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真相(2)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石头迷迷糊糊的被任兴凡叫醒,当听说是任思齐找他做事时,立马爬了起来,脸也不洗上一把就跟着出了门。

    昨天与少爷的重逢让这个孩子高兴坏了,激动的半夜没睡着觉。当他当初知道任思齐被判了死刑后,仿佛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般,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了亲人。后来又听到了任思齐越狱的消息,这个消息让他激动好久,可他也知道再想见到少爷就难了,不过只要少爷还活着,比什么都行!

    后来石头就踏踏实实的找了个活计,因为他跟着任思齐读过书,识字又会算术得到了茶叶铺掌柜的赏识,把他招到茶叶铺里当伙计。当昨天石头要辞工时,老掌柜惋惜好久,询问石头为什么辞工,石头当然不能说任思齐回来的事情,只得编了个瞎话,说打听到一个亲戚的下落,去投奔亲戚,老掌柜信了,还打赏了石头一两银子作为盘缠,这让石头心中充满了愧疚感。

    “兴凡大哥,咱们去干啥?”石头迷迷糊糊的问道。

    任兴凡回答道:“秀才兄弟昨天不是让你去查询那个小乞丐住的地方吗,咱们就去找那个小乞丐。”

    “哦!”石头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对任思齐交代的事情他从来都是去做,从来不问为什么。

    任兴凡是任思齐的堂兄,年少时也读过几年私塾,当然任家湾里没有教书先生,是跟着任思齐的父亲在鄞县城读的,后来天赋实在不行加上他母亲病重只得回了任家湾。读过几年书,也算了有了一些见识,自然不愿呆在任家湾那个小地方,想到鄞县投奔在县衙当差的叔叔时,偏偏任思齐的父亲又去世了。

    在任家湾打渔时,看到远处海面驶过的大船,任兴凡的一颗心时常骚动着,前些年村子里好些人出海当了海盗,若不是读过书不愿担上匪类的名声,任兴凡真想出海厮混一番,温暖的小家、贤惠的妻子也困不住了他那颗骚动的心。

    正在这时,任思齐带着一艘大船回了任家湾,看着如城堡一般的大船,看着如白云一样的船帆,任兴凡的心激动了,看着船上六门巨大的火炮,看着甲板上忙碌的大鼻子红毛鬼,一扇通往未知大门向着任兴凡砰然打开,他知道自己再也过不了以往那种庸庸碌碌的日子。

    于是当任思齐露出招募乡亲上船的消息后,他第一个报名。因为是任思齐血缘最近的堂兄,因为读过书认识些字,他被任命为船上财副。从那一刻起,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跟着秀才兄弟好好干,闯出一番事业来。

    石头带着任兴凡找到了小乞丐住的地方,那是一座破烂的房屋,已经好久没有主人,于是便成了乞丐的乐园。两间的屋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乞丐。

    当石头找到阿紫的弟弟,把他拉起时,其他的乞丐都被惊醒,一声不吭的围了过来,任兴凡冷哼一声,露出了手里明亮的短刀,才使得他们畏惧的退了下去。

    “你们要干嘛?”小乞丐挣扎着,拼命扑腾着。

    “给你找一个吃饭的地方,不必在这里好!”任兴凡的一句话让他停止了挣扎,是啊,去哪里不比当乞丐强!

    “你叫什么名字啊?”石头感兴趣的问道,他只知道小乞丐是阿紫的弟弟,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叫陈名扬。”小乞丐道。

    任兴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小乞丐倒是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你几岁啊?”石头对小乞丐很感兴趣。

    “我今年十岁,你呢?”小乞丐陈名扬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恐惧,和石头有问有答了起来。

    “我今年十六,你叫我石头哥就行,别害怕,我们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石头安慰着陈名扬道。

    穿过幽静的街道,来到了槐树胡同,进入了王才的房子。

    “啊!”陈名扬看到了被打的浑身是血的王才,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任思齐看着面前这个衣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看着他稚嫩熟悉的面容,不由得露出了怜惜之色。本来他可以好好的生活,却因为姐姐的死去而沦落为乞儿,不知道这两个月收了多少苦。

    “你是阿扬,可还认得我吗?”任思齐侧了侧身,让油灯的灯光照在了自己脸上。

    陈名扬扭过身,看着任思齐的脸,慢慢的他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姐姐!”陈名扬怒叫着,奋力向着任思齐扑过来,拉住任思齐的胳膊就要咬。

    熊二一把提起陈名扬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名扬被提得双脚离地,他挣扎着、怒骂着。

    “小猴崽子,再胡说八道我大耳巴子抽你。”熊二威吓道。

    “阿扬,你先别喊,听少爷怎么说,肯定不是他害死的你姐姐。”石头在一边劝解道。

    陈名扬不再挣扎,也不再喊叫,只是一双冒着火花的眼睛愤怒的盯着任思齐。

    任思齐走到他的面前,用手去摸他的头,陈名扬头一扭躲开了。

    “你姐姐不是我害的,你也知道我和你姐姐相好,我为何要害她,害了她对我有什么好处?”任思齐缓缓道。

    “真正要害你的人不是我,是你面前的这个人。”任思齐指着被绑在椅子上的王才道,“我记得你是识字的,应该能看懂这张口供。”说着把几张纸递给了陈名扬。

    “这个人名叫王才,是县城里的泼皮混混,他受到了高立群高秀才的指使,杀害了你的姐姐,然后把脏水泼到了我的身上。”

    陈名扬是识字的,阿紫活着的时候供他上了几年私塾。

    听着任思齐的话语,看着手中的供状,陈名扬的嘴角哆嗦着,眼泪从双眼中流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他扔掉手中的纸张,向被绑着的王才扑去,一口就咬在王才裸露的胳膊上。

    “啊!!!”王才被咬的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堵住他的嘴!”任思齐命令道。

    熊二把一双破袜子堵在王才嘴里,这下惨叫声消失了,变成痛苦的呜呜声。

前章提要:...胆敢有一句假话,就不是用拳头打了。”任思齐用刀子拍着大茶壶的脸蛋,冷静道。 “我一定说实话,一定说实话。”大茶壶已经被吓破了胆。 “丽春院里有个叫阿紫的姑娘你知道吧?”任思齐问道。 “阿紫,你是说两个月前被人杀死的阿紫?”大茶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从任思齐说话时他就觉得任思齐的声音熟悉,因为以前任思齐一个月至少有半个月宿在丽春院中,可是黑暗使他看不出任思齐的面容,现在听说道阿紫,他一下子认出了面前的人,是逃狱的任秀才回来寻仇了! “就是她,那么你说说到底是谁杀了阿紫?”任思齐手中的刀子在大茶壶的脸蛋上滑动着,锋利的刀刃使得他的肌肤颤栗着,森然的寒意直入心头。若是别人问是谁杀了阿紫,大茶壶肯定说是任秀才,可是意识到当面的人是任秀才本人后,他不敢这样说了。 “我,我不知道啊!”大茶壶眼珠转动着,下意识就叫道。 “不知道,很好。”任思齐刀子轻轻移到他脖颈上,微.....

后章提要:...本人亲口所说他杀人之事。太爷只要传来王才对质,我这里还有王才画押的口供,上面有他的手印。”陈名扬道。 “你怎么会有王才的口供?”周邦杰惊问道。 “是别人给我的。”陈名扬老实道。 “好吧,传王才上堂。”周邦杰当下里下令去抓王才,然后又让孟书吏找到上次判案的卷宗来,仔细去看。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个抓人的衙役回来了,拖回了醉醺醺的王才。原来任思齐派了陈名扬去县衙告状后,便让熊二等人把王才灌得大醉,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这才退出了王才家,他们前脚刚走,两个衙役便来捉拿王才。 “怎么回事?”周邦杰厌恶的看着呕吐的满身都是脏兮兮的王才,问道。 “回太爷,我们去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抓人的衙役回道。 “用凉水把他泼醒。”周邦杰命令道。 一个衙役匆匆离开了大堂,很快提回了一桶井水。 “哗”一大桶凉水泼到王才头上,凉水浸透了王才衣服,流到被殴打弄出的伤口.....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圣墟 永夜君王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这样的大敌,傅斌自觉抵挡不住。反正这条“鲨鱼号”是任思齐带人抢来的,送给他也算赚个顺水人情。不过想到自己失去了一次壮大自身势力的绝好机会,傅斌想想就觉得心痛。 在这种暗中波诡云谲之下,“福春号”的修理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破碎的甲板,被炮弹砸掉的船肋,都一一修理完毕。然而舶主傅春的伤势越来越重,他断掉的腿发生了感染,发着高烧,每天只有一两个时辰清醒。 所有人都知道傅春撑不过去了,这位纵横大海几十年的豪杰到了最后的时刻。在这种情况下,任是傅斌和司马南矛盾再大,双方都在尽力的克制着。 ......

  • 上三章提要:

    ...,也许自己可以拿着这次挣来的钱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一辈子,可那又岂是自己所愿? “我是广东新安人,家住在海边一个渔村,世世代代靠打渔为生。可是官吏的盘剥实在是厉害,卖鱼要交鱼税,出海还要向巡检司交出海税,往往一趟海出去打回的鱼还不够税钱,听说吕宋那里土地肥美,西班牙人收的税率也低,家乡的乡亲都相约去吕宋。” 曹长江没等任思齐回答,而是自己诉说着自家的经历。任思齐靠着船舷坐着,默默的听着。 “村里的人走了大半,我带着老婆孩子也坐上了去吕宋的船。到了吕宋后,确实像传说的那样,吕宋地......

  • 上四章提要:

    ...的问茅十八,敌人的火枪太过厉害,简直没法近身。 “大家分散开来,等他们放过一枪后,一起往前冲,他们装填弹药时间很长,咱们只要冲到他们身边,就砍他奶奶的。”茅十八恶狠狠道。在战斗经验上,他要比傅斌强上许多。 傅斌默不作声,听任了茅十八接过指挥权。 在茅十八的命令下,众人相互间拉开了间距,缓缓向对方逼近。 “砰,砰!”又是一阵排枪声响起,这次由于站的分散只有两个人中枪倒在地上。 “冲啊!”茅十八一声大喝,带头向荷兰人杀去。 然而对面开过枪的荷兰人往后退去,露出后......

  • 上五章提要:

    ...迅速的思考着。 “十八哥,上边有几个敌人?”任思齐冲着外面叫道。 “四个人,三把枪!”茅十八小心躲在沙比拉身后,越过沙比拉的肩膀打量着对方的情形。 上面只有三把枪,再推着一个爪哇俘虏上去对方开枪,然后就冲杀过去,对方装填子弹的速度很慢,自己这方顶多死两个人就能杀到他们面前!鲨鱼号上的荷兰人肯定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变化,得再他们来援之前冲上甲板,这样才能带着人质安全逃到岛屿上。瞬间,任思齐下定了决心。 “咱们硬冲,我打头。”任思齐向曹长江道。 “怎么能让您打头呢!还是我上。”曹长江又拉过一个爪哇俘虏,用刀逼着他往木梯上走。 “你们也都跟上,不管死活,一定要冲上甲板。”曹长江向陈生晋玉飞等人命令道。在来自吕宋的华人中,曹长江很有威望,这群来自吕宋的汉子纷纷答应了下来。 “还是我先上吧。”任思齐提着火枪道。 “秀才老爷,您是贵人就别和我们抢了,这种厮.....

  • 上六章提要:

    ...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甚至是英国人,他们都会从大员海峡南下或者北上,断然不会出现在这片陌生的海域! 可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赶紧逃脱才是目前唯一选择。 “转舵向东!”傅春冷静的下了指令。向东就是茫茫大洋,离大陆将越来越远,船只在陌生的海域行驶很容易迷失方向,能不能安全回到大明谁也不知道。可是在近在眼前的威胁之下,也不得不如此。 随着傅春的指令,舵工张弛迅速的摇动着船舵,三桅帆船在海上转了个弯,向东驶去。 本来风向是西南风,福春号和前方的荷兰船都是利用侧风行驶,......

  • 上七章提要:

    ......

  • 上八章提要:

    ...整天,黄昏时分才停,累了一天的船员们精疲力尽的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 一轮圆月在空中升起,漫天的星辰交相辉映。 “船向东漂了很远。”司马南一脸沉痛,拿着牵星板,对着漫天星辰,测算着海船的位置。戴维则好奇的看着他手中的牵星板。 “船只继续向南就行!”作为拥有两世记忆的人,任思齐当然知道吕宋和大员之间的相对位置。吕宋在大员南方,只要继续向南,总能到达吕宋北部,然后在往西侧绕着海岸线南下,就能到达马尼拉湾。 此时已经看不到大员岛的海岸,船只在茫茫大海航行,靠着罗盘的指引才能保证前行的方向。 风向突然就变成了北风,福春号的速度一下子快了许多。一天后,一个郁郁葱葱的海岛出现在前方。 “上帝啊!终于可以回家了。”西班牙人戴维激动的在胸前划着十字。 “你确定到了吕宋,没有弄错?”任思齐怀疑的问道,这个海岛远远看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岛,这样的岛屿在海上应该很多。 ......

  • 上九章提要:

    ... 这玩意装填弹药实在是太麻烦了。 任思齐先把枪管竖起,用一根缠着湿布的通条插入枪管中,除去枪管里的火药残渣。将引药从一个小些的壶中倒入引药锅,并合上引药锅盖。拧开装发射.火药的火药壶,将发射火药从枪口倒入,因为温若愚的告诫,任思齐不敢倒入太多火药,然后把弹丸放进枪管,从枪管下抽出通条,捣实弹丸和火药。装填才算完成。 任思齐紧张的操作着,都没工夫观看海盗船是否靠了上来。 此时,海盗船已经和福春号离得很近,能清晰看到在海盗船上站着的三十多个海盗的面孔。海盗们大都拿着细长的武士......

  • 上十章提要:

    ...睡梦之中。 “车船店脚衙,没罪也该杀!”茅十八看出了任思齐的不忍,说道:“这些人平日里不知道从犯人身上刮了多少皮,做的坏事比老子还要多。” 想想刘牢头丑恶的嘴脸,任思齐默然了。 “咱们逃出就逃出,到城里可不能杀人放火。”任思齐道。这三十多个犯人冲出去,要是在城中杀人放火起来,那不知还会死多少人,这可都成了自己的罪过。 “就你心软!”茅十八撇嘴道:“咱们就是为了逃命,谁他娘的会杀人放火,等着官军来围剿吗?” 这样最好,任思齐点点头不再言语。 在茅十八的威压下,......

  • 下二章预览:

    ...或者说您根本就没打算营救于我,只是为了骗取我的退婚文书?”任思齐索性撕破了脸,向张敬贤逼问道。 张敬贤早在看到任思齐的一刻,就在寻思着对策,想着说辞,这时早就有了腹稿。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营救于你,我数次找到那王县令,苦苦哀求并送了大笔银两,可他就是不肯松口,说什么人证物证俱在,他不能徇私枉法放过杀人的凶手。”张敬贤振振有词的反驳着。 “可事实是王才杀的阿紫,新任县令刚刚断的案。”任思齐有些气结,他没想到张敬贤竟然矢口否认。 “那时谁知道是王才杀得人啊,王县令非要判你死......

  • 下三章预览:

    ...,把茶叶放进青花茶壶,涮了涮,把第一遍的茶水倒掉。重新往茶壶里注入开水,然后蜻蜓点水给三只白瓷茶盏注入半盏鹅黄色的茶水。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有出尘之意,可见刘德福沉溺茶道多年。 “请!”刘德福两只手指捻起一只茶盏,向着任思齐做邀请状。 任思齐微微一笑,同样捻起一只茶盏,放在唇边,小心的喝了一口。一股清香直入鼻端,滚烫的茶水在口中品了良久,方咽入腹中。 “气味清香浓郁,喝到口中滋味隽永甘醇,口有余香,这是上好的龙井啊。”任思齐啧啧赞叹道。 刘德福伸出大拇指:“小友果然见识......

  • 下四章预览:

    ...倍的利润。 所以要想挣钱,挣大钱,还是出海贸易。可是毕竟朝廷还在禁海,出海贸易不是合法生意,而且出海无比的危险,只有一些真正的大家族才能组织起船队。刘德福也曾经想过弄一艘船出海,可就算以他在鄞县数一数二的实力,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比较倾向于第二种合作方式,”思考良久,刘德福缓缓道,“但我必须看看你的海船,才能决定是否真正合作!” 任思齐闻言大喜:“那是自然,等这次杭州事了,前辈和我一起回鄞县,我带你去看海船。” 任思齐相信只要刘德福看了“飞鱼号”,肯定不会拒绝与自己......

  • 下五章预览:

    ...第二,愚忠朝廷。 在岳飞墓前站了半响,任思齐再也没了游玩的心情。而是带着熊二开始在市井行走,了解民生,考察各种商品的行情。 熊二早就不耐烦在西湖瞎逛,秀丽风景在熊二眼里还不如一个驴肉火烧实在。在市井里闲逛时,熊二看到小吃便走不动路,任思齐不得不给他买上好多吃的。 嘴里吃着蟹馅小笼包,手里提着驴肉火烧,熊二一脸满足的站在一家店面门口,等着去里面参观的任思齐。 “熊二,是你吗?”一个惊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熊二扭头一看,就见“福春号”船员毛六站在自己身后。 “你,你,”......

  • 下六章预览:

    ...多。这么做就是为了增加“飞鱼号”凝聚力,增加大伙儿对“飞鱼号”的归属感,把所有人拧成一股绳。 当然分红的多少还要看出海贸易赚钱的多少,赚钱多了会多分红,赚钱少了少分红。 任思齐还规定船只定员定编,“飞鱼号”额定编制为48人,其中舶主一人,总管三人,副主管十人,剩下的都是普通船员和见习船员。 整个船只执行航行和战斗两套系统,航行时由火长负责,所有船员分操帆手、舵手、碇手、瞭望手各司其职。战斗时则由管带负责,所有船员分炮手,冲锋队,火枪队,弓箭手,进行战斗。 任思齐作为舶主兼......

  • 下七章预览:

    ...第二,愚忠朝廷。 在岳飞墓前站了半响,任思齐再也没了游玩的心情。而是带着熊二开始在市井行走,了解民生,考察各种商品的行情。 熊二早就不耐烦在西湖瞎逛,秀丽风景在熊二眼里还不如一个驴肉火烧实在。在市井里闲逛时,熊二看到小吃便走不动路,任思齐不得不给他买上好多吃的。 嘴里吃着蟹馅小笼包,手里提着驴肉火烧,熊二一脸满足的站在一家店面门口,等着去里面参观的任思齐。 “熊二,是你吗?”一个惊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熊二扭头一看,就见“福春号”船员毛六站在自己身后。 “你,你,”......

  • 下八章预览:

    ...多。这么做就是为了增加“飞鱼号”凝聚力,增加大伙儿对“飞鱼号”的归属感,把所有人拧成一股绳。 当然分红的多少还要看出海贸易赚钱的多少,赚钱多了会多分红,赚钱少了少分红。 任思齐还规定船只定员定编,“飞鱼号”额定编制为48人,其中舶主一人,总管三人,副主管十人,剩下的都是普通船员和见习船员。 整个船只执行航行和战斗两套系统,航行时由火长负责,所有船员分操帆手、舵手、碇手、瞭望手各司其职。战斗时则由管带负责,所有船员分炮手,冲锋队,火枪队,弓箭手,进行战斗。 任思齐作为舶主兼......

  • 下九章预览:

    ...第二,愚忠朝廷。 在岳飞墓前站了半响,任思齐再也没了游玩的心情。而是带着熊二开始在市井行走,了解民生,考察各种商品的行情。 熊二早就不耐烦在西湖瞎逛,秀丽风景在熊二眼里还不如一个驴肉火烧实在。在市井里闲逛时,熊二看到小吃便走不动路,任思齐不得不给他买上好多吃的。 嘴里吃着蟹馅小笼包,手里提着驴肉火烧,熊二一脸满足的站在一家店面门口,等着去里面参观的任思齐。 “熊二,是你吗?”一个惊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熊二扭头一看,就见“福春号”船员毛六站在自己身后。 “你,你,”......

  • 下十章预览:

    ...多。这么做就是为了增加“飞鱼号”凝聚力,增加大伙儿对“飞鱼号”的归属感,把所有人拧成一股绳。 当然分红的多少还要看出海贸易赚钱的多少,赚钱多了会多分红,赚钱少了少分红。 任思齐还规定船只定员定编,“飞鱼号”额定编制为48人,其中舶主一人,总管三人,副主管十人,剩下的都是普通船员和见习船员。 整个船只执行航行和战斗两套系统,航行时由火长负责,所有船员分操帆手、舵手、碇手、瞭望手各司其职。战斗时则由管带负责,所有船员分炮手,冲锋队,火枪队,弓箭手,进行战斗。 任思齐作为舶主兼......

    相关小说

  • 逆灵战纪

    逆灵战纪

    ,终臻神通冠天之境。黑石秘,巨猿神,天蚕冰息封千里,游龙过处起红光;骨剑利,青龙寒,圣鼎玄妙控万物,失魂遍地血浸染。看他,如何抵御上苍劫杀,足踏尸山血海,主宰天道浮沉!欢迎加入南...

  • 这个导演有毒

    这个导演有毒

    主说他想碰陆离的身体,被打得住院了;
        第二个匿名金主说他只摸了陆离的手,被打得住院了;
        第三个匿名金主说他只亲了陆离的腿...

  • 美味小农女:世子别贪吃

    美味小农女:世子别贪吃

    营着分店——归云小楼,生活还不是有滋有味?只是这世子妃的头衔从天而降,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世子,世子妃喊你回家吃饭!

  • 缠情前夫:挚爱下堂妻

    缠情前夫:挚爱下堂妻

    是和我过不去?”他依旧高冷的神清气淡答:“慕轻诗,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过得去过?”终于,她倒在了血泊中,鲜血染红她白色的长裙,冷漠的对他说:“楚言之,这样的结局你满意了吗?从此天涯...

  • 顽徒难驯:黎队请接招

    顽徒难驯:黎队请接招

    美。接电话,买早餐,做备忘,每一样都由她代劳。上司让他收徒,他冷然拒绝:我黎慕然一辈子只收一个徒弟。下属让他陪练,他淡漠回拒:徒弟进步空间太大,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此,苏若锦仰天...

  • 等风热吻你

    等风热吻你


        第一次尝到刀尖上舔蜜的滋味。
        是从初中那年,许星纯喜欢上她的那天起。
        外冷内骚x没心没肺<...

  • 我的室友是鬼

    我的室友是鬼

    的儿时好友沐风两人还在在同一宿舍,二人进入宿舍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本已经入住的两人一人被挂在宿舍的墙上被开膛破肚,另一人满身血污,左手持刀,一脸惊恐靠墙坐着,负责这个案子警察...

  • 红色警戒红龙之吼

    红色警戒红龙之吼

    …本书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所作,如果84年前的战争爆发在多极化的未来会怎样?也许一夜之后,入侵者已经一脚踹开了你的家门,向你宣扬所谓的“民主与自由”、“大共荣”。你是选择“智慧”的...

  • 已死回生

    已死回生

    化雪,无奈解脱死去。
        “人死岂能回生,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安分一点吧。一切都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命...

  • 锦绣田园:农家女地主

    锦绣田园:农家女地主

    如何玩转古代,成为最幸福的乡村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