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战前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胶水河边,黄凤舞带着几个精锐士兵,乔装打扮,正在查探地势。

    在胶州城众人商议之后,黄凤舞就带一队士兵乔装出发,一日时间即抵达胶水河边。胶水发源于南边的胶山,穿过山峦平野,迤逦向北流去。一座木桥架在几丈宽的胶水河上,过了木桥,顺着大路就能直抵高密城下。

    按说高密县城也在胶州治下,可是任思齐攻略山东不为占地,也就对高密置之不理,如今的高密还在清兵治下。

    派了数个胶州籍士兵前往高密一带打探,探查高密城的情况,以及来袭清兵的行踪。黄凤舞的目光却紧紧盯着脚下的胶水河。

    河水不宽,也就三四丈的样子,一个会水的士兵下河探查,河水最深的地方也就刚到脖颈。

    “走,跟我来。”黄凤舞招呼一声,带着人沿河向上游而去。

    沿着河岸向南,道路崎岖难行,尽是丘陵缓坡。丘陵之上灌木丛生,缓坡平地上分布着许多荒芜的田地,六月的时节正是农忙之时,却见不到多少农夫在田里忙活。

    向南走了七八里,就见河水一拐,拐了个半弯,围起一块沼泽地,沼泽地里芦苇丛生,鸟叫蚕鸣,风景极为优美。在沼泽地的旁边高地上,却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傍晚时分,十多股炊烟从村中升起,袅袅漂浮在村上的空中。

    “就是这里了,”站在矮丘之上,看着脚下弯曲的河水,青烟淼淼的村庄,黄凤舞对自己道。

    就着落日的余晖,匆匆写下一封信,唤过两个随从,让他们火速连夜赶往胶州,把信交给任思齐。

    然后黄凤舞便决定在矮丘上宿营,等着任思齐带领大队人马到来。

    夜,任思齐和衣躺在州衙的床上,久久无法安眠。黄凤舞带人去了一天,相信很快就会传回消息。任思齐已经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委任晋玉飞负责守城,带着一干新兵震慑士绅们可能的蠢蠢欲动。

    所有被招募的士兵已经被命令和他们的家人分开,一半驻扎在城头,一半驻扎在城外。而岱山军和舟山军士兵已经秘密在城墙下集结,等消息一回,立刻从城中出发。

    躺在床上,脑子却在紧张的思考,盘算着可能发生的事情,直到深更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黎明时分,一阵脚步声从屋外传来,精神高度紧张的任思齐立马被惊醒。

    “将军,黄小姐派人回来了。”一个亲卫在屋外低声禀告道。

    “让他进来!”任思齐站起身来,沉声命令道。

    门被推开,一个人影闪进屋中,就着灯光看去,正是跟随黄凤舞前去探查地形之人。

    “将军。”来人单膝跪地,高高举起手中的密信。

    接过信纸,就着灯光看去,上面是几行娟秀的字迹,看过之后,任思齐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

    “来人,唤任丽坤。”任思齐吩咐道。

    任丽坤是任思齐的堂兄,现任岱山营的营监,晋玉飞已经被委以守城重任,岱山军的将领除了任思齐外就以任丽坤职位最高,现在负责训练城外的新军。

    趁着亲卫唤人的功夫,任思齐草草洗涮,换上了劲装。

    半注香的功夫,任丽坤从外面进来。

    “五哥,你立刻去城外季节城外新兵,让他们带上铁锨斧头等工具,这些东西他们家都有,带上三日口粮,天明出发,去和凤舞汇合。若有人问起,就说是新兵拉练。”任思齐吩咐道。

    任丽坤答应着去了,很快城外喧嚣声起,那是新兵们在紧急集结。

    天刚蒙蒙亮,城外已经开始造饭,今天的伙食比往日丰盛了许多,除了香甜的米粥以外,竟然每人还分得了二两猪肉,让新兵们吃的是满嘴流油。

    吃过早饭,新兵们扛着各种工具开始集结,然后在任丽坤的带领下出发,向着西方而去。

    “他爹啊,你说他们是不是让咱家柱子去打仗去了?”看着队伍中儿子的背影,一个农妇担忧的对自己男人道。

    “瞎说,咱柱子当兵才几天,人家怎么会让他去打仗。你没听柱子说吗,是拉练,就是训练行军啥的。人家岱山的军队都是这么训练来的。”丈夫不屑的对妻子道。

    “只要不是去打仗就好,”妻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至于拉练什么的,她并不在意,都是吃苦干活的出身,走几步路算得了什么?

    三千多新兵被任丽坤带走了一半,去“拉练”,剩下的一半继续在南城外的空地上训练。

    训练的队伍一下子少了一半,可是看着城头站立的精锐的岱山军士卒,城外的百姓安心了许多。其实大部分百姓完全没意识到什么,由于岱山军对消息的封锁,大部分人还不知道一场大战即将发生。

    夜晚再次来临,半夜时分,胶州城的西门悄悄打开,五百岱山军和一千舟山军悄悄从西门出了胶州城。

    所有的士兵全副武装,在任思齐的带领下,默不作声的向西方而去。

    黎明时分,队伍已经离开了胶州城二十里。在一条沟渠边,任思齐下令暂歇,全军开始进食。

    每个士兵把肩头的长长布袋解下来,倒出里面的炒米粉,塞进口中,就着清水,就是一顿早饭。

    早在岱山之时,任思齐就考虑过行军中的补给问题。这年头军队的行军非常复杂,需要大量的民夫跟着军队运送粮草辎重。往往一支万人的军队,就需要征调数万人的民夫,帮着运送粮草盔甲武器各种辎重。

    对于朝廷来说,征调几万的民夫算不了什么,可对于岱山军来说,就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以前岱山军进行的基本上是海战,一切都载在船上,不需要运送什么补给。

    可是以后,陆战将会是岱山军的常态,行军补给就必须提上日程。任思齐经常和人讨论,如何才能让补给更为简单,还是陈忠向他提议,可以把大米磨粉,然后炒熟,掺上鱼骨做成的骨粉,豆粉等,然后用水泡开,就是一顿简单的饭。

    这不就是炒面吗?任思齐不禁捶起自己的脑袋,记忆中后世那一支伟大的人民军队,在行军时就是以炒面作为食物。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就这样解放了中国全部的国土。

    想到就干,在出发山东之前,任思齐发动岱山群众,炒制了大量的米粉,制成长条形的鱼肠袋子,装入其中,然后把长长的袋子绑在肩头,每个袋子中装有十多斤米粉,足够一个士兵十天行军所用。

    吃过早饭之后,任思齐带着军队再次出发,于正午时分,与黄凤舞在胶水河边汇合。

    未完待续。

前章提要:...募多少军队就能招募多少,没必要千里迢迢来到山东。 难道是在南京登基的弘光朝廷有了异动,想派兵北伐,而这个海防游击是他们派来的前站?目的是在山东建立搅动一番风雨,好为他们在正面战场的进兵进行牵制。 肯定是这样!王鳌永越想越觉得有理,若是那样的话,自己只要能迅速击溃胶州的明军先锋,就可以为满清朝廷立下大功! 想到这里,王鳌永的心情更加的急迫,他也不等青州局势稳定下来,迫不及待的带着所有军队向胶州进发。 他自己统帅的三千绿营兵连同刚投降的胶州军队,大军近五千人,浩浩荡荡的向胶州进发。 青州到胶州三百多里,他这边大军刚出胶州,路程还没走上一半,在胶州的任思齐已经得知了消息。 任思齐在胶州不光忙着招募百姓,训练新兵。他同样关心着周围清兵的动静。安东尼从山东籍的士兵之中抽调出大量机灵敏捷之人,组成了细作队伍,把他们广派到胶州周围。青州,莱州,登州,都有岱山军派出的.....

后章提要:... 没想到铁骨铮铮的父亲竟然降了满清,这让李鼎心中很难接受。看着马上父亲的背影,李鼎眼中流下难过的泪水。 “报,督帅,前面木桥坍塌,所以李参将刚刚率队涉水过河而去。”一个清兵跑到王鳌永马前,报告前面发生的事情。 “为何不整修木桥?”王鳌永皱起了眉头。 “回督帅,河水甚浅,刚过膝盖,完全可以涉水而过。” 这样啊,确实没必要搭桥,王鳌永点点头,下令全军涉水过河。 火热的太阳挂在东南的天空,走了一个多时辰的清兵早已汗流浃背,王鳌永命令刚下,他手下的士兵“嗷”的一声,纷纷向着河水扑去,跳进清澈的水中,双手捧着河水,饮了个贼饱,把脸没入水中,舒服的浑身直打颤。 看着手下放浪形骸的样子,王鳌永摇摇头,却也没有太过干涉。一刚一柔,方是领兵正道,没必要时刻约束他们。 看见清澈的河水,后面的清兵也加快了脚步,好赶到河边好好的凉快一番。 一时间,河岸上爬满.....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圣墟 永夜君王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的手下,沿着城墙向城楼摸去。 也许是清兵出城夜袭带走了大部分士兵,城墙上竟然没有士兵值守。城楼里也只是有不到百名士兵,一个个的还睡得横七竖八。 陈名扬并没有惊动城楼里的清兵,让后面跟上来的沙千里部在城门楼外面看守,自己亲自带人下城去开城门。 现在,把城外的大军放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城门洞里,十来个清兵正倚墙坐着酣睡,他们刚送走了出城夜袭的大军,早已困的不行。当脚步声从城墙上下来时,大部分守门的清兵并不在意。 “的,怎么就不知道消停。天还没明的,下城作甚?”守城门......

  • 上三章提要:

    ...力,恐怕无法和荷兰人抗衡!况且大员距离浙江太远,福建又是郑家的地盘,郑家肯定不愿看到大员被自己占领。 女人刁蛮起来简直无法理喻,既然和黄凤舞达不成共识,任思齐就打算掉头离开。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咱们两个比武,若你能打败我,金塘岛我就送给你,否者,再不要打舟山的主意!”就在任思齐拔步想走之时,黄凤舞突然又说道。 比武打败黄凤舞,那恐怕打败荷兰人占领大员岛还难!想想黄凤舞舞动着银枪,在海盗群中厮杀的彪悍模样,任思齐就不寒而栗。 等等,若是拼死厮杀,就是十个任思齐也不是黄凤......

  • 上四章提要:

    ...瞪口呆道,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以为我是离家私奔,投奔于他吗? 一股羞恼涌到了心头,张蒹葭的脸蛋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你,你混蛋,你以为我来干嘛呢!”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前来劝说,却被认为不知羞耻的女子,张蒹葭委屈的眼睛都红了,眼泪在眼眶中转悠着,随时就会流下。 “啊,妹子你别生气啊,”任思齐慌忙跑到张蒹葭身边,低声抚慰着,“都是我不好,我说错了话。” 雀儿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也匆忙走到张蒹葭身边,安慰着自家小姐。 “小姐啊,任公子他没说啥啊,你怎么就......

  • 上五章提要:

    ...起因是王之仁擅自发兵攻打岑港,任思齐才被迫还击,责任根本不在任思齐一边。 当然士绅们都是文人,有颠倒黑白的本事,可是面对无比强势的任思齐,他们现在害怕了,根本不敢再撩他的虎须。 “还是去和任思齐讲和吧,看他怎样才会退兵!”沉默半天,钱树清才黯然提议道。 大厅上一片沉默,众士绅没人符合,却也没人提出反对。 “就这样办吧!”杨秉鼐自然明白众人心中所想,无非是既恼恨又无可奈何而已。 可是就算议和,那任思齐必然会提出非常苛刻的条件,最起码被他俘虏的海船大家别想再要回,这让众士绅非常心痛。 “那任思齐会有胆子攻打宁波吗?这可是造反!”一个士绅呐呐道。 其他人对他的话同样沉默,京师都被攻破,崇祯帝都已殉国,国事如此,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 任思齐雄踞海外,若是真的造反,朝廷除了安抚又有何对策? “派谁去任思齐那里?”杨秉鼐又问起了议和的人选。这下.....

  • 上六章提要:

    ...,也就是撞击时,几艘船的船艏木头有些破损,完全不影响行驶作战。 往东又行驶了不到十里,快出了金塘岛和舟山岛之间的海道时,看到了定海军主力舰队的帆影。 此处快越过了金塘岛,海道骤然变宽,司马南下令整理队形。看到了旗舰的令旗,各船管带立刻奉令而行。行驶之间,数十艘岱山军帆船排列成两列纵队,纵队之间相距二十丈的距离。 每个纵队领头的船只都是三桅大船,准备靠着船大速度快的优势冲击对方。而两纵队间二十丈的距离,若是有敌船进入了纵队之间,将会受到两面的夹击。 “全速行驶!”看着越来......

  • 上七章提要:

    ......

  • 上八章提要:

    ...十五万两。 过年后剿匪从泗礁山匪巢里缴获了七八万两银子,然后前不久从吕宋回来的商队,又带回了十五万两银子。这样算下来,一年的收入也有近五十万两。 可是岱山军的支持也大,现在整个岱山岛军民近万人,都靠这点银子养活,每月光购买粮食就得五六千两银子。两千多军队,士兵每人每月一两五千饷银,军官更多,这一项支出就是五千多两,其他的如采购武器,巡检司吏员的薪酬,制作军服,柴米油盐等等,支出种类繁多。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找任思齐要银子。 还有就是岱山控制的各岛,几乎把所有青壮渔民都纳入了弓兵范畴。需要给弓兵们发响,虽然是半饷,可上万人每月也得五六千银子,训练时需要给他们发补贴,这又是一大笔支出。 这样算下来每月没有三万两银子根本过不去。 还有其他重大支出,如采购战船。现在岱山要是把控制下的所有弓兵都招入队伍,能得到水军万人,可是得有足够的战船。现在整个岱山系统所有船只加起来也.....

  • 上九章提要:

    ...练着。 任思齐带着营正队正们等军官,在校场中巡视着。 “尊敬的将军,您应该任命我营正,而不是当这个劳什子的参谋。”门罗不满的跟在任思齐身后,不停的抱怨着。 “门罗先生,营正可是千户衔,正儿八经的五品武官,只有明人才能担任,你下定决心了吗,要加入大明国籍。”任思齐淡淡道。 “可是,萨比拉怎么能当队正啊?”门罗不满的叫道,他希望能做营正,这样就能指挥一千多人,可又不能忘记和任思齐以前约定的五年之约,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回到荷兰。 “沙比拉已经决定加入大明国籍了,他现在已经......

  • 上十章提要:

    ...动脚步。 被任命为海防游击后,任思齐手下自然都成了正规的官兵,便按照明军的制式购置了赞新的军装,给将官们也都购买了盔甲,整个军容焕然一新。 甲板上,两排精锐的长枪手站立成两排,手中握着锋锐的长枪。艉楼下,十六个倭人武士站成两排,守住了通往艉楼的梯口。抬头往艉楼上看去,两排火枪手成燕字排列,燕字的头部站立着一个年轻的将军,正是大明海防游击将军任思齐!未完待续。.....

  • 下二章预览:

    ...,所以写的很慢。 满骑兵的阵列变换的很快,明军士兵还未回过神来,数百箭矢已经照头射来。 “举盾”黄凤舞高声喝令道。前排的士兵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盾牌,把整个阵列护在盾后。 大半的箭矢被盾牌挡住,却还有少数箭矢透过盾牌的缝隙射入阵中。 闷哼声接连响起,好些明军士兵被箭矢射中。能发出痛呼声还算好的,因为满兵的箭射的极准,好些士兵被射中了面门咽喉的要害,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一支箭射罢,满兵们又回手抽出一支箭打在弓上,略微瞄准之后再次射出。三百满兵,射出的箭矢却如飞蝗一般......

  • 下三章预览:

    ...差,也会让侵略者付出代价。 看着一个个的手下蚁附而上,然后消失在高大的城墙之后,李率泰的脸上阴云密布。 仔细算来,已经有上百名勇士登上了城墙,可是却一个也没能立足。李率泰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他手下毕竟才一千多人,根本经不起消耗。 可胶州城墙虽然不高,城池也不大,想攻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若是有十几门红衣大炮就好了!李率泰心中暗暗道,若是有十几门红衣大炮,完全可以轰开胶州的城墙。 “撤吧!”看又一批登上城头的满兵无法再城墙上立足,不是被杀死抛尸城下,就是自己跳下城头......

  • 下四章预览:

    ...匠冯巧的弟子,冯巧曾多次参与皇宫的建筑维修。梁九老家在胶州,当满兵攻占北京之后,因为北京发生了瘟疫,遂把满城百姓赶出了北京。梁九便索性回了胶州老家。若没有任思齐这次山东之行,很多年后,梁九会重新为满清效力,并主持重建太和殿。 在巡检司之下设立六曹之后,岱山所有的民事都由巡检司处理。设立秘书处,任命张蒹葭为秘书长,协助自己处理民事,六曹不能决定之事需要上报秘书处,由张蒹葭负责协调,再报任思齐批准。 在幕府和巡检司之外,另设敌情司,负责谍报工作,兼有监督官吏之责。当然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

  • 下五章预览:

    ... 十艘帆船并排,排出了长达五六里的队列,船帆朵朵,整支舰队的规模无比的庞大。 岱山的船队规模远在己方之上,如何能与之抗衡? 可既然已经出了海,自然不能灰溜溜的退去。郑彩硬着头皮下令船队上前挡住了岱山船队的去路。 岱山此次来日本贸易的是茅十八和宋立本二人。茅十八闻听有船队挡住了去路,当即下令所有船只戒备,准备和敌人作战。 作为一个好战分子,哪怕挡住去路的是郑家,茅十八也决定打过再说。 己方顺风而行,敌人的船只数量仅是己方的一半,又是逆风竟然还敢挡住自己的去路,......

  • 下六章预览:

    ...分,所以特意来向将军请罪!” “刘兄何罪之有?”任思齐笑着摆手道:“刘兄是商人,只是在商言商,才不愿我提高罐头的售价而已,并没有得罪我。” 听了任思齐的话,刘德福神色一黯,知道任思齐嘴里虽然说没有怪罪自己,可是往日的交情再也没有了。 “我知道刘兄你的来意,这样吧,刘兄你可以继续为我采购生丝,我以高于市价的一成收购。至于罐头生意,现在各地已经有了新的经销商,我无法再把这生意交给你。” 虽然不爽刘德福以前的作为,可好歹还算有一些交情,既然他肯认罪,任思齐也不为己甚,答应了继......

  • 下七章预览:

    ... 十艘帆船并排,排出了长达五六里的队列,船帆朵朵,整支舰队的规模无比的庞大。 岱山的船队规模远在己方之上,如何能与之抗衡? 可既然已经出了海,自然不能灰溜溜的退去。郑彩硬着头皮下令船队上前挡住了岱山船队的去路。 岱山此次来日本贸易的是茅十八和宋立本二人。茅十八闻听有船队挡住了去路,当即下令所有船只戒备,准备和敌人作战。 作为一个好战分子,哪怕挡住去路的是郑家,茅十八也决定打过再说。 己方顺风而行,敌人的船只数量仅是己方的一半,又是逆风竟然还敢挡住自己的去路,......

  • 下八章预览:

    ...分,所以特意来向将军请罪!” “刘兄何罪之有?”任思齐笑着摆手道:“刘兄是商人,只是在商言商,才不愿我提高罐头的售价而已,并没有得罪我。” 听了任思齐的话,刘德福神色一黯,知道任思齐嘴里虽然说没有怪罪自己,可是往日的交情再也没有了。 “我知道刘兄你的来意,这样吧,刘兄你可以继续为我采购生丝,我以高于市价的一成收购。至于罐头生意,现在各地已经有了新的经销商,我无法再把这生意交给你。” 虽然不爽刘德福以前的作为,可好歹还算有一些交情,既然他肯认罪,任思齐也不为己甚,答应了继......

  • 下九章预览:

    ... 十艘帆船并排,排出了长达五六里的队列,船帆朵朵,整支舰队的规模无比的庞大。 岱山的船队规模远在己方之上,如何能与之抗衡? 可既然已经出了海,自然不能灰溜溜的退去。郑彩硬着头皮下令船队上前挡住了岱山船队的去路。 岱山此次来日本贸易的是茅十八和宋立本二人。茅十八闻听有船队挡住了去路,当即下令所有船只戒备,准备和敌人作战。 作为一个好战分子,哪怕挡住去路的是郑家,茅十八也决定打过再说。 己方顺风而行,敌人的船只数量仅是己方的一半,又是逆风竟然还敢挡住自己的去路,......

  • 下十章预览:

    ...分,所以特意来向将军请罪!” “刘兄何罪之有?”任思齐笑着摆手道:“刘兄是商人,只是在商言商,才不愿我提高罐头的售价而已,并没有得罪我。” 听了任思齐的话,刘德福神色一黯,知道任思齐嘴里虽然说没有怪罪自己,可是往日的交情再也没有了。 “我知道刘兄你的来意,这样吧,刘兄你可以继续为我采购生丝,我以高于市价的一成收购。至于罐头生意,现在各地已经有了新的经销商,我无法再把这生意交给你。” 虽然不爽刘德福以前的作为,可好歹还算有一些交情,既然他肯认罪,任思齐也不为己甚,答应了继......

    相关小说

  •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一个年级,格兰芬多路线,不种马,不搞基!令郑重提醒:完全凭个人爱好写文,不保证更新,不保证剧情,不保证质量,请谨慎入坑,作者只管挖不管埋的!
        </p...

  • 造化之王

    造化之王

    义的叫声,传入他耳中,就变得不太一样。
        老鼠兄弟吱吱的叫着:兄弟,后山里能让我们体型增长数十倍的宝贝快滴落了,快走!
        一...

  • 夜王强宠妃:逆天纨绔九小姐

    夜王强宠妃:逆天纨绔九小姐

    ,说好的不近女色,她却日日被啪。“你,给我滚。”某女揉腰,咬牙切齿。“要滚一起滚,夫妻生活可以更和谐。”夜王邪笑,翻身压上,把‘滚’床进行到底。吃干抹净,邪王血眸一眯,昭告天下:...

  • 一品女相

    一品女相

    变,她改容换面归来,只为复仇。从一名小官步步惊心,步步攀升终成一代宰相,为家族平反。而他,时刻立于她身后,帮她、助她。暗潮汹涌的感情再次激发,她终于准备面对,朝堂的惊天阴谋却再次...

  • 桃运大相师
  • [综]少女救世日常

    [综]少女救世日常

    于明天,1月27号这个喜庆的日子入V,入V当天有三更,感谢各位壕娘的支持投喂!……爱你们!还有,谢绝转载,谢谢!
        【阅读提示】
       &n...

  • 撩人宠婚,老公太霸道

    撩人宠婚,老公太霸道

    定那帅的掉渣的牛郎,哪里知道竟然还被逼写了十万的欠条,原本想着逃债,却被男人堵在幽暗角落里,“女人……哪里逃,先还清那十万块再说”。“我没有”。“那就拿你的心来还”。“……”。<...

  • 都市狂仙

    都市狂仙

    之旅。

  • 名门庶女:重生为后

    名门庶女:重生为后

    皇帝:妍儿,随朕入宫可好?贺妍:不好,我的仇还没报!皇帝:报仇有何难?做了朕的爱妃,你想杀谁便杀谁!贺妍:是谁自己差点被杀了?还在这说大话!皇帝:……

  • 揽尽圣心[快穿]

    揽尽圣心[快穿]

    主大写的苏【日更】
        手动排雷:
        不是端庄严肃的历史同人,所以,谢绝考据。
        专栏求个收藏,么...

  • 邪王追妻:逆天毒妃不好惹

    邪王追妻:逆天毒妃不好惹

    她骨血,剥落她心,最终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重生归来,宋袖回到和前一世丈夫的新婚之夜,于是她借东风报世仇,却不料成了丈夫的心尖宠。