “小秦叶,他那日并没有认出你。你的讲道已经完全征服他了。现在他还想着聆听一番讲道,直接进入到玄宗水中。”树老看透了老乞丐心中的想法。 昨日秦叶的装束就连月凝认出都十分的困难,老乞丐更是一脸的无知。回去他略微思考,便是知道了秦叶和那位前辈有着神秘的联系。 “真是想不到会有意外的收获,不过如此甚好。这更加印证了我们的得猜想。我们可以继续选择之前的计划!”秦叶同树老交流着。 “少爷,若是不够我再给您加一百万。” 老乞丐看着沉默不语的秦叶,认为秦叶有些为难,于是又拿出了一百万九窍龙丹。 “这件事情好说,三日后我请前辈再度出山。让他继续讲道,弘扬大发。这二百万九窍龙丹算是你的辛苦费,你将这件事情传递给鸿云关的每一位修士,让他们也能多听道法,领悟精妙。” 秦叶又将二百万九窍龙丹还给老乞丐,原本他还想利用九窍龙丹让老乞丐帮忙,这下九窍龙丹都不用了.....

  • 上六章提要:

    ...呢?这届有张云帆这样的黑马,怕是迎娶公主也是很有机会。” “张云帆,一代妖孽,独领风骚!” 见到张云帆大发神威后,场上传来了无数的赞扬。人就是这样,对于强者都是无比崇拜,弱者却是被忽视在旁。 “张云帆,你真的很强。在下修为不精……” “秦叶,你连妖孽奥义和帝王奥义都没有使用。比赛难熬纯心放水吗?这种有违正义的举动我势必要制裁你。” 在秦叶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王莫身体离开了原地,来到了禁制之外。他想要趁着这个把柄彻底废掉秦叶,打假赛在哪里被查出都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

  • 上七章提要:

    ...龙血变并不逊色妖孽奥义。只是重力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导致秦叶也无法尽情的释放,每一次同红冲较量秦叶的速度都要慢上一些,若不是靠着惊雷暴动的弥补怕是已经输了。 “妖孽奥义果真很强,红冲你真的很有实力。若是上来就认真的话这一场比试我的机会十分的渺茫。” 两人分开后秦叶一脸认真地对着红冲说道,对于红冲他隐隐有些敬佩。能够领悟妖孽奥义的每一个人都不简单。这是秦叶最新下定的结论。 “秦叶,你难道想要说现在有机会胜我?”红冲听出了秦叶的弦外之音,在喘息之中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红冲......

  • 上八章提要:

    ...余女子再也不能随意乱提了。 “这一次就不与你计较了。” 月凝嘴角轻轻翘起,脸色再度恢复了正常。由于这次她感到理亏,主动走到秦叶的身边握住了他的大手,两人携手朝着丹阁之中走入。 “呼,呼……” 丹阁之中的伙计还打着呼噜,自从他来到丹阁十几年,能够休息的次数很少。今日终于能够酣畅淋漓的睡上一次好觉,他自然格外的珍惜。 “伙计醒醒,做生意了。” 看着昏睡的伙计,秦叶在一旁叫了两声。 “啊啊,生了?小翠竟然生了。” 伙计听到秦叶的打岔后在口中说了一句,而后直接从桌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出现了强烈的喜色。 看来这家伙也是一个偷情的主,秦叶看着伙计的表情,心中微微一笑。这年头其他人不缺,偷情的人可是不在少数。 “我们是购买青阳丹的!在下六品丹师秦叶,这是我的夫人。”秦叶冲着伙计说着。开口就是说了自己的身份,六品丹师。 六品丹师?怕是一品都.....

  • 上九章提要:

    ...有着极大地好处。这一件衣服已经有极品道器的强度。 “这件看起来不错,凝儿你喜欢吗?”秦叶冲着月凝问道。 “嗯!”月凝轻轻点了点头。 “客爷,三层之中还有着玄圣级别的六瞳云兽,那件衣服上还有着七彩孔雀的羽翼,是我们天蓝坊最为贵重的一件衣服。已经超过寻常的圣器,你们要不要看一看。”小姐这个时候从中插言,在她脸上竟然略微有些的嘲讽。 秦叶不是总要选好的,选贵的吗?不妨就去见三层最贵的七彩水云杉,那件衣服的价格在五百万灵石左右。到时候让你当众出丑。 “秦叶,我们不去了。”......

  • 上十章提要:

    ...好骗。我可是月澜宗的宗主!”月凝红着脸说道,说到这里她忽然有些紧张,对于秦叶下一句话十分的期待。 “凝儿,难道你忘了我们在进入逆流世界前说的那些话?你可是愿意接受我,成为我的妻子。身为一宗之主你要说话算话。” 秦叶也是抓着月凝这句话不放。趁着月凝思考的时候秦叶在她的雪白之处画了两个圈圈,更是分散着月凝的注意力。 “我是说给你追求我的机会,并没说成为你的妻子。” 月凝心中又惊又喜,对于秦叶的大手更是没有任何的准备。两人在逆流世界之中不断打情骂俏,彼此之间的感情也在急剧的升......

  • 下二章预览:

    ...度较劲。不过这一次还是失败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推不开?” 见到两次失败,秦叶的困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紫云无极眼!” 秦叶运用紫云无极眼,朝着棺椁之上看去。他发现棺椁外竟然有着许多的符箓,当他用力推开,符箓便是连在一起。让他的手段没有任何用处。 “小秦叶,外面的空间有着许多的东西。应该是储物戒指,怕是你被当成宝贝装了进来。”树老观察的比秦叶更加仔细,他也是直接说出了重点。 “被当成宝贝装进来了?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秦叶也是瞪大眼睛,对于眼前的......

  • 下三章预览:

    ...光看向一旁调息的鼠公子,脸上流露出一丝的不满。他穿着蓑衣朝着一步步朝着鼠公子身旁走去,见到他迈步走来,鼠公子立刻站了起来,停止了恢复。 “六皇子你这是何意?”鼠公子冲着六皇子说道。 “没有什么意思,周围只剩下二十多位修士,在他们当中或是没有八珍孔雀羽毛。或是与我们抗衡的资本。你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用途了,交出八珍孔雀羽毛,我放你离去。”六皇子声音平淡地说着。他的举动充分证明了什么叫做卸磨杀驴。 六皇子和鼠公子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因此谈不到忘恩负义。鼠公子主动帮忙也是为了达到他......

  • 下四章预览:

    ...旋风之中,就连吞灵幽鬼这种手段也是无法用出,他只能任由眼前的圣兽宰割。 “终于可以暂时安静了,小子我问你,你同冰啸天有着什么关联?”圣兽对秦叶问道。 “冰啸天?他是谁?” 秦叶只能配合圣兽,这一刻他想起了最为强大的一种招数,那就是嘴遁。天级武技,妖孽奥义等等均不是最强大的,最强大的武技就是嘴遁。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 “就是那具棺材的主人,你应该称呼他为冰圣!” 见到秦叶并不知道冰啸天,圣兽也是换了一个称呼。冰啸天是他对冰圣的称呼,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前......

  • 下五章预览:

    ...要这种美食。对于自己的表现六皇子也是非常的满意。 “六皇子的厨艺令我大开眼界!”霓裳公主评价也是非常的简单。 “秦叶,九十九层中一共我们四人。你有什么想要献给霓裳公主的?” 六皇子这个时候冲着秦叶发难,在他看来这个时候是羞辱秦叶的大好机会。醉酒红冠鸡秦叶是学不来的,欲仙酒此等美酒秦叶更是拿不出手。他想要使用这种办法对秦叶好好羞辱一番。 “在两位皇子面前我甘拜下风!” 秦叶拱了拱手,表示自己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这倒并不是秦叶谦虚,而是他真的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

  • 下六章预览:

    ...。里面孕育三千年的器灵,挥动起来白光闪烁,虎啸阵阵……”半圣冲着秦叶三人介绍着。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白虎云杰剑与我个性不符。”秦叶口中念叨着。 人杰虽好,但也比不过秦叶。他乃是真正的帝王,一宗之主。用人杰和他比完全就是在辱没他的身份,因此秦叶也没有过多的停留。 “公子,您已经是天骄的修为,身份与气度刚好符合白虎云杰剑,人杰二字你能担当得起。”半圣对秦叶解释着。 能够让霓裳公主和幻剑玄圣亲自相陪,秦叶的身份显然很不简单。最近东临国内处处充满着王者大会的氛围,以至于......

  • 下七章预览:

    ...要这种美食。对于自己的表现六皇子也是非常的满意。 “六皇子的厨艺令我大开眼界!”霓裳公主评价也是非常的简单。 “秦叶,九十九层中一共我们四人。你有什么想要献给霓裳公主的?” 六皇子这个时候冲着秦叶发难,在他看来这个时候是羞辱秦叶的大好机会。醉酒红冠鸡秦叶是学不来的,欲仙酒此等美酒秦叶更是拿不出手。他想要使用这种办法对秦叶好好羞辱一番。 “在两位皇子面前我甘拜下风!” 秦叶拱了拱手,表示自己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这倒并不是秦叶谦虚,而是他真的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

  • 下八章预览:

    ...。里面孕育三千年的器灵,挥动起来白光闪烁,虎啸阵阵……”半圣冲着秦叶三人介绍着。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白虎云杰剑与我个性不符。”秦叶口中念叨着。 人杰虽好,但也比不过秦叶。他乃是真正的帝王,一宗之主。用人杰和他比完全就是在辱没他的身份,因此秦叶也没有过多的停留。 “公子,您已经是天骄的修为,身份与气度刚好符合白虎云杰剑,人杰二字你能担当得起。”半圣对秦叶解释着。 能够让霓裳公主和幻剑玄圣亲自相陪,秦叶的身份显然很不简单。最近东临国内处处充满着王者大会的氛围,以至于......

  • 下九章预览:

    ...要这种美食。对于自己的表现六皇子也是非常的满意。 “六皇子的厨艺令我大开眼界!”霓裳公主评价也是非常的简单。 “秦叶,九十九层中一共我们四人。你有什么想要献给霓裳公主的?” 六皇子这个时候冲着秦叶发难,在他看来这个时候是羞辱秦叶的大好机会。醉酒红冠鸡秦叶是学不来的,欲仙酒此等美酒秦叶更是拿不出手。他想要使用这种办法对秦叶好好羞辱一番。 “在两位皇子面前我甘拜下风!” 秦叶拱了拱手,表示自己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这倒并不是秦叶谦虚,而是他真的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

  • 下十章预览:

    ...。里面孕育三千年的器灵,挥动起来白光闪烁,虎啸阵阵……”半圣冲着秦叶三人介绍着。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白虎云杰剑与我个性不符。”秦叶口中念叨着。 人杰虽好,但也比不过秦叶。他乃是真正的帝王,一宗之主。用人杰和他比完全就是在辱没他的身份,因此秦叶也没有过多的停留。 “公子,您已经是天骄的修为,身份与气度刚好符合白虎云杰剑,人杰二字你能担当得起。”半圣对秦叶解释着。 能够让霓裳公主和幻剑玄圣亲自相陪,秦叶的身份显然很不简单。最近东临国内处处充满着王者大会的氛围,以至于......

    相关小说

  • 飞天

    飞天

    断弦古琴,静候有缘人!    小子得遇,方知,苍穹之下世态炎凉,妖魔鬼怪不敌人情冷暖!    纤纤柔荑,青梅竹马,美人如玉,怎奈天地之间剑气如虹!...

  • 我的房间有个星际战场

    我的房间有个星际战场

    场中,停靠着大量被废弃的星际战舰、宇宙飞船,我在里面发现了许许多多有趣的东西!    于是,我发达了!    都市黑科技文,不是寻常的黑科技创业文...

  • 绝世兵王

    绝世兵王

    bsp;  如今,却只因一个诺言回归繁华都市,原本只想平静的生活,但红粉佳人、各方势力却如飞蛾扑火,涌现在他的身边……    让他不得不再次化身修罗,劈荆斩刺...

  • 医界圣手

    医界圣手

    医生,变为世界闻名的神医,他是一个强者,驰骋华夏,震撼世界,坐拥天下至尊,怀揽无尽美女……黑暗世界,他越变越强大,看他如何操纵人生旅途,颠覆世界,书写华丽传奇。精彩故事,敬请关注...

  • 田赐良缘:农女致富记

    田赐良缘:农女致富记

    拾极品亲戚,玩得风生水起时,又捡到一妖孽男。你有权,有钱,有貌又如何,我柳璇儿可不稀罕。每天瞪上几眼,威胁几番,时不时还动手切磋几下,两人感情倒是急速升温。“不要吵,我还没睡够。...

  • 王妃恶势力养成手册

    王妃恶势力养成手册

    说爱(虐身)。关于白天谈情——“王爷,这礼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在我心里,什么都没你重。”关于晚上说爱——“王爷,这床是我的,你下来!”“我也是你的,你来上。”

  • 末世之偶遇

    末世之偶遇

    爱情上的追求十分庸俗,他全部的浪漫情怀就是想来个艳遇,很艳很艳的那种……
        然后,他遇到了卫不争。
        沈危:你打算对我始乱终...

  • 麦浪的季节

    麦浪的季节

    ,是习惯还是不够坦然?随着昔日好友纷纷登场,闯入他们的婚姻中,双方终于开始重视存在他们之前的问题。
        个性十足的杨阳,若即若离的冯志恒,清秀佳人宋晓雨...

  • 巅峰之剑

    巅峰之剑

    ,不苟言笑的大神,对她却是温柔微笑相待。大神,你是有什么企图吗?据说,他们的日常是这样的……品初寻的视线落在她手上的矿泉水瓶上,语气轻缓道:“你喝的矿泉水是我的。”乔妃低头看了手...

  • 判她有罪

    判她有罪

    为报复自毁前程,不惜玉石俱焚也誓将表姐和整个沈家加诸的痛苦亲手奉还。豪门纷争,一地鸡毛。表姐的未婚夫付言为却打乱了整盘计划。沈婴:跟我扯上关系有损你正人君子的名声。付言为:可我偏...

  • 最强狂医

    最强狂医

    郎中,还是有原则的郎中,这胸,丰还是不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