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小乞丐县衙喊冤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鄞县县衙

    后衙里,县令周邦杰正躺在躺椅上惬意的晒着太阳,一个娇俏的小丫鬟跪在地下为他捶着腿。

    “希溜”一声,对着紫茶壶嘴喝了一口茶,惬意的长叹口气,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这样的生活才不旺了十年寒窗、铁砚磨穿。

    其实说是十年吗,周邦杰读书读了三十年也多。三十岁中了秀才,考了五次才中了举人,然后又考了三次才中了个三甲进士。北方连年战乱不太平,周邦杰花了五千两银子,方才选到江南为官。

    昔日读书的辛苦自然得享受回来,以前花费的银子自然得想法赚回。到了鄞县不到一个月,周邦杰已经刮了数千两纹银。

    在周邦杰正享受之时,忽然一阵鼓声从外面传来,衙门口的大鼓被人敲响了!

    周邦杰闻听大喜,慌忙推开捶腿的小丫鬟,进屋子里更衣。

    等周邦杰在丫鬟的帮助下穿好官服,戴好官帽之后,来到了前堂。大堂两边众衙役已经排班站好,见县令到来齐声喊着“威武”之声。

    周邦杰双手扶着腰带,步履威严的走到大案之后,撩起官袍后摆,端坐在官椅之上。

    定睛往下看时,就见大堂的正中跪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

    咦,周邦杰不觉得有些惊奇,这地方正奇怪,小乞丐也来县衙喊冤,是告别的乞丐欺负他吗?罢了,既然生了堂,就过问一番吧。

    “下面之人为何击鼓鸣冤?”周邦杰“啪”的拍了一下惊堂木,厉声喝问,他很喜欢拍惊堂木的感觉。

    在县衙告状的自然是小乞丐陈名扬了。任思齐和孟书吏合计好后,便回了住地,叫过陈名扬吩咐了一番。知道任思齐是为了给姐姐报仇,陈名扬表示一切都听任思齐的。当下里任思齐写好了状纸,陈名扬拿着就来到了县衙之前,击鼓鸣冤。

    听到惊堂木响,陈名扬哆嗦了一下,可想到惨死的姐姐,浑身又充满了勇气。

    “回大老爷,我叫陈名扬,为死去的姐姐喊冤。”陈名扬说着双手举起状纸,有衙役接了过来,递给了县令周邦杰。

    周邦杰接过了状纸,仔细观看了一番,所谓人命关天,像这种人命官司必须引起重视。

    看过状纸后,他有些不解,明明是发生在两个月前的凶案,如何到现在才有人喊冤。他毕竟是进士出身,本身的智商还是很高的,也不急着问案,眼睛在大堂里打量着。一眼便看见在一旁负责记录的孟书吏,便招手让他过来。

    “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把状纸递给了孟书吏,由于到鄞县还不到一个月他还没来得及请师爷,对于断案之事还不是很精通,必须得找人参谋一番。

    孟书吏匆匆看过状纸,递了回去:“回太爷,这件案子,我知道,发生在两个月前,那时还是王太爷当县令。丽春院的红姑阿紫被人半夜掐死,当时王县令断的是和阿紫同床的任秀才杀人,然后把任秀才抓进了死牢判了斩刑。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月,不知阿紫的弟弟为何又来喊冤。”

    听了事情的经过,周邦杰点了点头,既然是已经被革职的前任做下的事情,这就好说。若是前任县令没有被罢官而是升迁了,那这个案子就不能再审。可是前任已然获罪去职,自己当然可以好好审理一番,若能翻案的话,也可以传扬一下自己断案如神的美名,为自己三年一度的考核加上几分。

    “那乞儿,你说你姐姐是被王才所害,可有证据?”周邦杰对着堂下问道。

    “回太爷,是王才本人亲口所说他杀人之事。太爷只要传来王才对质,我这里还有王才画押的口供,上面有他的手印。”陈名扬道。

    “你怎么会有王才的口供?”周邦杰惊问道。

    “是别人给我的。”陈名扬老实道。

    “好吧,传王才上堂。”周邦杰当下里下令去抓王才,然后又让孟书吏找到上次判案的卷宗来,仔细去看。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个抓人的衙役回来了,拖回了醉醺醺的王才。原来任思齐派了陈名扬去县衙告状后,便让熊二等人把王才灌得大醉,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这才退出了王才家,他们前脚刚走,两个衙役便来捉拿王才。

    “怎么回事?”周邦杰厌恶的看着呕吐的满身都是脏兮兮的王才,问道。

    “回太爷,我们去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抓人的衙役回道。

    “用凉水把他泼醒。”周邦杰命令道。

    一个衙役匆匆离开了大堂,很快提回了一桶井水。

    “哗”一大桶凉水泼到王才头上,凉水浸透了王才衣服,流到被殴打弄出的伤口之上。

    王才一个激灵,从醉中清醒。

    “人是我杀的,求求你们,别再打我了。”王才还没睁开眼睛,便哀求着。过去的一夜,他在熊二等人手中吃够了苦头。

    “大老爷,您看,他已经承认了杀人。”陈名扬叫道。

    “闭嘴,大老爷我有耳朵。”周邦杰呵斥了陈名扬一句,他已经看出来事情的不对来,这王才一副被人打怕的模样,事情有内情。

    “呔,那下面可是王才?”周邦杰一拍惊堂木,厉声问道。

    王才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在县衙大堂之上。身边没有了那帮凶神恶煞,他泼皮的本性便又回来了。

    “回大老爷,我是王才。大老爷我冤啊,昨天夜里杀人犯任思齐回来了,他闯到了我家,殴打我非要我承认是我杀人。”王才哭嚎了起来。

    情况真的很复杂,怎么又涉及到逃犯任思齐了,周邦杰感觉一头的雾水,让他写八股文章他会,可是让他断案却为难了许多。

    孟书吏连忙走到他的身后,“老爷,别让他岔题。任思齐本身就是杀人罪,为何会逼王才承认承认罪名,应该是这泼皮杀的人。”

    周邦杰点点头,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若是真是任思齐杀得人,他已经逃掉了,又何必回来?

    “那任秀才怎么办?”他低声问孟书吏道。

    “他肯定已经离开了,先不用管他,先把王才的杀人罪确定再说。”孟书吏道。

    周邦杰当即下令对王才动刑,先打二十大板。几个衙役当即把王才摁在地上,扒开裤子,“劈哩啪啦”就打起了板子。

    “去传丽春院大茶壶!”周邦杰命令道,在上次的案宗中,大茶壶是一个关键的认证,正是他间接指认了是任思齐杀人的。

    王才自知承认了罪名必死,咬着牙就是不认。很快二十大板打完,王才昏死了过去。

    “泼醒了,上夹板。”周邦杰命令道。

    “太爷,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让他承认。”陈名扬道。

    “什么方法?”周邦杰顺嘴问道。

    陈名扬当即把任思齐对付王才的方法说了出来,听闻只要几张纸就可使犯人招供,周邦杰很感兴趣,当即让衙役去寻纸张来。

    “太爷,我招认,我招认。”刚醒过来的王才听到了陈名扬的话,吓得他魂飞魄散,他再也不想尝试那种窒息的感觉。

    王才当即把两个月前之事说了出来。

    “两个月前,我正在赌坊玩耍,高立群高秀才家的下人找到了我,给了我五十两银子,让我去结果了阿紫的性命。当时我正输的厉害,见钱眼开便接下了这单买卖。三更时分,我来到了丽春院里,用刀子撬开任秀才住的房门,就见阿紫和任秀才躺在里面大床上。我便压住阿紫的手脚,用枕头捂住了阿紫的口鼻,把她捂死了。”

    王才仔细的述说着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听的一边的陈名扬双眼止不住的流出了泪水,一双眼睛喷出了怒火,死死的盯着王才。

    “这么说,是高秀才让你杀得人?可是他本人?”周邦杰问道。

    “不是。高秀才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亲自见我,是他家的一个下人。”王才道。

    “你可知道那下人叫什么名字?”周邦杰问道。

    “知道,名叫高福。”

    “来人,去捉拿高福。”周邦杰当即下令。

    这是丽春院大茶壶被衙役传了来,看到王才,他知道一切露了馅,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大茶壶,可是你两个月前作证说任秀才杀人?”周邦杰厉声问道。

    “大老爷啊,我错了,当初是我胡说八道,我不知道是谁杀了阿紫。”大茶壶哭叫道,他现在已经不敢再攀咬任思齐,生怕那天全家人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

    “混帐东西,竟敢胡乱攀扯,往人身上乱按罪名,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重重的打。”周邦杰怒喝道。

    这时,去传高福的衙役回到了大堂:“太爷,高家说高福已经离开了高家,不知道去了哪里。”

    “混帐东西,竟敢藏匿罪犯,来人去把高秀才给我传来。”周邦杰大怒。

    “太爷且慢。”孟书吏连忙阻止,“高秀才抓不得。”当下里把高家的势力说了一番。

    “什么,他是南京户部侍郎的堂侄?”周邦杰闻言大惊,“你怎么不早说?”

    “太爷,我看是这王才胡乱攀咬,分明就是他见色起意杀了人,却妄想攀扯到高秀才身上。”孟书吏咬牙道。

    周邦杰了然的点头:“来人啊,把王才拉下去重重的打,看他敢再胡乱攀扯。”

前章提要:...开始的恐惧,和石头有问有答了起来。 “我今年十六,你叫我石头哥就行,别害怕,我们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石头安慰着陈名扬道。 穿过幽静的街道,来到了槐树胡同,进入了王才的房子。 “啊!”陈名扬看到了被打的浑身是血的王才,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任思齐看着面前这个衣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看着他稚嫩熟悉的面容,不由得露出了怜惜之色。本来他可以好好的生活,却因为姐姐的死去而沦落为乞儿,不知道这两个月收了多少苦。 “你是阿扬,可还认得我吗?”任思齐侧了侧身,让油灯的灯光照在了自己脸上。 陈名扬扭过身,看着任思齐的脸,慢慢的他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姐姐!”陈名扬怒叫着,奋力向着任思齐扑过来,拉住任思齐的胳膊就要咬。 熊二一把提起陈名扬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名扬被提得双脚离地,他挣扎着、怒.....

后章提要:...追赶耽误了一段时间,所以等追上时,已经跑出了七八里。 “就是他们!”小石头双手掐着腰,弯着身子气喘吁吁的道。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骡车,任思齐也停住了脚步,七八里的路程,任是他们并没有拼命跑步,只是快走,还是一个个累的气喘吁吁的。 喘息了一会儿,任思齐站起来身子,带着几个人远远的尾随着前面的骡车。 对于自己现身体的情况,任思齐很是满意,经历了两个月的海上奔波,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比出海前好的太多,加上以前生活质量比普通人要好,体格也比普通人健壮。任思齐感觉这两个月个子好像长高了一些,现在的身高应该有一米七五左右,放在明末的江南已经算是高个子了。而且力气也大了许多,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了,跑了这么远的路,稍微休息片刻便恢复了过来,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前方山岭起伏,路越来越崎岖,道路两边稻田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却是密密的丛林。 又走了两里多路,.....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圣墟 永夜君王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傅家的财产!”傅斌厉声道,“你以下犯上,背信弃义,竟然妄图偷袭杀掉我,来抢夺这舶主之位,信义何在,仁义何在?你以为船上的兄弟都会服你这种不仁不义之人吗?” “信义?仁义?我呸!”司马南重重的往地下甲板上吐了一口,“咱们这些人这么多年来杀人越货,抢劫杀人的事情做的还少吗?抢劫落单的商船,屠戮岛上的土著,这些咱们那一样没做过,这时你和我讲仁义!” “可那是对外人,咱们本来干得就是浪尖上奔命、刀尖上抢食的勾当,杀人抢劫在所难免。可你竟对自己兄弟下手,这怎么讲?”傅斌质问道。 二人争......

  • 上三章提要:

    ...露天甲板,甲板下面就是船舱,唯一的一门弗朗机炮装在艉楼顶上。而这艘荷兰船则有两层甲板,除了供操帆手操作的露天甲板以外,下面还有一层甲板,六门火炮正安放在第二层甲板上,炮管可以从两侧舷墙留出的洞口推出,轰击远处海面上的目标。 看着甲板上的六门火炮,任思齐露出了激动之色,这每一门火炮都要比福春号那门弗朗机炮口径要大的多,所以就火力而言,这艘荷兰船的火力抵得上五六艘福春号,要是装上二三十门大炮,那威力简直无法想象。 现在大明的海船技术已经远落后与西方国家,就拿崇祯六年的料罗湾海战来说,郑......

  • 上四章提要:

    ...算结束。 其他人满是敬仰的看着任思齐,没想到秀才还会医术,虽然救治的手法太过粗暴,但总比没法医治要强! 除了茅十八外,还有两个人受了枪伤,任思齐用同样的方法给他们的伤口完全处理好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一堆篝火点起,除了两个放哨的人外,其他人都围着篝火坐着,把干粮在火上烤着,就着清水简单的吃着晚饭。 从福春号逃出来时大家都带了些食物,可也不多,如果不能在这岛上找到食物的话大家坚持不了两天。 舶主傅春伤势沉重又陷入了昏迷之中,战斗的失利让大伙情绪非常的失落。 ......

  • 上五章提要:

    ...害,咱们打不过的。”任思齐拉住茅十八胳膊,着急的叫道。 茅十八眼睛茫然看向任思齐,又看向对着大海站着的傅斌等人,最后看向海中正划过来的荷兰人小船,他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霍”的一声,站起身来,提刀就要往外冲,他要去找荷兰人厮杀,为傅春报仇。 看茅十八这副样子,任思齐苦笑不已,怎么忘了茅十八的脾气,还指望他去劝解别人! 就在茅十八拔腿就要走时,躺着的傅春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舶主醒了!”任思齐惊喜的蹲在了傅春身边。 茅十八刚抬起的腿迅速收回,一把把手中长刀抛到一边,惊喜的拉住傅春的手。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傅春睁开眼睛环视了围上来的人群,虚弱的问道。 “叔叔啊!”傅斌把任思齐挤到一边,拉住傅春的另一只手就要嚎叫。 “哭个屁!”傅春艰难的骂道,“快说说现在怎么样了?” 傅斌张了张嘴,不知从哪说起。 “还是我和舶主说说吧,”任思.....

  • 上六章提要:

    ...勤劳能干,通过一辈两辈人的努力都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就引起了懒惰的南洋土著的觊觎之心,摄于天.朝上国之威,一开始土著们对华人还是很尊重的。但是西方殖民者来到南洋后,一切都变了。在爪哇岛,荷兰人为了稳定的统治为了抢夺华人世代积累的财富,拉拢土著打击华人,安东尼的父亲就死于土著之手,家里财产被抢了一空,而安东尼当时还年幼,被卖为奴隶,后来“鲨鱼号”在巴达维亚招募人手时,安东尼又被卖到了“鲨鱼号”上。 长期的奴隶生活,让安东尼养成了小心的性格,再一次确定甲板上没人后,安东尼方爬上了福春号。 ......

  • 上七章提要:

    ...受啊。” “......”...

  • 上八章提要:

    ...个鹰洋。”任思齐想了下,给出了一个价格。这匹绸缎在杭州的进价也就一两二钱,十个鹰洋大概有八两银子上下却只能买三分之一匹绸缎,这一下价格翻了足有二十多倍。 “价格贵了!我看它只值八个鹰洋。”这个西班牙女人居然会降价,拉着任思齐说个没完,说在西班牙本土,这样的绸缎也卖不了这么贵。 任思齐纠缠不过她,只得八个鹰洋卖给了她。 茅十八笑嘻嘻的抽出长刀,“唰”的一声把绸缎截开。 “秀才兄弟,想不到你的心真黑。”茅十八笑眯眯的在任思齐耳边低声道。 “难道十八哥你善心发了,想要便宜点卖给她们?” “屁的善心,宰死她们才好呢!”茅十八笑眯眯的道。 “请问,这种,绸缎,怎么卖?”一个女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让他们惊奇的是这个声音说的竟然是汉语,虽然说的结结巴巴的。 抬起头来,就见到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西班牙少女站在二人面前。 金黄色波浪一般的长发,雪白嫩的.....

  • 上九章提要:

    ...机母铳腹中,开了这一炮,就没有子铳了,要想继续开炮就得重新装填子铳,可那时还来得及吗?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无量天尊的那个太上老君,还有那最最灵验的妈祖娘娘,你们都保佑保佑我吧,保佑我这一炮打中! 胡全在心中祈祷着,可是他也知道即使打中了又怎样,顶多打死一两个海盗,想打沉那艘船,那是痴心妄想。 炮弹出膛了,带着巨大的动能,划过一条优美的抛物线,向海盗船射去。 这一炮肯定能中,胡全心中有了这样的预感,于是就眼也不眨的看着。 就见那炮弹直直的落到海盗船上,......

  • 上十章提要:

    ...不是娘们,有什么可抱的!”茅十八的话让周围的船员们都笑了起来。 茅十八使劲拍了拍司马南的后背:“好兄弟!” 司马南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人长得偏瘦,皮肤白皙,在一群黝黑的船员里显得很另类。他年少时读过书,能看懂海图,会用牵星术计算航道,做为火长负责着船舶在大海中行驶方向。...

  • 下二章预览:

    ...肆意谩骂,随意羞辱任思齐,而任思齐则无法还嘴,否则就是对读书人的不敬! “就是,像这种人也配与我等同列?幸亏大宗师明察秋毫,革掉了他的功名。”李秀才也在一边接道。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对任思齐进行了肆意的羞辱。 任思齐一声不吭冷冷的看着他们,若是往日,这样的羞辱足以使他勃然大怒,奋力反驳。可现在,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他早已不把这点羞辱放在眼里,更不会进行无聊的口舌之争。高立群没有说话,而是在一边静静的观察任思齐,任思齐的冷静让他有些不安。 “说完了吗!”看到张李两个秀才终于闭上了嘴......

  • 下三章预览:

    ...说我笨蛋,你也聪明不多少?”熊二嘲笑着晋玉飞。 晋玉飞脸红了红,连忙把破布从黑衣人嘴里拔出来。 “识相的就把我们放了,我们外面可是几十号兄弟,一会儿非把你们几个大卸八块不行。”那黑衣人喘了几口粗气,发出了恶狠狠的威胁声。 “别和他废话,直接宰了吧。”任思齐平淡的话语听在黑衣人的耳中就如同恶魔的咀咒。 “好嘞。”晋玉飞跟随任思齐多日,自然明白任思齐的意思。拔出一柄短刀就往黑衣人的胸部慢慢刺去。 冰冷的刀尖刺破了衣服,抵在胸口的皮肤上,黑衣人还想挣扎着嘴硬,就觉得刀向......

  • 下四章预览:

    ...迹百世流芳。 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张府,任思齐回到了落脚的刘德福的宅院。 空荡荡的后院里,只有熊二一个人无聊发呆,问时才知道晋玉飞一个人跑码头去了,肯定是去找船老大的女儿莺娘。 “走,跟我一起出门去转转。”任思齐招呼着熊二,一起出了大门。 前面的铺子里,刘德福正在里面忙碌,看到任思齐出来,随意的打了招呼,便自顾的忙了起来。任思齐也不愿打扰他,便带着熊二出了门。 去的第一个地方,便是杭州锦衣卫的衙门,去找卢宗汉。 按照卢宗汉告知的地址,任思齐带着熊二在城中寻找......

  • 下五章预览:

    ...银子也只能埋在院里等着发霉。而有了渠道,你就是一文钱没有也可以借势大发其财。咱们江南的富商数以万计,家资百万的人家也不再少数,可是又有几人能有出海贸易的渠道?” 对任思齐的话刘德福自然是认同的,他本以为任思齐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根本不懂得做生意,这才漫天要价。现在任思齐这么精明,那他占便宜的心也就熄了。 “好吧,任兄弟你是什么章程,就爽快的说出来吧,咱们成就成,不成就一拍两散!”刘德福慨然道。 任思齐道:“刘兄莫急,我先给你算笔帐?你作为生丝商,从散户百姓手中收购生丝再......

  • 下六章预览:

    ...在他屁股上喝令他起身。 “看我是怎么转的,”等所有人都重新站好之后,门罗站在队伍之前做了示范,只见他手持长枪“哗”地一下转了一百八十度,动作利索的很。 任思齐跟着队列努力的训练着,他身体素质很好,后世虽然没当过兵,当上大学时进行过军训,所以对队列训练并不陌生。即便是这样,每个动作他都做的很认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飞鱼号”舶主,是所有人的首领,自己的举止应该成为众人的表率。 有任思齐亲自参加训练,没有人敢喊苦喊累,也没有人抱怨。每个人都在教官的口令下,努力的训练着。 足足......

  • 下七章预览:

    ...银子也只能埋在院里等着发霉。而有了渠道,你就是一文钱没有也可以借势大发其财。咱们江南的富商数以万计,家资百万的人家也不再少数,可是又有几人能有出海贸易的渠道?” 对任思齐的话刘德福自然是认同的,他本以为任思齐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根本不懂得做生意,这才漫天要价。现在任思齐这么精明,那他占便宜的心也就熄了。 “好吧,任兄弟你是什么章程,就爽快的说出来吧,咱们成就成,不成就一拍两散!”刘德福慨然道。 任思齐道:“刘兄莫急,我先给你算笔帐?你作为生丝商,从散户百姓手中收购生丝再......

  • 下八章预览:

    ...在他屁股上喝令他起身。 “看我是怎么转的,”等所有人都重新站好之后,门罗站在队伍之前做了示范,只见他手持长枪“哗”地一下转了一百八十度,动作利索的很。 任思齐跟着队列努力的训练着,他身体素质很好,后世虽然没当过兵,当上大学时进行过军训,所以对队列训练并不陌生。即便是这样,每个动作他都做的很认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飞鱼号”舶主,是所有人的首领,自己的举止应该成为众人的表率。 有任思齐亲自参加训练,没有人敢喊苦喊累,也没有人抱怨。每个人都在教官的口令下,努力的训练着。 足足......

  • 下九章预览:

    ...银子也只能埋在院里等着发霉。而有了渠道,你就是一文钱没有也可以借势大发其财。咱们江南的富商数以万计,家资百万的人家也不再少数,可是又有几人能有出海贸易的渠道?” 对任思齐的话刘德福自然是认同的,他本以为任思齐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根本不懂得做生意,这才漫天要价。现在任思齐这么精明,那他占便宜的心也就熄了。 “好吧,任兄弟你是什么章程,就爽快的说出来吧,咱们成就成,不成就一拍两散!”刘德福慨然道。 任思齐道:“刘兄莫急,我先给你算笔帐?你作为生丝商,从散户百姓手中收购生丝再......

  • 下十章预览:

    ...在他屁股上喝令他起身。 “看我是怎么转的,”等所有人都重新站好之后,门罗站在队伍之前做了示范,只见他手持长枪“哗”地一下转了一百八十度,动作利索的很。 任思齐跟着队列努力的训练着,他身体素质很好,后世虽然没当过兵,当上大学时进行过军训,所以对队列训练并不陌生。即便是这样,每个动作他都做的很认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飞鱼号”舶主,是所有人的首领,自己的举止应该成为众人的表率。 有任思齐亲自参加训练,没有人敢喊苦喊累,也没有人抱怨。每个人都在教官的口令下,努力的训练着。 足足......

    相关小说

  • 寒门女讼师

    寒门女讼师

    的眼睛盯着她。顽强地长了十六年,萧锦云忽然想反抗了,可是那个远在京都的爹爹却忽然要接她回去了。京都在哪里呀,京都在哪里,萧锦云手搭凉棚看着远方。那里,有一场更大的阴谋还在等着她,...

  • 一等天妃

    一等天妃

    包子吗?拳打王子,掌搧绿茶婊,王后也要靠边站!可为什么我那么护着你,你却只看见那杯绿茶呢?王妃算个啥?姐要做你们的一天一地一世界!

  • 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

    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

    道你的秘密,不怕你!”知道了厉斯夜的秘密,莫小陶天不怕地不怕,过上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享受夫妻权利却不用履行义务的潇洒小日子谁想到,总裁大人不仅跟她的前男友关系不一般,还是个宠...

  • 命运交换游戏

    命运交换游戏

    姐姐戴美。而跟随母亲离开的是沉默的戴安。10年后——戴美回到了早已变得陌生的家。而当得知孪生妹妹戴安失踪的那一刻,戴美的生活陷入了水深火热。此时,戴美的信念只有个:“我不会把命运交...

  • 仙道我为首

    仙道我为首

    虎。)

  • 错惹禁爱撒旦

    错惹禁爱撒旦

    的本能。黑红色的眼,令所有人都胆寒。但是,唯独这个女人处处挑衅,忤逆他。更是不知死活地想要逃离他。哼!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从他的身边全身而退。他倒是要看看,是她的爪子利,还是他的驯服...

  • 一品女状元

    一品女状元

    考之路中屡屡遭到陷害,却在众人的帮助下一次次化解,更有思春的小郡主誓死要嫁给他,苏小安表示,男女通吃什么的,是苦不是福啊。

  • 天后归来:总裁我们来谈谈

    天后归来:总裁我们来谈谈

    沈尧卿的十二年风起云涌,唯一不变的是他一直深爱着那个叫陆漫兮的姑娘;陆漫兮的十二年跌宕起伏,从籍籍无名到人气天后,她用了五年,却在人气最火时突然隐退。七年过去,娱乐圈早已更新换代...

  • 女配重生之星际音师

    女配重生之星际音师

    己不过是《星际之神级音师》中的恶毒女配,再有天赋和努力也永远止步不前的花瓶。
        重生后,她要抗争命运,守护李键!
        这日,已...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诗也怀着他的孩子。五年后唐诗出狱,薄夜逼近她,“想要你的孩子,就给我过来赎罪!”唐诗笑了笑,“你爱让他叫谁妈,就叫谁妈。”薄夜掐着她的脖子,“坐了五年牢,你怎么还是那么狠!”“是...

  • 明末超级强国

    明末超级强国

    ?前膛炮?逗我玩?我是新一代的网络人,连迫击炮都弄不出来?谁和我说子弹造不出来?膛线拉不出来?麻烦你去机械加工厂好好看看。李毅在自己庞大的兵工厂中李毅从萨浒大战杀出,在等待中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