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荒岛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又一颗炮弹落在甲板上,一个船员恰巧被炮弹砸在肚子上,整个身子被砸瘪在甲板上,鲜血从口中鼻子中流出,鲜血顺着腹部巨大的创口流出,人当时就没了气息。

    “这样下去船早晚会被击沉!”一个船员惨叫着。

    “他们不会击沉船舶,这样他们什么都得不到。而是会威逼咱们投降,抢夺船上的财物。”任思齐冷静道。

    茅十八紧紧握住长刀刀柄,怒火万丈的看着两里外的荷兰船,面对对方的大炮他空有一身武力却全无施展之处。

    果然,又射了几炮后,荷兰船打出了旗语,喝令福春号投降。

    “怎么办?”船员们眼睛都看向了舶主傅春。不投降是死,投降了船只落入对方之手,财物丢失不说,所有人的生命也都任人宰割!

    “不管他,继续向前,向前方那个岛屿驶去。”傅春咬着牙下达了命令。

    刚赚下一大笔钱,眼看就能回家养老,没想到就遇到如此困境,傅春心如死灰。他宁可船被击沉,也绝对不愿看到自己好不容易赚的银子被对方抢走!

    约十里外有一座岛屿,舵手胡全转动船舵,驾驶着福春号直直向岛屿而去。

    荷兰船见到福春号不愿投降,就继续开炮。这时两艘船的距离已经很近,只有一里多远,整个福春号都覆盖着对方火炮射程之下。当然福春号也有一门火炮,也够得着荷兰船,但福春号的弗朗机炮威力与荷兰大炮相比相差甚远,数量更是远远不及。

    一颗炮弹正砸在艉楼船舷上,船舷被砸个粉碎,一块木屑在空中飞舞着,正好扎在胡全的胳膊上,胡全痛叫一声,捂住了血流不止的胳膊。

    茅十八匆忙赶到胡全身边,拉住胡全的另一支胳膊,把他拉到了船舱之中,拔掉他胳膊上的木刺,用布条替他包扎伤口。

    越来越多的炮弹落在福春号上,整个甲板被砸的千疮百孔,船员们纷纷躲避飞来的炮弹,就这还有五六名船员死伤。

    “舶主,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就会搁浅了!”一个船员叫着提醒傅春。福春号已经离岛屿很近,再往前就是沙滩,福春号很有可能搁浅在沙滩上。

    “继续向前!准备放下小舟!”傅春冷静的下达命令,他就是要福春号搁浅,看到福春号搁浅,荷兰船必然不会冒着同样搁浅的危险追击,这样的话船上的船员才有可能逃到岛屿之上。至于船只以及上面的财物,现在已经顾不上了。

    福春号直直的向岛屿驶去,这个岛屿附近的海面水位竟出奇的深,在距离岛屿大概三百米的地方,船员们就觉得脚下一震,船底终于碰到了海水下的地面。

    福春号又往前行驶了一段十来米,才彻底的停了下来,整个船只搁浅在沙滩上再也不能动弹。

    两只小船从福春号上放下,放到了海水中,船员们要乘坐小船登陆岛屿,好逃过荷兰人的追杀。

    福春号上有三名船员死在荷兰人炮下,另外还有五人受伤。死去的人自然不用理会,可是除了剩下的二十八名船员外,在底舱里还有21名来自吕宋的明人。

    “就这样放弃这条船吗?”船员薛雨来痛苦道,他已经在福春号上三年多了,正是靠着出海赚得银两养活着一家人,眼看着赖以谋生的船只即将落入敌手,他的心痛苦万分。

    “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弓箭手毛六同样的痛苦,可是与其和船一起被击沉,倒不如逃到岛屿上,这样还能逃得性命,以后再想办法回到大明。

    其他船员一声不吭站在甲板上,谁都不愿意放弃这条船,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

    “舶主,也许咱们可以这么办!”任思齐忽然想到一个主意,遂到了傅春身边,小声的对傅春说了起来。

    “这么办行吗?”傅春眼睛瞪大了看着任思齐,对任思齐的主意表示怀疑。

    “不试试谁知道行不行。再说即使咱们都安全逃到这荒岛上,以后如何才能回到大明?与其在这荒岛痛苦的度过一生,倒不如拼个鱼死网破!”任思齐恶狠狠道,他可不想在这么个荒岛上和几十个臭男人过一辈子。

    “好吧,就这么办!”傅春拿定了主意。

    “混蛋!”荷兰船上,船长贾里德怒骂着,一掌击在船舷上。

    “上帝啊,他们想干什么?他们难道不知道船搁浅在沙滩上再也不能移动了吗?这群愚蠢的猴子!”大副奥利尔惊讶的叫着。

    “他们就是宁可船只搁浅也不愿落到我们手中,这群混蛋。”贾里德恨恨道。

    “快看,他们要逃到岛上去了。”另一个叫沙比拉的荷兰人叫道。

    远远看去,就见大明人正乘坐着两只小船向岛屿划去。

    “向他们开炮,轰死这群该死的猴子!该死的摩西,别再对着那艘船开炮了,难道你想把船上所有的财物都轰进海里吗?”船长贾里德怒骂道。

    负责火炮的荷兰人叫摩西,他赶紧指挥着手下炮手把炮口移开,向着明人乘坐的小船射去。

    炮弹射到小船附近的水面上,溅起巨大的水柱,水柱从空中落下落到海面里,变成万朵水花,水花散去,便看到两艘小船在海面上起伏,继续向着岛屿行进。

    荷兰船要比福春号还要大上一些,由于害怕搁浅,并不敢靠近岛屿,只能停在距离海岛三里多的海面上向着小船开炮,可是小船体积太小,竟然没有一颗炮弹命中,只能眼睁睁看着几十个明人下了小船爬上沙滩。

    “愚蠢的猴子,就让他们在这荒岛上真的做猴子吧,咱们只要银子!他们船只虽然搁浅了,但银子不会沉到海底,还不是我们的,只不过费点工夫罢了。”船长贾里德道。

    贾里德当下下令不必再向明人开炮,节省点弹药也好。

    然后又命令放下小船,他要派人乘着小船登上福春号好,然后想法把船上的财富转移到自己船上。

前章提要:...曹长江等人是不是海盗,任思齐相信以傅春的阅历眼光肯定能看的出来,傅春只不过是害怕曹长江等人人数过多而已。不过也可以理解,傅春刚赚了几十万两银子,只要安全回到大明就会成为大财主,就可以安享富贵,怎么肯在这时冒险? 不过曹长江等人一定得救的,他们好不容易躲过了西班牙人的屠杀,现在向同胞求援想回大明。自己等人有能力帮助他们却不肯施以援手,于心何忍呐!不过要想帮助他们首先得说服傅春。 “舶主,您看是不是可以这样,咱们基本上是空船回程,有很多船舱空了下来,何不就让他们呆在船舱里,没事不得随便上甲板走动,您看如何?”任思齐向傅春提出了建议。 傅春其实也在矛盾之中,他也不想落得一个见死不救的名声,仔细考虑了一下任思齐的建议,觉得没什么问题,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吧,不过你得和他们说好,不许带任何武器上船!”傅春道。 茅十八高兴的把曹长江领进了舱,任思齐把和傅春商议的.....

后章提要:...。 到了底舱,说服来自吕宋那二十一人出奇的顺利。这些人在吕宋时和西班牙人打了一年多,都不是胆小懦弱的人。回到大明是他们心中的愿望,可是船要是被毁了的话,恐怕所有人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听了任思齐的话后,曹长江等人都一口答应留下来伏击荷兰人,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端起手中燧发短枪,任思齐一声令下,茅十八等人冲出了船舱,向着分散在各舱里的敌人扑去。躲在隔壁船舱的曹长江等人也冲出了船舱。 “注意尽量留活口!”任思齐赶忙追着喊了一句,看着这些人杀气腾腾的样子,他真怕船舱里的荷兰人被杀个精光。 曹长江等二十一个人在吕宋时受尽了西班牙人的欺辱,早就恨透了这帮白种人,虽然荷兰人不是西班牙人,可在他们眼中也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任思齐及时的喊着留活口,他们真想把所有遇到的敌人都杀死。 可是让他们惊奇的是,出现在船舱的白人不是很多,更多的则是脸色黝黑的南洋土著。 正在.....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圣墟 永夜君王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新来的西班牙少女就要求评价。 “亲爱的莫妮卡大婶,非常的好看,不过您要是能把您腰上的赘肉减掉,可能会更加的美丽!”少女丽娅笑着道。 叫莫妮卡的西班牙妇女伸手轻轻的在丽娅肩上打了一下,笑骂道:“你竟敢笑话莫妮卡大婶,大婶年轻的时候可不比现在的你差,整个马德里都知道大婶的美貌。” “我当然知道莫妮卡大婶当年的美貌,就现在您也不差,克鲁斯大叔就经常盯着您看,想要娶您为妻。” “呸,就克鲁斯也想打我的主意,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任思齐发现这个叫丽娅的西班牙少女好像地位不低......

  • 上三章提要:

    ...个海盗手臂,茅十八挥舞着滴血的长刀大声怒叫。 茅十八的嚣张惹恼了其他的海盗,三个海盗对着一眼,不约而同的向着茅十八围杀而来,三把长刀分上中下三路向茅十八砍来,其他海盗拼命上前,挡住茅十八几个手下的接应。 茅十八怒目圆睁,大声呼喝着,长刀挥舞的“呼呼”作响,竭力招架着。 茅十八长刀劈开左边砍来一把刀,抬起脚来,冒着被砍中的危险踢在下面袭来的长刀侧面。 剩下一把捅向肚子的刀他再也躲不过去,只得尽力扭转身躯,试图让过那把刀,长刀贴着肋下插了过去,刺破了衣服,在腰上割出一条半尺......

  • 上四章提要:

    ... 在其他船员面前端着架子的傅春听说任思齐是个秀才,脸上立刻露出了微笑。 傅春五十多岁年纪,身材矮小,满头的花白头发下面是一张被海风吹的干巴巴满是层层叠叠皱纹的脸庞。其长相普普通通,唯有狭细的双眼中闪烁的精光彰显了他海上大豪的身份。 “想不到我这麻雀窝里竟飞来一只凤凰!”傅春拉住任思齐的手满面笑容。 傅春的手干瘦,都是骨头,力气却很大,握的任思齐很不舒服。 难道这是一个老玻璃不成?任思齐心中想到,不觉得打了个冷颤,赶忙把手挣扎出来,躬身一礼“思齐是个落魄之人,秀才功名也......

  • 上五章提要:

    ...我茅十八的救命恩人!”茅十八斩钉截铁说道。 任思齐点点头,不再言语,站起身来走到马桶边解开裤子“窸窸窣窣”的撒起尿来。 茅十八以及几个海盗诧异的看着任思齐,不明白他到底要干啥。 “别愣着,都过来撒尿。”任思齐命令道。 “什么!”海盗们都楞了,随即一股羞恼的感觉涌到他们心头,麻痹的不是耍我们吧! “想逃出去就听我的,别废话。”任思齐不耐烦道。 “撒尿就撒尿!”茅十八带头走到马桶边放水,他倒要看看任思齐到底想怎么做。 任思齐脱下了麻布囚衣,捂着鼻子塞进马桶里,泡了个湿透,然后把湿了的衣服缠到两根相邻的铁栅栏上,从地上摸到掉了的马桶提手,把马桶的提手放到衣服中间,用力的搅动着提手。 茅十八等人瞪着大眼,看着任思齐古怪的举动。 随着任思齐的搅动,茅十八等人的眼睛眼越瞪越大,只见那铁栅栏竟然慢慢弯曲了。 任思齐毕竟是个读书人,虽然长得还算.....

  • 上六章提要:

    ......

  • 上七章提要:

    ......

  • 上八章提要:

    ......

  • 上九章提要:

    ......

  • 上十章提要:

    ......

  • 下二章预览:

    ...,任思齐不愿按照茅十八的方法简单进行夜袭,毕竟荷兰人也不是傻子,人家敢在沙滩宿营而不回到船上去必有依仗! 由于傅春重伤昏迷,任思齐和茅十八、傅斌,司马南几个首领商议对敌之策。大伙都同意趁夜偷袭,但是任思齐建议兵分两路偷袭,一路就是茅十八带领大伙从石崖上偷袭荷兰人,另一路就是从石崖另一侧下到海边,砍伐岛上的竹林扎起竹筏,从海面绕过石崖来到荷兰人所在沙滩之后,从后面偷袭荷兰人。 因为砍伐竹子扎竹筏需要时间,任思齐建议茅十八反复袭扰荷兰人以为疲兵之计,然后在黎明时分大伙前后夹攻,定能一举......

  • 下三章预览:

    ...才任思齐就不一样了,虽然上船的晚,可是在短短时间内就做了几件大事,在福春号上威望日升。而且现在任思齐得到了吕宋汉人的支持实力大增,已经有了左右舶主之位的力量。 对任思齐,司马南不敢小觑,不仅是因为任思齐读书人的身份,更因为任思齐的手段能力以及现在拥有的实力。得好好和秀才商量一下,能取得他的支持最好,最不济的话也争取让他两不相帮,司马南对自己道。 再说任思齐,此时正在“鲨鱼号”上带着大伙儿学习操船之术。 在中国沿海季风一般都是南北方向,很少有突变的风向,中国的福船广船等船只采用......

  • 下四章预览:

    ...脱身上的罪名,恢复秀才的身份。现在自己有了钱,有了二十多个兄弟,怕他娘的什么,大不了血洗了鄞县,搞死陷害自己的人,任思齐恶狠狠的想道。 “飞鱼号”过了舟山后,折向宁波海域,和“福春号”终于分道扬镳了。 “别了,茅大哥!别了,各位兄弟!”任思齐看着远去的“福春号”帆影,心中暗暗道别。 “舶主,咱们去哪?”和茅十八分别之后,司马南就改了口,不再称呼任思齐为秀才,茅十八临别的话对司马南触动很大,他现在谨言慎行,不敢让任思齐对他有不好的看法。 “去宁波海域任家湾,你知道那里吗?......

  • 下五章预览:

    ...才家,而自己则带着熊二和任东明来到了张家门前。 张家对面有一个茶铺,任思齐便带着二人来到茶铺,叫上几杯茶和一些点心,开始监视对面的动静。 张家是鄞县有名的士绅,在县城外面有二百多亩的桑林,有一百多张织机,在城里还有两间店铺。在整个鄞县城算是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世代也出了不少的高官,张敬贤的爷爷辈出了一个三甲进士,张敬贤的父亲则是举人出身,而张敬贤虽然只有秀才功名可也算读书人,张敬贤有一个侄子叫张煌言更是鄞县有名的才子,今年刚刚考中举人。 任思齐的父亲活着是仅仅是鄞县户房司吏,......

  • 下六章预览:

    ...。” “你肯定能帮上忙的,”任思齐微笑道:“当然我不会让你做超出你能力的事情,记得前些年你因贪污被罢职,还是家父为你说话,才使得你保住了饭碗。” 孟书吏神色复杂变幻着,他本能的就要拔脚离开,离任思齐这个逃犯越远越好。可是任思齐既然敢约他到这里来,就必然有后招,况且任思齐的父亲当年确实对他有恩。 “公子您说吧,但是您也知道我能力有限。”孟书吏无奈道。 任思齐却没有说话,而是把一叠纸递了给他。 孟书吏诧异的接了过来,一张张仔细看着,慢慢的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

  • 下七章预览:

    ...才家,而自己则带着熊二和任东明来到了张家门前。 张家对面有一个茶铺,任思齐便带着二人来到茶铺,叫上几杯茶和一些点心,开始监视对面的动静。 张家是鄞县有名的士绅,在县城外面有二百多亩的桑林,有一百多张织机,在城里还有两间店铺。在整个鄞县城算是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世代也出了不少的高官,张敬贤的爷爷辈出了一个三甲进士,张敬贤的父亲则是举人出身,而张敬贤虽然只有秀才功名可也算读书人,张敬贤有一个侄子叫张煌言更是鄞县有名的才子,今年刚刚考中举人。 任思齐的父亲活着是仅仅是鄞县户房司吏,......

  • 下八章预览:

    ...。” “你肯定能帮上忙的,”任思齐微笑道:“当然我不会让你做超出你能力的事情,记得前些年你因贪污被罢职,还是家父为你说话,才使得你保住了饭碗。” 孟书吏神色复杂变幻着,他本能的就要拔脚离开,离任思齐这个逃犯越远越好。可是任思齐既然敢约他到这里来,就必然有后招,况且任思齐的父亲当年确实对他有恩。 “公子您说吧,但是您也知道我能力有限。”孟书吏无奈道。 任思齐却没有说话,而是把一叠纸递了给他。 孟书吏诧异的接了过来,一张张仔细看着,慢慢的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

  • 下九章预览:

    ...才家,而自己则带着熊二和任东明来到了张家门前。 张家对面有一个茶铺,任思齐便带着二人来到茶铺,叫上几杯茶和一些点心,开始监视对面的动静。 张家是鄞县有名的士绅,在县城外面有二百多亩的桑林,有一百多张织机,在城里还有两间店铺。在整个鄞县城算是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世代也出了不少的高官,张敬贤的爷爷辈出了一个三甲进士,张敬贤的父亲则是举人出身,而张敬贤虽然只有秀才功名可也算读书人,张敬贤有一个侄子叫张煌言更是鄞县有名的才子,今年刚刚考中举人。 任思齐的父亲活着是仅仅是鄞县户房司吏,......

  • 下十章预览:

    ...。” “你肯定能帮上忙的,”任思齐微笑道:“当然我不会让你做超出你能力的事情,记得前些年你因贪污被罢职,还是家父为你说话,才使得你保住了饭碗。” 孟书吏神色复杂变幻着,他本能的就要拔脚离开,离任思齐这个逃犯越远越好。可是任思齐既然敢约他到这里来,就必然有后招,况且任思齐的父亲当年确实对他有恩。 “公子您说吧,但是您也知道我能力有限。”孟书吏无奈道。 任思齐却没有说话,而是把一叠纸递了给他。 孟书吏诧异的接了过来,一张张仔细看着,慢慢的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

    相关小说

  •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奖系统都可以抽到。目前所在位面:秦时明月*************************************************************新书《武侠世界抽奖系统》,书友讨论群名称:奸臣当道193……5(不能发群号,一共...

  • 超级古树分身

    超级古树分身

    想要成为社会名流,走到哪里都受到别人的尊重,我想要数之不尽的金钱,可以让我享受最奢侈的生活。挣扎在社会底层的李铭没有想到,偶然间获得一棵古树分身之后,原本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居然...

  • 我的相公是丞相

    我的相公是丞相

    ,揭下继母那层伪善的人皮,却不想兜兜转转又遇到前世的那个他!rnrn这一世清白,东瑜勇敢的扑上去,“丞相别跑,你为夫,我为妻。”

  • 九尾狐喂养手册

    九尾狐喂养手册

    穿越到了现代,重生在一名经脉堵塞、穷困潦倒的废柴通灵者身上……
        某日,落魄的陆小天师捡回了一只重伤昏迷的小狐狸,从此开启了一段一言难尽的养狐生活。

  • 混沌天体

    混沌天体

    不由天!天地最强体质的变强之路,一个卑微存在的崛起之路,一个无上存在的升级之路。

  • 极品仙蛾

    极品仙蛾

    ,还穷的连裤衩都没有了……  喂,那帅哥你可不可以不要看?  使用说明:  女主傻呆萌,在强势逼婚天界未来大boss而不得后,率兵造反,终于被男主强势搂入怀中……  半夏:要吃糖!不...

  • 无上战帝

    无上战帝

    炼之路!炼不灭之体,修绝世杀术,踩恶霸,战帝子,诛太古凶魔……横扫八荒,诸天万域称帝!

  • 田园甜宠:农家小医女

    田园甜宠:农家小医女

    姑子转手卖给了村里的教书先生。为了‘报答’她们一针下去白莲花成了废人,转身拖着傻弟弟嫁了人。可是慢慢地陶华发现自家相公越来越神秘了。陶华:相公,村长为啥会给你跪着?曹旬:因为他有...

  • 女总裁的黑客保镖
  • 农女翻身:带个萌宝闯天下

    农女翻身:带个萌宝闯天下

    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她才不怕呢,遇神杀神,见招拆招,谁也别想将她欺压在脚底,占她半分便宜。只是,那个外表单纯可爱,内心腹黑狡黠的便宜女儿怎么那么机灵狡黠,真是她亲生的么?高兴时卖萌...

  • 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做主

    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做主

    恋之际恍惚之下被车撞死,被绑定系统,不断穿越成小说中的女配替原主改变人生得到幸福,而她也因此获得一世又一世的幸福。(1v1互宠)男主同一人,在任务世界中,即便他们都没有记忆,却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